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070章 贪得无厌的下场

这一手也是佐媚烟教给徐云的,徐云是真没想到佐媚烟竟然如此料事如神,她说如果来的是个小官儿,会有各种无理非分的要求,如果觉得有机会,就留下点证据,这样就能轻松简单的让他们闭嘴。
可是时间一长呢?原则和底线全部都没有了。
而徐云也在这个过程里不知不觉的变脸了,那些只要给钱就能玩儿的女孩,他理会不到,但是柴怀若把那鬼主意打到白小叶的身上可就不行了。
“是吗?”徐云道:“我丢一个电影,能亏多少投资?几千万?一个亿?呵呵……你呢?你丢工作,丢党籍,丢人,当然,你一辈子的工作能赚几百万?和我的投资比起来,的确是亏的很少,我亏得大。”
哎呀,谁也没料到徐云居然会在他们刚才玩儿的时候录像了!
包厢公主早就不是那种做开单倒酒调酒清洁的女孩了,什么都放得开,放不开在这个行业根本混不下去的。
现在的公主远不及以前的公主那么干净了,不是说这个职业如何。而是现在的人,道德底线越来越低了。
就在柴怀一脸茫然的时候,徐云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全国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多少人因为不太雅观的视频丢了乌纱帽?还hetushu.com需要我提醒你吗?”
就算他能在这次的动画电影审核上给徐云出难题,给天娱集团惹麻烦,但是现在面临麻烦的却是他自己。
对于徐云来说,只要是柴怀可以玩儿的开心了,今天让这些包厢公主陪多少酒都没问题,别让他给惹麻烦就好。
包厢公主无所谓啊,只是揩油而已,这都是客人应该有的福利。即便是有客人真的要提出真刀实枪的干点什么,只要肯出钱,她们也不在乎来一场炮火纷飞的包厢之战。
金钱和酒精能摧毁人的一切意志力。
柴怀看着徐云的眼神,一时半会的也不敢乱说话,而办事员和司机更是不敢多说话了,这要是柴怀把人得罪了,他们还能有个退路,至少他们没有乱说话。
柴怀直接把手伸进了一个包厢公主的衣服里面,那贪婪的样子让白小叶看了都觉得恶心,毕竟她一个女孩还在场呢。但是现在玩儿嗨了的柴怀已经完全肆无忌惮了。
所以柴怀玩儿的特别嗨,这些女孩甚至可以一个换一个的依偎到他身上,摸一下蹭一下就是一杯酒,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钞票啊。
柴怀玩儿到最后甚至连上衣都脱掉了,他把衣服往沙发上一扔,对白小叶和*图*书道:“白小姐,你不是说还要陪我唱歌吗?来吧!”
“柴科长,摸着良心说话,你来到琴岛之后我对你不差吧?”徐云道:“人呢,要知足常乐,不能贪心不足蛇吞象。”
看到白小叶没有起身的意思,柴怀走上前就直接伸手抓向了白小叶的胳膊。
白小叶扭头不予理会,自顾自的看着自己的手机。
柴怀虽然一分钱都不用掏,但他心里也清楚,只要他点的酒够多,那就能随便揩油,这些包厢公主是不会轻易放弃这样一个好爽客人的。
在徐云凌冽的目光下,柴怀还是乖乖松开了自己的手,虽然说嘴巴上硬,但行为上还是表现出了自己的软弱。
所以去KTV寻欢作乐或者排忧解闷的每一个男人,面对袒胸露背颇具诱惑的女人,都要控制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和下半身。
什么事情不能做啊?甚至是说有些时候她们一旦玩儿嗨了,都敢让不穿小雨衣的客人乱来。甚至有些人会因为嗨大了,直接陪着嗑药的都有,这根本都是常见的事情。
“柴科长,差不多了。”徐云突然开口了:“你想要怎么玩儿,都可以在这里玩儿,但是别招惹我妹妹。”
这下可真的是玩儿大了点吧!徐云可和-图-书真太狠了一点,竟然敢做这么阴的事情,简直就是要他们的命。
一听到这话柴怀当时就心虚了,不只是柴怀心虚了,办事员和司机也心虚了!
可是在琴岛他就彻底放得开了,这里天高皇帝远,又是徐云的主场,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会有什么不利的事情发生。
“你……你阴我们!”柴怀瞪眼道。
“但是你比较一下,一个亿在我眼里不算什么,但是工作和一辈子收入在你眼里可就是大事儿了。”徐云道:“或许你不认为我能让你丢了工作,但是有种东西却可以让你丢掉这一切。”
若不是为了天娱,为了徐云,她早就翻脸了。
柴怀一怔,徐云竟然板起了脸,一时之间他还真的是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柴怀额头冒出一阵冷汗,丢工作这事儿说的也太夸张了吧?他还真没这个危机感。
但凡沦落到这个地步的人,那就是为了钱才来的,不然呢?不然为什么要做这种被人另眼相看的职业呢?所以只要有钱,就能改变一切的事情。
柴怀的酒量的确一般,晚饭的时候也就只喝了两杯白酒,到了这里,混着乱七八糟饮料的洋酒喝了两杯,整个人都就好像是蒙圈了似的。
当刚刚有这个职业的www.hetushu.com时候,人们都说包厢公主沦落红尘,身不由己,只是卖艺,绝对不是卖的身。
柴怀咬牙硬撑着:“徐总,如果是你要鱼死网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若是比损失的话,你可比我大啊。”
徐云就算是这动画电影不播了,也不可能让白小叶陪这么一个醉醺醺的色家伙唱歌。
在燕京的时候柴怀是一个根本不敢触碰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的人,一旦被纪委给查了,那这就不是小事儿,肯定是开除党籍开除单位,直接就永生永世抬不起头来的事了。
根本不会出现到现在这个样子的情况,没办法收拾,只能任凭柴怀在这里胡作非为。
她们没有人不想要遵守底线,但是谁又能守得住?有些二代来了要求陪嗑,陪一下就是上万的小费往身上砸,谁不会动心?
但是碍于他来到这里之后徐云一直给他的胆色,柴怀还是鼓起了面对徐云的勇气:“徐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只不过是想跟白小姐唱首歌而已,这都不乐意了?那我们以后还如何愉快的合作呢?”
二十年前的酒吧里谁敢开口问一个陌生女孩约不约?现在呢?只要你是个金主,去了酒吧自然有女孩贴到你身上问你约否。
白小叶深呼一口气,她已经hetushu.com有些要怒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徐云的地盘,他招惹徐云之前一定要想好退路。
徐云就是这么任性,开就开最贵的酒,一瓶的价格能比的上一些包间里客人点十瓶的价格了,谁不愿意在这里赚钱呢。
人的脑子一旦蒙圈,做事儿就变得不分轻重了,有些原本做不出来的事情,在酒精的催化下,也突然之间就放的开了。
徐云真的是不得不佩服佐媚烟的聪明啊。
只是趁着醉酒胡说几句小色情话是没问题的,但绝对不能动手动脚耍流氓。因为陪酒的女人不都是鸡,不能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她们,她们也有她们的尊严。
徐云也挺无奈的,他是真的发现自己和佐媚烟的差距了,若是佐媚烟的话,相信一切都已经在饭桌上解决了,如果不能在饭桌上解决的话那就不是佐媚烟了。
“本身你可以在这里享受两天生活,临走带些琴岛的特产,红包我该准备的都会按照规矩准备。”徐云道:“但现在你这么贪心不足下去,恐怕是什么都得不到了。”
“柴科长,说话可不要那么难听。”徐云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的道理我很清楚,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我能给你的一定能满足你的胃口,怕的就是你自己不知足。胃口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