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179章 心理折磨

可是她心里也清楚,那些机密的事情无论怎么样她都不可以开口,因为她不仅仅是个人,这一切秘密也不是她的个人秘密,这是属于国家的机密,不是属于她的!
深田美莎冷笑一声,这种时候最好是利用心理战,在心理上给虞美人施压,这种施压才会得到最好的回馈。她也真的担心,一旦她真的对徐云下手了,虞美人扛得住第一次的心理防御,就能坚持咬紧牙关,真的把秘密烂在肚子里。
“你这个变态!”虞美人怒骂一声!
“不要听她说的这些废话。”徐云无所谓:“她不可能把我怎么样的,她只不过是要在精神上摧残你,不要想她说的这些东西!”
“你怎么那么傻!她们知道只有我清楚埃博拉的病毒成分和配比!绑你只是为了威胁我!”虞美人无奈的喊着。
徐云只是微微一笑,无所谓。他宁愿自己受任何折磨,也不想要虞美人跟着她受委屈。
徐云看了虞美人一眼,用眼神告诉她,你知道自己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你不要再说了!!”虞美人的精神受到折磨,已经有些歇斯底里!
“那就别怪我对她不客气了。”深田美莎直接把矛头指向了虞美人,她相信这个m.hetushu.com女人一定是徐云的软肋!
虽然虞美人也不想听她们胡说八道,可是她根本不受控制,别说是对人了,这种残酷的东西即便是对小动物,她都会受不了的!
“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吗?”深田美莎自信道:“徐先生,那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陷入爱情的女人是盲目的,她们可以做出很多你认为她们不会做出来的事情,如果你不相信,那我们就做一个实验好不好?看看虞小姐到底会不会那么坚定自己的信念。”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根本不算是问题,况且若是能在华夏挖到这样一个人才为樱花组所用,他能创造的价值将远远比这点钱要高很多很多倍!
“虞小姐,我们东瀛还有很多很多的酷刑,如果你真的不配合,我可以一点一点的都用在徐云先生的身上。”深田美莎道:“我希望你不要挑战我的极限,如果一旦开始了,我会很享受那种折磨人带来的快感,会根本就停不下来……”
他们面对死亡根本就无所谓,他们的命在他们自己眼里都是不值钱的。只要为了他们的信仰,死甚至是一种荣誉和骄傲。
“我不会听你说任何的东西!你闭嘴!http://m.hetushu•com”虞美人怒斥一声。
“这样你们满意了?”徐云道:“是不是也应该把她给放了。”
徐云想都没想就摇摇头:“看不上。”
虞美人浑身一颤,因为她双手还被捆在身后,所以根本不能捂住耳朵!
虞美人紧紧咬住牙关:“不可能!我说过我不会跟你们透露任何一个字……”
藤原香奈马上去拿了专门束缚高手的手铐将徐云的手脚彻底控制起来,徐云站在原地任凭对方将双手反铐在背后,双脚也被死死的铐在一起。
虞美人已经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她的反应已经出卖了她,她害怕,非常害怕徐云受到任何的伤害!
“不论你怎么样,她都不会说半个字。”徐云笑了笑:“你们就别做梦了。”
徐云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不要威胁我,我会让你知道威胁我的后果。我也把同样的话送给你,天下没有卖后悔药的。”
这时候藤原香奈已经掏出一把手枪顶在了徐云的太阳穴上。
“徐云,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我既然来到华夏,就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是完成任务,第二就是死在华夏。”深田美莎道:“我根本就不怕死,所以你应该很清楚,我死http://www.hetushu.com也不会白死,让她陪我死,也能送你一生的痛苦。”
“……”徐云陷入了沉默,他见识过金田武川他们那些人的举动,樱花组的人已经被洗脑成了绝对的脑残。
“小杂婊,我就不闭嘴,你能奈我何?”徐云挑衅着,他也需要激怒对方,给自己创造机会和争取时间。
虞美人不断的摇着头,她不想要听,可深田美莎却一把压住她的肩膀,继续用阴沉的声音道:“你知道吗,薄皮要由脊椎下刀,一刀把背部皮肤分成两半,慢慢用刀分开皮肤跟肌肉,像蝴蝶展翅一样的撕开来……”
“我们来聊一聊吧,到底应该怎么样先开始呢?”深田美莎看了虞美人一眼,根据她的判断,或许虞美人更是一个容易被胁迫的人。
“这是个很不错的提议。”深田美莎微微一笑,对藤原香奈道:“去吧,就按照徐云先生说的做,绑了他,或许对我们更有利。”
深田美莎笑了笑,把虞美人嘴上的胶带给撕掉。
“看来你们东瀛人真的好穷,觉得一亿美金就很多了。”徐云道:“想想也是,你们东瀛一年的财政收入也不过九千多亿美元吧?一下就给我九千分之一……真够大方的。”
深田美莎微和_图_书微一怔:“那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那我们就当着你的面,一点一点的折磨徐云先生了。”深田美莎道:“我保证到时候你一定会后悔的。”
“虞小姐,东瀛有很多酷刑。”深田美莎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
“还有一种叫剥皮。”深田美莎道:“是不是只是听了便觉得恶心呢?”
虞美人使劲儿挣扎了几下,对徐云低吼着,可是被胶带封住的嘴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华夏有一句古话,叫做死乎不惧,待死乃惧之!意思就是,死并不可怕,而等死才是最可怕的。
“你们还真是够聪明的。”徐云道:“只是你们失算了,因为她什么都不会说的,就算是你们杀了我,也一样不会得到任何有效的信息和价值。”
藤原香奈狠狠的瞪了徐云一眼:“你闭嘴!”
深田美莎活学活用,她相信对于虞美人来说,真的折磨徐云就像是死一样,扛得住并不可怕。然而让她心中一直等待徐云遭受那种折磨,才是对她最好的逼迫。
深田美莎微微一笑,没有理会虞美人的愤怒,而是在她耳边轻声道:“东瀛有一种酷刑叫断指,当然,不是砍断,而是一根一根的把手指生生拽下来……十指连心,很和*图*书多受到过这种刑罚的人,还没等十根手指全部拽下,就已经忍受不了剧痛而死……”
深田美莎继续道:“对于我们有用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虞美人,另外一个就是马修……当然,即便是我们只得到虞美人一个人,也算是足够了。”
听到深田美莎的话,虞美人从脚底升起一股恶寒,那种痛苦是相当不堪的。
“虞小姐说的没有错,我就是要利用你来威胁她。”深田美莎哈哈一笑:“你没有用,我们心里清楚,你根本不知道埃博拉的病毒成分和配比,因为你不是那方面的研究人员!”
所以徐云一点都不怀疑深田美莎的所说的话。
“你们若是想要得到你们想知道的一切,那就冲我来。我什么都知道,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徐云道:“带我去你们东瀛,你们能得知一切的可能性更大。”
虞美人咬紧下唇,疯狂的摇着头,她不要这种结果,她不要眼睁睁看着徐云受到任何的折磨!
“虞小姐,你若是一直闭着眼睛,恐怕会错过很多精彩的画面呢。”深田美莎道:“我可以很清晰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们只需要你写一份病毒成分单和配比数,我们就会放了你们。”
所以说,有些时候心理上的施压和折磨,才是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