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025章 江野京平到此一游

这几个字写的那叫一个漂亮!
谢飞泽和林歌两个人准时在凌晨三点来到靖国鬼社,夜黑风高,这个地方留给他们可以操作的空间太多太多了。
“江野京平——到此一游!”
“那是自然。”谢飞泽道:“不然我在东瀛那么多年岂不是没有任何意义了。”
“当然可以。”谢飞泽道:“这时候巡逻的人不会过来的,你尽管放心的去解决个人问题。”
这一点也完全可以用在娱乐圈里,谁听说过那些国宝级的一线艺术家,会用恶劣的炒作手段去博得关注?
林歌有些不明白:“为什么?”
按理说从小就生活在那样一个环境里的江野夏溪,应该是整个身心都充满了军国主义的那种野心。
谢飞泽点点头,又摇摇头:“或许是这样子,但是也有可能是她想要自保而表示出来另外的一面。”
“是啊,这都说不定。”林歌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是这要准备把江野京平给气疯啊。”林歌道:“他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肯定是咱们干的。”
多年来,参拜靖国鬼社已成为部分东瀛政客拉拢选民,展示右翼思想的个人秀场。东瀛政客的数次参拜破坏了东瀛与华夏等等亚洲国家之间的关系http://www•hetushu•com
说真的,这地方真的能一把火烧了。
看清楚罪恶的人是绝对不会支持右翼的。
“现在时间还太早,还要等一会儿,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谢飞泽道:“况且我和江野京平说好的凌晨三点。”
……
说着,谢飞泽就拿起手中的匕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那刻着靖国鬼社四个大字的石碑上,用日语刻下一行字。
谢飞泽这些年在这里玩儿的就是心跳,而靖国鬼社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很多谢飞泽整垮的人,都是在这个地方选定的角色。
并不是所有东瀛人都是该死的右翼,他们也有很多人是不支持的,也有很多人是对历史错误有深刻认识的,有很多人是认错的。
靖国鬼社,位于东瀛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坂,奉明治天皇之谕而建,供奉自明治维新时代以来为东瀛战死的军人及军属,大多数是在华夏抗日战争及太平洋战争中阵亡的东瀛官兵及三万名高砂义勇军等东瀛兵。
“走吧,一会儿巡逻组的人就来了。”谢飞泽道:“我可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
东瀛的政客也是一样,当一个人沦落到要去用参拜靖国鬼社来博得群众关注www.hetushu.com,注定这就是一个失败的,不成气候的政客。若不是仗着强大的家族关系,这类人根本就是废物。
林歌一怔:“那岂不是会跟他们正面冲突?那样是不是对我们不利啊。”
原本前阵子的选举,安倍老三是应该下台的,但是他没有下台,这足以证明了这个家族的实力,也证明了现在这种右翼思想在东瀛蔓延膨胀的状况。
“管他呢,既然樱花组效忠政府,而且忠于天皇,那让他的名字留在这里,守护靖国鬼社,那是他的荣耀啊。”谢飞泽道:“相信他这一辈子都希望自己的名字可以跟靖国鬼社共存亡吧?”
虽然说这个靖国鬼社被东瀛人说的那么玄乎,尤其是被东瀛政客说的那么玄乎,其实根本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东西。
……
人最可怕的就是无知,其实很多人根本就不清楚东瀛右翼真正想的什么,他们想要复活帝国主义,想要复活那些让他们曾经没有完成的事情。
有多少人因为战争而家庭支离破碎,又有多少人因为战争而失去了一切。东瀛的女人为了慰劳战士,又有多少被不心甘不情愿的带出来做那种专门慰安帝国军人的工作?
这类人是痛恨战争的,因为战争不仅m•hetushu•com仅给其他国家带去了伤害,也给他们自己的国家带去了伤害。
林歌竖起了大拇指:“看来你在东瀛这么多年真的是没有白待,你已经很了解东瀛人的一切行为习惯了。”
那些利用什么丑闻啊,关系乱啊,以及其他乱七八糟新闻来博得关注的往往都是那些没什么真才实学的人,靠脸的,靠身材的,靠骚的,这类乱七八糟的人才会用乱七八糟的手段去搞关注。
真的有能力去维护这个国家利益,维护周边国际关系的政客反而不会用这种方式来博得关注。
两个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如果这种情况再不制止的话,恐怕真的会有更大的危险和危机发生了。
“我有我要做的事情。”谢飞泽道:“虽然说这种行为是咱们华夏人一种没素质的体现,但是仅限于用在文物古迹上是没素质的……用在这上面应该不算没素质。”
谢飞泽微微一笑:“当然要去,我既然已经给江野京平说下这句话,那就必须要把这事儿给办了,不然他会以为我怂了。”
这都是罪恶!
“或许她根本不属于樱花组……”这就是林歌现在的想法。
靖国鬼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一直由东瀛军方专门管理,是国家神道的hetushu.com象征。在二战后,遵循战后宪法政教分离原则,改组为宗教法人。
谢飞泽和林歌一直都在探讨关于江野夏溪的问题,根据林歌对江野夏溪的了解,他真的很难相信她是一个右翼组织的千金大小姐。
因为出入靖国鬼社的一定都是右翼分子,不然谁会对着一群战犯跪拜呢!
林歌在谢飞泽的带领下第一次进入靖国鬼社,当他看到那刻字的石碑时,瞬间就升起一股强烈的尿意。
“哥,我是不是能在那里方便一下,有点憋不住了。”林歌迫不及待的想要在这个地方留下他的印迹了。
“他会认为我这样说,就是为了耍他,就是想要让他扑个空。”谢飞泽笑了笑:“他不想去上当,所以他不会去。”
林歌耸了耸肩膀:“那就是送他一个荣誉咯?他应该感谢我们。”
林歌方便之后,看到几个字也忍不住感慨,还是这样留下来的印记可以留的更深一些,自己那一泡尿,两场雨之后恐怕就闻不到骚了。
林歌嘿嘿一笑:“那你呢?你不解决一下吗?”
谢飞泽不是没有过这种想法,但是他知道这样做并没有什么意义,反而会给那些右翼势力更多的理由去争取更多无知群众的支持。
“你放心吧,就我对江野京平的了解,江野京平绝对http://m.hetushu.com不是一个轻易会相信别人的家伙。”谢飞泽道:“他会安排人去靖国鬼社看一看我们是否会去,但是绝对不会真的凌晨三点去那地方等我们。”
大家都熟悉的小犬蠢一郎和安倍老三都是喜欢去靖国鬼社玩儿个人秀的货色。
“还是离开这里,继续住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谢飞泽道:“我们已经给樱花组下了挑战书,今天晚上做一件事情之后,我们就离开东京,相信明天整个东瀛都会有樱花组的人抓我们。”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没有什么好的手段去拉拢选民,只能靠着这种走秀的方式去宣传自己,说白了就跟逢场作戏的戏子没什么区别。
对此林歌是绝对的支持,他早就有这种想法了,去那该死的靖国鬼社里面撒野一下,是他非常大的一个愿望:“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哥,咱们不会真的去靖国鬼社玩儿刻字游戏吧?”林歌道,那可实在是太刺激了吧。
混娱乐圈那些没有真材实料的人,都喜欢做一些事情来增加自己的曝光率,而东瀛的政客也是一样的,没什么真本事,只能靠着这种方法来露脸,赢得关注度。
可是她却并非是那种人,她的谈话中表现出来的一些观点都是让林歌震惊的,林歌跟她聊了很多,完全看不到她身上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