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050章 死囚犯

徐云仍然没有松口:“我不明白,我一点都不想要这些。”
“你还记得你被判死刑的时候家人的痛苦吗?”石井绳岛绘声绘色道:“想一想他们当时痛苦的表情,那种无助,那种心痛,那种让你都不忍心去想的表情,你是不是会觉得,你不应该现在这个样子吗?”
对于他来说就是想都不敢想的奢侈。
很多普通家庭,每天都会有家人之间的磕磕绊绊,争争吵吵,父母对儿女的恨铁不成钢,对儿女的唠叨,就真的是因为这个家庭太幸福平稳了,才会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发生这些矛盾,才会把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当做是不可化解的矛盾!
石井绳岛想要他的试验品配合,就只能想办法说服他的试验品,如果实在无法说服,那也只好是他自己去想办法观察和解决。
徐云的声音是显得如此绝望,他不断的呼救,不断的挣扎,不断的哀求。这种反应更是激起了石井绳岛的兴奋和疯狂。
在美帝国,或许你出门儿不需要锁门,因为如果有人要闯进来,你锁不锁是没有什么太多关系的,闯进来的人总会闯进来,不会进来的人,你开着门儿也不会进来。
徐云没有再说话。
华夏的统计和*图*书数据肯定比这个小,但原因是什么呢?华夏人是要面子,有些事情太虚伪,很多地方公安机关为了减少表面上犯罪率,都进行少立案的原则,象很多轻微犯罪都要求当事人私了,或者从中调解,很少立案!
实验室的研究床上已经固定好了他的猎物,看着那个还时不时会挣扎一下的结实青年,他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你若是再幻想一下,等到你配合我,试验完成,你的身份也洗白了。然后你用你的新身份回到家人的身边,国家会给你安排成公务员,你可以一辈子都活的轻轻松松,你光宗耀祖,你的家人不会再有痛苦,而只会为你骄傲。你明白吗?”
但是石井绳岛却清楚的很,死囚犯的家庭一定会奢望这种生活,即便是每天吵个鸡飞狗跳,如果能让儿子免于一死,他们心甘情愿。
“我在这里难道还不一样是死刑吗!”徐云道:“你会拿我做一些乱七八糟的实验,那样我就会死掉的,我一定会死掉的,我知道……我不要死在你这个变态的手下!”
石井绳岛已经很久没有怀揣这种兴奋进入实验室了,他随身携带的手提箱里面全部都是他这些年潜http://m•hetushu.com心提取的各种病毒细菌。
小到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大到杀人放火抢劫持械。所以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如果没有犯过什么错,那就真是一个幸福家庭了。
这种情况在华夏太多见了,什么拿刀捅人了,汽车撞人了,都可以私了,所以说呢?华夏如果严格起来,比例相信也会跟美帝国差不多。
而华夏呢?家家户户都有防盗门防盗网,回到家有时感觉进了一个铁笼……不锁门儿你敢出门儿?那可真是醉了。
而人不一样,人可以表达出自己的感觉,第一时间就能表达出来,比如说胸闷,比如说气短,比如说腹痛,各种感觉人类都可以用语言表达出来。
石井绳岛一点一点的诱导着徐云,他还是希望自己的试验品可以是冷静的,因为只有冷静的试验品才能给他回馈一些感觉。
然而,往往被羡慕最多的这种普通家庭里,家庭矛盾却是最多的。这或许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吧,每一个人都这样,这是一种普遍现象。
怪不得石井绳岛能伪装那么久,五年啊……他这个人说假话完全就是信手拈来,根本就不过脑子,就这也真算是一种能力了。
但是他心里还很m.hetushu•com清楚,如果真的是一个死刑犯,你给他这种生活的向往,给他这种生活的希望,给他让他看到全家人笑脸的机会,那对于他就是一种巨大的恩赐。
有一个统计,全球犯罪率,因为华夏数据方面往往没什么说服力,所以拿美帝国说事儿,美帝国十万人里面接近八千个犯罪的。也就是说一百个人里面就有八个。
这个死囚犯的身体素质看起来简直是完美,那身体的线条,那肌肉,那感觉……绝对是一个完美的实验体!石井绳岛相信这个实验体一定能带给他不一样的感受,带给他不一样的完美。
不仅仅是死囚犯的家庭会羡慕这种家庭,普通罪犯的家庭也会羡慕这种家庭,家里的孩子不争气不务正业的也会羡慕这种家庭。
毕竟人和动物不一样,动物是没有语言的,所有一切都只能在表现上去分析,通过仪器去测试。
石井绳岛似乎对他的试验品很珍惜,很有耐心,并没有放弃劝说和说服。
一般人还真做不到。
事实证明,越规矩的年轻人,越是容易被长辈提出更多的要求。反而越是不规矩的,长辈的要求就会变得简单多了:只要不找事儿,你怎么样都行。
因为他们没有那个机会去www•hetushu•com做这些事情,他们只要孩子能在身边,即便是一个什么都不做的废人,都会感到满足。
然而他唯独没有用活人来做过实验,只是想想,这都会让他觉得兴奋,当他关闭了实验室的房门时,他就好像是把自己关入了一个世外桃源,这里能享受到的一切乐趣都是别人无法享受的。
这些东西的威力有多大,就连他自己都无法预计,被他拿来做实验的小白鼠会因为病毒的原因变异成猫的个头,做实验的猴子会变成熊的手掌……各种各样的情况他都试验过。
“你到底想要对我怎么样!我不要做什么试验品,绝对不要!”徐云道:“我不会相信你的,绝对不会的!”
“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相信我的。”石井绳岛道:“你可以想象一下你现在来这里做这个实验对你有什么好处,试想一下,你现在已经摆脱了死刑,是不是很开心?”
死囚犯的家人更容易被说服,这是非常非常简单的一个心态问题。
所以他们会同意配合,而且还会带着希望去配合你,那种配合要远比动物身上做的实验要好多了。
“你是谁!不要过来,我没有答应过你们要做你们的试验品!你们不可以这样的!你们还有没有人权!”
和-图-书“呵呵呵……亲爱的,千万不要紧张,千万不要愤怒。”石井绳岛笑着道:“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来这里应该要感谢我,是我给了你机会,这样你就可以跟死刑说拜拜了。”
说这些不是羞辱负责治安人员的无能,也不是说华夏犯罪率就高。只能说这差不多,在华夏,一百个人里面怎么也有八个人犯罪过。
死囚犯的心态石井绳岛可以摸的很清楚,他也能把死囚犯家人的心态摸的很清楚,如果万狂啸不能给他带来死囚犯,他会去提出新的要求,去跟死囚犯的家人谈,让他们的家人去劝说他们。
而死囚犯的家庭会怎么想?他们不会因为子女没有一个体面的工作而感觉没有面子,他们不会因为子女赚钱少没本事而感到忧虑,他们不会因为子女一些事情上的不注意而抱怨。
“你先不要激动,你听我说,我叫高铭炜,是华夏最最有权威的细菌病毒研究专家,所以我在这里,你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石井绳岛道:“你知道吗,你配合我,我不会让你有任何问题,等你配合完了这一切,你就不是死囚犯了,你和我一样,是为了全人类进步而做出工作配合的英雄,到时候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鲜花,掌声,新身份,你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