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099章 巨大的谎言世界

银石点了点头。
“对。”银石现在完全没有了任何顾忌:“但在他们找到你之前,父爸找到了他们,这才避免了事情更大的扩展。”
银石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摇摇头:“人死不能复生……”
这个答案是肯定的,让长陌心中顿时失落了太多,虽然她希望知道真相,但是真的确定了真相的时候,一切又变得如此让人无法接受。
长陌没有理会银石的话,沉着脸继续问道:“那他们现在都在岛上呢?他们在哪。”
就是因为其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银石才会这样纠结,才会不知所措!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惩罚,对于长陌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煎熬!
“你已经说了,你以为你说这一点信息,就不算吗?”长陌道:“骚扰我,并且告诉我残空没有中毒,他们没有受伤,这些我都告诉父爸,父爸会让你生不如死。你觉得呢?”
长陌苦笑一声:“所以呢?所以他就该死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难道父爸不记得他做过的那些事情了吗?他为了天眼付出了多少,为了家人付出了多少!?”
“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长陌道:“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等下去。”
“他们没有听父爸的话,私自进入了m.hetushu.com燕京地区。”银石道:“若不是父爸及时察觉制止让他们回来,他们恐怕也会和你一起被华夏给控制!”
一直到父爸让他们出来,他们才能出来。
银石一咬牙,既然什么都说了,那就干脆说个痛快!到时候死也能死个痛快!
“但我相信,如果父爸知道你骚扰我,也一定不会再认你这个孩子。你的下场是一样的。”长陌道:“一个是身败名裂的死,一个是安全的选择。”
银石深呼一口气:“长陌姐,如果我说了,你真的能保证保守秘密吗?我真的不能让父爸知道我乱说话……那样他会……他会……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还认我这个孩子!我真的害怕。”
“他们做错了什么?”长陌道。
“我知道,我都懂,你不必解释什么。”长陌打断了银石的话:“就因为他们去了华夏,所以,回来之后就被关起来接受惩罚了?”
“你知道他们被囚禁在什么地方……对吗?”长陌道:“银石,我知道,你说了这些东西,父爸一定会恼怒。但我可以保证,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你跟我说过这些!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他们被囚禁的地方?”
银石只觉得一股寒流直接在脚底板就上升到和-图-书了脑门儿!
“就在父爸房间的负一楼!”银石道:“长陌姐,该说的不该说我都说了,我现在真的希望你给我一个痛快,让我死了算了!”
银石一脸的茫然,真的是安全的选择吗?
毕竟是父爸让他们去面壁思过的,他逃出来,背叛了父爸的意思,这在天眼是大忌,非常非常大的一个忌讳。所以即便是残空和故离也不敢去违背!
经过了一分多钟的挣扎,银石终于开口了。
银石这样说真的已经是非常隐晦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就是说他不想死,一旦说了不该说的话,父爸很可能就会让他死!
“父爸这样做也都是为了大局考虑的!”银石道。
“走啊,难道还要我送你离开?”长陌道:“你若还想要留在这里,那我就不给你机会了。”
说话间,长陌突然一把撕坏了自己的衣领,酥胸半露,迷人的锁骨和白嫩的肩膀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咬一口。
银石摇摇头:“他不应该跑的,他真的不应该跑掉的……”
“你放心,我不会让别人知道的。”长陌道:“我向你保证,我只是想知道,仅此而已。”
“这样说的话,念夜根本就没有死在华夏。”长陌道:“所以他现在还活着?”
“我不能再说m•hetushu.com了,长陌姐!我真的不能再说了!”银石道:“就算你要去告我骚扰你,我也不会再说了。”
银石闭上眼睛,他的呼吸非常的急促,完全可以看出他面对这件事情上的痛苦,他心里在挣扎,在选择。
“是!”
“那念夜呢,念夜一起回来了吗?”长陌道。
银石点点头:“据我所知,就是这样子的。”
但是他除了去相信这个所谓安全的选择,他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你对我说过什么。”长陌道:“但你若是不配合我,我会马上让所有人知道你骚扰我。就这么简单,你做个选择吧。”
“我不管他是为什么,也不想知道他是为什么,我只想知道,他的死是不是因为我?”长陌道。
“我知道你想知道的答案,我告诉你,他们并没有去疗伤,残空也没有中毒……”银石道:“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银石道:“长陌姐,我知道,你们都是一起长大的伙伴,都是家人!但是他们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责任!父爸这样做也是为了他们好。”
“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你就说出来。”长陌微微一笑:“我能给与你的帮助,我一定会给与你。但我必须要做m.hetushu.com的事情,我也一定会做。”
银石沉默了,这个问题没有答案,说是因为长陌,也的确是因为长陌。但是说是因为武逆了父爸的意思,那也是武逆了父爸意思。
银石纠结挣扎痛苦着,虽然他现在还什么都没说,长陌的心里却已经基本上有了一个自己对事情判断的答案。
长陌嘴角微微扬起,冷笑了一声,避免了事情更大的扩展?这样说来,并不是他们放弃了她,只是父爸放弃了她?
可是银石现在却一点冲动和想法都没有,他脑子里一片混乱,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躁!他根本没办法解决现在这个问题!
“我没有出尔反尔啊。我现在还没有去跟父爸说啊,你必须要把我问你的问题全部都回答我。”长陌道:“知道全部的意思吗?”
长陌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么说,他们去了燕京?”
父爸让他们在里面反思,他们就要反思,不管他们是否觉得自己错了,都要反思。
“他们是不是被囚禁了。”长陌道:“我只需要你说是或者不是!不要跟我多说任何废话,我不想听那么多废话。”
“我求求你,长陌姐,不要逼我,我真的真的求求你了!”银石几乎要给长陌跪下了:“如果我乱说话,我的下场一定会更惨的!”和-图-书
“他不应该违背父爸的命令。”银石道:“如果不把父爸的命令当做是唯一的命令,那他就没有资格继续当我们天眼的家人。”
父爸不认的孩子,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银石咕咚咽下一口唾沫:“长陌姐,差不多就可以了!”
一时之间长陌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悲悯,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想要被扔到什么地方就扔到什么地方的棋子,需要的时候拿出来,不需要就丢掉。
这种时候长陌选择了沉默,她知道越是安静的环境越是给人恐怖的感觉,所以她相信银石是不可能战胜自己内心恐惧的。
如果银石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父爸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银石就不需要这样纠结了。
这跟他忠诚或者是不忠诚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跟他内心的恐惧感挂钩,因为恐惧,他才会做出选择。
“他是怎么死的。”长陌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悲伤,剩下的只是痛恨,她痛恨这种欺骗,痛恨这种谎言!这里让她感觉是一个巨大的谎言世界,一切都是欺骗!
这种阴冷的感觉甚至让他不敢乱动:“长陌姐……你说你不会告诉父爸,我才告诉你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这种感觉真的非常的不舒服,长陌完全接受不了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