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季 云龙风虎

第0184章 来尝尝新鲜货

“很多所谓要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公仆利用权力做一些恶心的事儿还少吗?如今居然还有脸站出来抱怨工资低,还有脸站出来说什么基层工作没关系不容易混出头来。”石磊冷笑一声:“然后开始说自己考入公务员有多难有多难,多难都不是别人逼的,多难都是自己家里人逼的!”
“一般一般。”徐云谦虚道,他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继续问这门口的青年道:“这里有没有新鲜的。”
“毕竟有东瀛领事馆的人给他们撑腰。”石磊道:“算了,我也没资格说人家,我以前也没做什么好事儿……不提也罢。”
虽然被骂了,但这青年却不敢怒也不敢言,他们有规定的,不论客人说出什么样子的话,都不能急。
石磊这才重重的甩手不再理会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家伙。
说完徐云就跟石磊一起走了进去。
石磊点点头:“我承认还有真正有理想抱负的。而说那种话的,当年考这个工作就有某种龌蹉的思想!谁敢否认,百分之八十的年轻人考公务员不是为了一个体面的工作,想得到别人的高看?谁敢否认,百分之八十的年轻人考公务员不是为了得到一个稳定轻松和*图*书的铁饭碗!”
“长得真不错,太可以了,而且身材也火爆的很。”青年道:“保证那水蛇腰往你身上一扭,就让你神魂颠倒!”
“遥想当年革命时期,多少人为了加入这个高尚的事业中,主动去吃苦耐劳,谁都知道两党分庭对抗的那些年,谁是腐败的,谁是清廉的,谁做官是为了公饱私囊,谁做官是为人民服务?”石磊道。
徐云笑了笑,他相信还是有一类真正会为人民服务的人:“当年考公务员的,抱着自己要为人民服务的心态去考试的,现在不论在任何一个岗位,都不会说出‘工作压力大,工资少’这类话语来,即便是小城市最基层的就拿三千块的科员,都不会这样说。”
所以他也只能是不甘心的看着石磊。
“哥,你若是这样说,你的运气还真好,今天老板就带来一个新的。刚带来还不到两个小时呢,所以我也不知道号牌,你进去问一下吧。”青年道。
徐云摇摇头:“我的确是第一次来,但也不想玩儿那些被玩烂的啊。如果有新来的,你给我说一下。”
青年不敢说话,只能低着头挨骂,等到徐云和石磊离开之后,才敢hetushu•com嘀咕一句:“火大也别找我撒气啊,找那些东瀛女人撒去!都没落了,还跟这里装呢!装什么装啊!”
石磊都不得不佩服的看了徐云一眼:“兄弟,你懂得可真多啊。”
这时候徐云也已经看到了路边的那家“六本木足浴城”的招牌了:“这地方也不难找,就开到这样一个地方,都不怕有人查他们,关系后台还真的是够硬的。”
“人能承受多大,就能得到多大的回报。”石磊道:“我一直坚信这一点,收入和能力永远成正比。任何一个岗位的工资决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石磊仍然不爽这家伙把自己长得像东瀛人而当做骄傲,回头再次说了一句:“长得像东瀛人那是你的耻辱!知道吗!”
顿了一下,徐云又继续道:“而但凡是每天都有事情做的人,就不会有功夫去抱怨了。”
“哥,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您消消气。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青年点头哈腰道。
门口的青年一怔:“哥,我看您面生,应该是第一次来吧?那对你来说,这里面可都是新鲜的啊……嘿嘿,这里的质量很高,都是纯正的东瀛女孩,不是我这种装的。和*图*书绝对是说雅蠛蝶的纯种。”
“世界上少几个这种人就干净了。”石磊道:“罢了,不说他们了,一说就有火。”
“嘿嘿,不瞒哥说,老板请我来这里,就是因为我长得像东瀛人,能提高六本木的档次。”青年有点得意道。
徐云停下车,马上就有一个年轻人冲上来给他们开车门,开车门之后还用日语问候了一句:“哭你吉娃!”
“您怎么看出来我不是东瀛人。”青年不好意思道。
石磊笑了:“是啊,这话有道理。而那些每天八小时里,还有一半甚至一半以上时间是无聊发呆的,才有功夫去抱怨。而也就只有这种人没有抱怨的资格。”
“有人说过,当老板的每天工作十五个小时,甚至睡觉都要放在全国各地跑的汽车里,所以才有资格做老板。”徐云道:“而公司中层领导每天要工作十二个小时,睡觉之前都要想清楚明天必须解决的工作和问题,所以才能每月拿上万的工资,小领导每个月拿六千也是要每天工作十小时,职员每天八小时只做自己手里的一点事情,自然只能拿三千。”
“你刚才说的那话意思是中午好,你自己看看这月亮多高了,晚上要用m•hetushu•com空办哇来问候,而不是哭你吉娃。没受过专业培训吧?看小电影学的吧?以后可别再说错了,让人笑话。”
“你他妈长得像东瀛人你还骄傲啊?这话你跟你爸妈说过吗?他们没直接把你给打成胎盘啊?”石磊一听这青年的语气就有气,这也太没种了!
石磊瞅了这青年一眼,没有理会,而徐云却拍了拍他肩膀:“哥们儿,说中文就好,又不是东瀛人。”
“抱怨吧,这种人也只能活在抱怨里了。”徐云道:“因为这是他唯一还能感觉自己存在的方式。”
徐云点头表示同意,有些人原本就一天到晚做不了多少事情,的确是没有资格抱怨。
还用得着打听吗,一听这名字,青年当时就腿软了,虽然这是金盆洗手的大哥,可那也绝对不是他这个级别能惹得起的啊。
徐云笑了笑:“长得怎么样?可以吗?”
石磊不耐烦的看了这青年一眼:“东瀛人给你多少钱,你这么卖命的给他做宣传,有这劲儿你找个公司跑跑业务,说不定赚的比这里多十倍!”
徐云拍了拍这青年肩膀:“磊哥今天补大了,有点上火,你也别介意,去忙你的吧。”
“可事实有多少人能做到。”石和_图_书磊苦笑一声:“其实我真想问问那些抱怨的人,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多少人工作的岗位过年过节从未发过东西?至少我知道有很多,福利这东西不是工资,有的时候不知道感恩,没有了就抱怨。”石磊道:“这心态……小市井的心态居然也会有。”
徐云一边按照石磊说的地方开车继续走,一边道:“真正要为人民服务可不是个轻松的事情。为什么公务员难考,就是因为要挑选最精英的人才,能拥有最明确的头脑,去做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克服一般人克服不了的困难。”
徐云示意他不要想那么多:“就跟你说的一样,现在反腐力度大,各方面压力大,过年过节都不发点东西了,自然会有人抱怨。”
那青年怔了一下,这是老板规定啊,让他们学会一些简单的日语招呼客人,给客人一种“东瀛人给自己开车门”的错觉,他这才看了一些岛国电影学了一些简单的。
石磊瞪眼道:“看什么看,记住我这张脸还想报复啊?!老子告诉你,老子叫石磊,想搞我,就出去打听打听。”
“社会变了,有些风气也变了。”徐云道:“因为现在永远都不是那个艰苦奋斗的岁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