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008章 目标嫌疑人

徐云相信,如果那监听器是这个李腾所为,他下次再进入蒋家之后,必然会发现监听器出了问题,一旦心虚他就会第一时间选择逃走,那个时候就能确定了。
陈巍点点头:“是的,在他进入家政公司工作的那一天开始,他就住进了锦星连锁酒店,已经住了三个月了,而且没隔四天到五天左右的时间,他都会退掉房间并且重新开,换另外一层的房间住。”
若是都按照租房算,琴岛市南区租房真和燕京三环差不了多少,都有贵的地方也都有便宜的地方。
这的确是一种预防,不是没出过事儿,有人不小心打破了有钱人家阳台上不起眼的小花盆,没想到就那么一个破花盆还是什么有来头的呢,三万多一个……
徐云皱了皱眉头,是要小心一点。
徐云一怔:“这些你都帮我调查了啊?”
徐云摇摇头:“目前为止我也是一无所知,李腾这个名字显然是假的。现在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一定会对那别墅的人家下手做些什么事情,目标肯定就是蒋紫雪。”
“我没说抱歉就已经够没数儿了。”徐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四天之后家政会再次去蒋紫雪家里打扫房间,所以这几天没什么事儿就不要让刑警队和特警队的和图书兄弟们辛苦了。”
徐云苦笑一声,或许对方真的不是简单的一个人,或许还是一个组织也不好说,不管怎么样,他一旦和对蒋紫雪不利的势力对上,那就一定会给琴岛带来事儿,给陈巍带来麻烦。
“你就别跟我客气了。”陈巍笑了笑:“虽然我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你小子要对付的,肯定都不是什么简单人。这类危险的人进琴岛了,你能提前给我提个醒,应该是我感谢你。”
徐云点点头:“那他可就基本没跑儿了。”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事实证明,他的问题还很严重,一个月收入只有四百的人,住两百一天的酒店,而且他们酒店经理还提醒过他,长期包月可以打折,几天就换一换房间是没有折扣的,而他都不在乎,仍然坚持隔几天就换一次房间,这显然也说明他的不对劲儿。”
陈巍点点头:“恩,这样的确是个不错的安排。”
这家政公司也因为服务到位而很受欢迎,他也看准了高端客户群,这一行本身就是这样,只有高端客户才赚的钱,普通人家最多一年找一次家政到家里打扫卫生,为了是过年干干净净的。
所以家政公司的流动性非常大,好hetushu.com在有一点,他们每一个人去某一家的家政服务都是有记录的。这一点老板也很注意,就是担心万一出什么事情,也能更好的找到人。
显然,这对于徐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陈巍通过家政老板那里拿到了李腾的身份证复印件,回去一查,这身份证压根就对不起来,是假的。
所以琴岛收入并不高,家政公司这种每月若是全勤,提成底薪加奖金,一个月也四、五千块钱呢,对于没什么技术能力,只能靠着勤劳双手做事的人来说,这真的已经是一个很高的收入了。
即便到时候这家伙不承认,那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不会冤枉人的情况下,徐云才不管有没有证据呢。
这下这个目标嫌疑性就更大了,有了这些东西,陈巍就马上安排人进行暗中监控。
陈巍道:“那人多杂乱的地方其实不是会更危险?”
想想这每天都要扫地拖地擦马桶,一天两天的没感觉,一个月两个月谁都会心烦。
陈巍点点头:“这又是个什么人?做过什么事儿……是什么级别的罪犯啊?”
“那蒋紫雪还需要我安排人保护吗。”陈巍道。
“当然了,我去调查总比你方便的多,我只需要附近辖区派出所的一把手和-图-书给他们管事儿的打一个电话,让他们到所里说一下问题,他们马上就会回去查,半小时就能把记录给我。”陈巍道。
“放心吧,虽然那地方人多杂乱又密集,但是没有演员证的人是不能去里面租房子的。”徐云道:“群众演员那边负责的是石磊哥,我给他打过招呼了,一会儿我把这个李腾的身份证复印件给他拍照发过去,如果这个人真的会自投罗网,那岂不是更好。”
所以这些东西家政公司老板是要找到人负责任的。
再后来就发展成了全面的家政服务,从搬家到家庭清理和打扫,全部都做。
“陈局,先不要打草惊蛇。”徐云道:“事情现在还很渺茫呢,等到他们下次再进行家政服务的时候,就能看出端倪了。”
“辛苦你了陈局。”徐云道。
所以抢着来做事的人真不少,可吃不了这个苦的人也大有人在。
“除非他是闲到蛋疼的三线富二代,为了体验生活才会这样做,不然就没其他可能了。”徐云道:“那就麻烦陈局帮我安排人盯着了。”
“他住了很久吗?”徐云道。
反正他们也不缺人来赚这个钱。
都说燕京吃的贵,三两个人一顿烤鸭都要几百块钱,平日请客身上不带个千儿八百的没办法出门儿,http://m.hetushu.com琴岛这吃也不便宜,地摊一顿海鲜小烧烤,三个人没几百块钱也走不了。
琴岛本就是一个收入和消费不成正比的城市。相信很多在琴岛生活过的人都深有体会,就说在一般企业和公司打拼的年轻人,北上广一个月工资过万的那是一般收入,在琴岛恐怕七、八千的都敢站出来炫耀一下了。
而高端客户群就不一样了,像是蒋紫雪的这类家庭太多了,太需要他们这种公司了,平均一个客户一个月最少两三次的打扫呢,按照房子面积,收费基本都在一千以上,娴熟的工人三个一天就搞定。
这样就让陈巍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他很快就查到了,有一个叫李腾的青年,每个月就出勤四天,因为出勤不足二十二天就会扣掉一般基本工资,不足十八天的就直接没有基本工资,所以出勤率不高的基本都不会做太久。
做事儿的一天才提一百块钱,平日底薪只有六百到八百,也就是说不干活的话,工资开不了多少。
而这个李腾却坚持了三个多月了,这三个多月他每个月就只拿四百块,而且他每一次出勤都是去蒋紫雪家里做打扫。
“而且酒店监控我也查看了,基本上他除了去做家政服务的四天时间里有长时间的外出,平日里都不会和*图*书长时间外出,出去基本都是一小时之内就会回来,而且也都是吃饭的时间才出门。”陈巍道:“这说明他没有第二职业。”
“这个李腾在琴岛没有家,也没有亲人,更没有租住房子,他住在锦星连锁酒店,虽然不是什么高档次的大酒店,但是每天的标间费用也两百左右,一般人是不会舍得长期住的。”陈巍道。
通过陈巍的详细了解,这家家政公司算是琴岛的一个老字号了,还没建国的时候这公司老板的祖上是扛夫子出身的,后来在建国之后大型建设盖楼房的时候,他们就转变成了搬家公司。
“那就不用了,那样反而会让她有所察觉,也会引起她的不安。”徐云道:“我已经把人安排到了群演聚集地,那地方人多杂乱不是那么容易找人的地方。”
现在那么多客户群,他们家政公司是相当忙碌,几乎每天都有工作安排,所以来做事的人也多。手脚勤快的就会留下来,底薪也会提升到一千,安排的活儿也多,手脚不勤快还喜欢犯懒的,基本两个月就开除。
“我明白你的意思。”陈巍道:“我会安排特警队的人一直暗中盯着,现在人已经进入了我们的掌控范围内,种种迹象都表明他非常的可疑。”
陈巍点点头:“好,我会看着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