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101章 真相

长陌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她幻想过很多自己会跟崔力翻脸的场景。
“你以为呢。如果我说了什么的话,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我的面前吗?”长陌道。
长陌几乎是以一种游离的方式走回自己的房间。
长陌知道银石现在一定很愤怒,不过她也知道,这些愤怒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他现在犯下了更严重的错误。
但缺陷就是让人过分的尊崇这一切,就向长陌,明知道父爸是错误的,却也必须强忍着不说出来。
她认为自己或许会直接挑明了对崔力说,见鬼去吧,你这个骗子,为什么不敢让我去你楼下的房间?!因为你不敢把那里面不可告人的秘密让我知道!
或许这就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华夏人独有的文化传承,就是对长辈永远的尊崇。
长陌笑了笑:“这就不用我教你了吧,你自己想办法,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有办法的。”
“你到底要怎么样!我知道的事情我都告诉你了!”银石道:“你应该放过我了,我来找你是跟你要那只录音笔的,你知道我的意思。”
有些时候人就是这个样子,到嘴边的东西却说不出来。她不敢跟崔力去翻脸,没有原因。
“这就不是你应该考http://www.hetushu.com虑的事情了。”长陌道:“你只需要考虑好如何才能让父爸离开。”
银石现在可没有笑的心情:“长陌姐,我求你不要再开玩笑了,我真的承受不起,我现在真的只是想要那支笔,录音必须要删除!不然我坐立难安。”
“这就对了。”长陌道:“我需要父爸离开海岛,并且至少要在一小时之内不会回来。”
长陌把那只录音笔在自己口袋里拿出来,当着银石的面,喀嚓一声就把笔给折断了,然后扔给了银石。
银石额头上的汗珠已经渗了出来:“你是想要去父爸房子的下面吗?”
可是她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把自己幻想中的对话说出来,在她的眼里,崔力仍然是她那个不可违背的父爸。
在华夏的孩子,别说抽大麻之后还可以跟家里人坐下好好聊天了,就算是抽根烟也会被骂一顿吧?相信大部分人偷偷抽烟偷偷喝酒被家人发现,面对的都是训斥,甚至是打骂。
就好像有很多人即便是到了三十岁甚至是四十岁的时候,仍然不会在父母面前做一些父母认为不应该做的事情,仍然不能去自己做主一件事情,总是要顾忌一下长辈的想法一样。尤其是华夏人吧http://m.hetushu.com
这固然有好处,但却也不乏一些缺陷。比起国外来说,长大就独立,自己一个人离开父母,甚至就好像完全变成两个家庭,有些人甚至是一辈子都不会再去父母家里生活一天,华夏这种传承固然是好的。
“别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幻想了,你若是敢对我下手,早就下手了。”长陌道:“但是你不敢,你也不能。”
这并不怪他们,只因为一直以来的传统教育就是这样。
文化不一样,传统的观念不一样,造成的生活方式也就不一样。
银石马上就闭嘴了,他的确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声音有些大,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想要跟长陌扯上半点关系!
“但是我真的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把一些不应该说的话说出去,这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长陌道:“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长陌看了银石一眼:“你可以说话再大一点声音,如果你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你正在跟我一起做一件禁忌的事情的话。”
银石道:“我只想提醒你,我可以完成我要完成的工作,但是如果你自己去惹了麻烦,千万不要牵扯到我好不好?我可不希望自己被牵扯其中!”
银石浑身颤抖,他心底甚至在某个瞬间产和-图-书生了一股杀人的冲动。
银石为了确定,不得不再一次硬着头皮走向了长陌的房间。
“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录音,你被我骗了。”长陌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道。
长陌虽然没有生活在华夏,但崔力是华夏人,而天眼所有的人都是以东方人为主。东方人似乎这一点上都是这样的,华夏是这样,东瀛是这样,高丽也是这样,就算是新马泰也都有很重的影响。
长陌笑了:“怎么,害怕我把这只录音笔弄丢了?到时候被人捡到,那你就真的出名了。”
“我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银石道。
当长陌走出来的时候,一直还在暗中的银石呼的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似乎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至于为什么会这样,那他就搞不清楚了,他只知道他应该是安全了。
银石当场就石化了,长陌居然骗他!该死的!
国外大部分家庭成员都会像是朋友,无话不谈,无事不说,即便是父母发现孩子在学校偷偷尝试了大麻,也会用沟通解决问题。
观念比西方人陈旧,但却比西方人更讲究。似乎只能这样解释了。
“你到底要利用我到什么时候。”银石道。
“我需要你想办法,明天让父爸离开海岛一段时间。”长陌道:“如果你和*图*书做不到,我就把一切都捅开!你我都没有好结果,但好在我还有利用的价值,而你连利用价值都没有了,说不定到时候我不会有什么事情,道个歉就算了,可你呢……”
银石摇摇头:“可是这样实在是太为难我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银石深呼一口气,这个答案他原本就知道,但听到长陌亲口说出来,他仍然是觉得舒服了很多。
就是因为这种观念的影响,长陌才最终选择了起身,和崔力道别,然后离开了这里。
这就是弊端,有多少华夏人是这样呢?面对长辈一些让他们认为是错误的事情而不敢言,不能语,说了也等于白说,就选择沉默。
“如果不想要别人知道,那就闭紧你自己的嘴巴,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长陌道:“我不希望明天得不到消息,因为我这个人真的几乎没有一丁点的耐心可言。”
“我明白!”银石抬起双手做了一个停下的动作:“我明白我应该如何去做了,相信我,我明天一定给你一个答案。”
长陌看到银石回来,面无表情道:“现在你难道还想要说点什么。”
“你没有跟父爸说什么吧?”银石道。
“我现在是父爸拿下徐云的最好王牌,你若是把我这张王牌给撕掉,相和*图*书信自己会更惨。”长陌道:“所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反抗了的好。”
“人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只要压力足够大,那就任何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我坚信这一点。”长陌道:“如果你觉得压力不够,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来一点压力。”
“你把不能说的事情都告诉了我。”长陌道:“现在我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
银石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被长陌拿捏的死死的!
银石咕咚咽下一口唾沫,不用长陌多说,他已经可以想象到那种后果了!
而华夏却不是这样,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孩子在升初中之后,就开始变得不跟父母交流了,开始用叛逆行为来展示他们的成长了。
“我知道私闯的后果,所以你大可放心。”长陌道:“我会非常小心非常谨慎的。”
长陌当然感觉的到他身上的杀气,但是这些对于长陌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她心里太清楚了,若是银石有这个胆子的话,刚才就不会那么被动了。
“那就说明你需要更长时间的休息,去吧,孩子,好好休息,把整个头脑里的东西全部都放空。”崔力道:“你会睡着的。”
“但……但即便是你能见到残空他们又能怎么样?”银石道:“你以为他们会跟你出来吗?他们正在接受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