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106章 停手

“你到底有没有再听我说话?”银石道:“你这样根本不会得到任何结果的,你只会把你自己给害了!”
长陌本来以为见到三人之后心情会舒缓一些,可是适得其反,她心情不但没有舒缓,反而是情绪化更严重了。
“你如果还想活命,就闭上你的嘴巴,就当做我们两个人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长陌道:“我不想连累你,但你也别给我扯后腿。”
“我当然明白。”长陌道:“但我总不能逼你继续帮我打掩护吧?你已经说了,不会帮我了。”
“好,你想知道是吧?那我告诉你,没有人知道念夜是怎么死的,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背叛父爸的下场是什么,所有人心里都清楚!”银石道:“这都是念夜他自己给自己找的麻烦!听明白了吗?”
所以这件事情唯一的知情者就是父爸自己一个人,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一切,就不可能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来就是,这种事情都是父爸的决定,即便是银石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在场,那他也没有决定权啊。
“你觉得他一个人去燕京救我,那种地方的人会连活捉他的能力都没有吗?”长陌道:“我在燕京那么多天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为什么念夜和-图-书去了就会死?”
虽然她已经回到了天眼的海岛上,可是她却突然觉得自己特别的不安全,她周围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可以值得信任的。
银石真的是疯掉了:“可我已经帮了,你知道吗?一旦你被发现我也就跟着完蛋了!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不棒你了,而是要你停手!”
银石倒抽一口寒气:“是啊……父爸不是也跟你说过了吗,念夜已经死了,这……这是你自己知道的事情啊。”
长陌愣住了,她一直都是再想,却不敢真的把这话给说出来。银石居然就这样脱口而出,就他这点胆量,如果这不是一个事实,他怎么可能敢乱这种话呢?
“我不会逼迫你做任何事情,现在开始,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是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长陌道:“但你想要保全你自己,那就帮我找到真相。”
银石道:“你不就是想要这个答案吗!不是没有人告诉你吗,我现在告诉你可以了吧?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让我停手?”长陌一怔。
“我不知道你现在算不算是错误,但是若按照你们的理论,你这样做已经是背叛了父爸。”长陌道。
“你居然这样说……”长陌真的有些慌了。
hetushu.com银石道:“我当然不想和你有任何牵扯,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别犯傻了!”
一直都守在门口等她的银石看到她之后,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算是落了下来!他是真担心她不出来了。
“那是因为我被逼无奈,我没有办法才妥协的,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我会主动去承认错误的。”银石道:“我相信父爸会原谅我。”
这样他那悬着的一颗心才算彻底的落了下来,若是那三个人出来,他也直接歇菜,第一他不是对手,第二就算他打的过,父爸询问起来也没办法交代啊。
“你本身就已经下水了。”长陌道:“在你昨天把那些不该说的话都告诉我的时候,你就已经下水了。”
银石只有执行的权利,一切都是父爸的命令。况且对于念夜的这件事情上,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谁都没执行过关于念夜的事情啊。
长陌冷冷道:“只要他们擅自出来就是背叛父爸,就要死,这是你亲口说的。念夜出来一定是没有得到准许的……”
“你可算出来了!你是不是真的想要害死我啊。”银石恼羞成怒的摆摆手:“这是我最后一次任你指挥了!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
银石可不知道怎www.hetushu.com么样在这个问题上跟长陌周旋:“这你就不能问我了,这你就要问问燕京的那些人啊,我哪知道这么多,我哪知道燕京的人脑子里想什么。”
银石有些无奈的摇着头:“所以呢,我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翻身了,都是拜你所赐。”
他现在唯一能够选择的居然就是变成漩涡,只有变成漩涡,他才能保住自己。
似乎除了徐云之外,她完全是孤立无援的一个人!这样的她怎么可能救的出残空他们呢,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这是我知道的一切!我没有胡言乱语,我说的都是事实啊。”银石道:“你究竟要做什么啊?你真的要没完没了的这样下去吗?”
“没错,只要你停下,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一个月之后把一切都忘掉,我们就一点麻烦都没有了!”银石道。
长陌冷笑一声:“根本就不可能,简直是一派胡言!”
长陌没有说话,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她要去见徐云,把她看到的一切都告诉徐云。
“如果你真的想搞清楚念夜的事情,那只能去找父爸,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银石道:“所有人都是在父爸口中得知的,念夜是死在燕京那些人手中的!就是你带回来的那个混蛋的兄hetushu.com弟,是他们杀了念夜!”
长陌沉默了一下:“从现在开始远离我,找一个理由,不要答应墨尘让你做的任何事情。”
长陌冷笑一声:“你真的觉得父爸会原谅你吗?你真的觉得你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甚至要比念夜还高吗?”
“念夜死了,对吗。”长陌再次强调到。
“我当然想要那么做!可是你不放过我!”银石道:“而且我的任务就是盯着你,你知道吗?你知道我现在犯了什么错误吗?”
银石怔住了,长陌还真的是疯了吧,怎么什么事情都要问的那么清楚呢,有什么意思吗?
一旦父爸这时候回来,长陌是觉得无所谓了,可他不行啊,他可不想让父爸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更让银石放心的是,除了长陌之外,没有任何人出现。
银石一怔,有些惊讶的看着长陌:“难道你不准备继续利用我了吗?”
长陌仍然没有理会银石的话,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不论是被漩涡给吸进去,还是在漩涡里爬出来,他都没有出路!
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了。
银石已经快被长陌给弄疯了:“你想找的真相不就是念夜是被父爸杀死的吗!”
“他是怎么死的。”长陌道:“我绝对不相信他是因为去华夏燕京救我才死和*图*书的。”
“除了我你根本找不到另外的人能够帮你了!”银石道:“他们任何一个人看到你的行动有异常都会马上报告给父爸的,你明白吗?”
不,不可以这样,这样的话他的一切就都结束了!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前途了。
“就算你自己无所谓了,但你别把我拖下水好不好!”银石道:“不要在我的监视下去做这些事情好不好?!这样你会把我给拖下水的!?”
“念夜没在里面,那么说,他的死是真的了?”长陌根本没有理会银石说的话。
“既然你那么怕死,也不想要反抗,即便是知道真相也不想要讨一个说法的话,那我又有什么必要找你帮忙呢?”长陌道:“离我远点,我们之间再无瓜葛。”
银石直接被说的彻底没有了脾气,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恐怕是陷入了一个非常非常麻烦的漩涡,在这个漩涡里,他恐怕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那你就离我远一点,好吗?只要你离我远一点,你就安全了。”长陌道。
“这事情你不能混为一谈,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儿。”银石道:“不,这事情你不能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可是就是因为去救你啊!不然呢,不然他能怎么死啊。”银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根本不敢去看长陌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