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108章 适当的个人空间

现在只要他把这事情给说清楚,一切都会得到解决,唯一没有好下场的人就是他自己。
“银石,你不会真的对长陌动情了吧?我警告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墨尘道:“你最好想清楚你要做什么。”
“不会的。”长陌道:“他们都不可能接受念夜的死。尤其是戒伪,他现在就想出来问一问父爸,到底是为什么!”
墨尘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爽了,一定是长陌向你发泄压力了……不过你说的没错,的确应该给她一些个人空间,能缓解一下她心理上的压力,这个很有必要。”
“偷。”长陌道:“我去想办法偷出来,钥匙肯定有离开他的时候,找到机会我就下手。”
“他们三个人敢出来吗?就像是你说的,念夜因为擅自违命,就……直接丢了命。”徐云道:“他们三个会不会是死脑筋?”
“长陌她怎么了?”墨尘一下就警惕了起来,“她做过什么?!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快说。”
说,还是不说。在这个问题上银石一直都在挣扎,他完全没有彻底做决定的可能。他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在挣扎,或许他下一秒就会突然改变主意,揭发一切。
也或许下一秒钟他变得更加优柔寡断,更加不敢乱说话了www.hetushu.com
银石点点头:“我知道了。”
就是因为长陌在父爸那边,银石才会担心,他心里太清楚长陌的想法了,长陌想要拿到钥匙!
长陌见到他的时候,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鞋面上的几滴血渍,看样子父爸是又亲自出手了。
“嗯哼,看样子你的压力还真不小。”墨尘道:“放平心态,只是让你盯着长陌而已,又不需要做什么其他的事情,不用那么大压力。”
长陌若是那么容易盯着,他也不至于这么为难啊,她做的这些事情他都没办法开口啊。
银石在墨尘这句话里听出了真正的关心:“我保证,我真的没有动什么感情,我可以发誓,真的,我保证。”
徐云深呼一口气:“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想崔岛主一定会随身携带的,你想拿到还真的是个问题。”
虽然处理起来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真的很影响心情。在这个地方,他是绝对不准许自己遭到挑衅的。
“你又没有对她动情,你有什么好不舒服的。”墨尘道:“你是很清楚的,父爸虽然平日不会多理会我们的私人感情问题,可一旦有这种情况发生,他是绝对不会原谅的。”
银石深呼一口气:“是啊,其实也有必要给她那http://www.hetushu.com么一点独处的空间,能让人自我调节一下,不然会压的她太严重,她也会产生一些不良情绪。”
若是让崔力提前察觉了,这事就没戏了,必须给他措手不及的一记闷棍,才能拿到主动权。
有一点银石是非常确定的,现在无论他跟谁说自己的情况,都会马上被举报,被翻脸。他想都不用想。
这对于长陌来说或许是一个破碎信仰的事实,但对于徐云而言,却不得不说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他相信,现在信仰破碎的不仅仅是长陌,还有残空他们。
这样他就可以说长陌的调查是在这些给她的空间里完成的,而跟他则没有任何的关系。
银石有些不耐烦了:“我都说了我没有动情!”
银石话到嘴边,却最终没能说出口:“可她说她喜欢我,我觉得完全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她……她根本就对我没什么意思。”
念夜的死已经是一个定局,残空他们三个人被关而且对此事完全都不知情,也是徐云完全没有想象到的。
银石只是希望给长陌的这种空间,可以成为他以后解释的机会,毕竟长陌答应过他,不会提起任何跟他之间的事情。
这是很正常的,非常非常正常的,因为时间越拖,银石就越是不敢说出http://m•hetushu.com真相。
而且她也清楚,父爸有那么一些小小的洁癖,不可能准许有血溅到自己身上的,所以鞋子上显然是在很注意的情况下还溅到鞋面上。这就说明场面一定很血腥,至于是什么样子的,长陌也不是没见过,所以也不需要有过多的想象。
崔力实在是太会利用和控制人的心理了,这是徐云绝对甘拜下风的一点。徐云想翻盘,就要拿到主动权,就要先发制人!
“怎么了?”墨尘看的出银石的不对劲儿:“哪里不舒服啊?还是胸闷啊?”
“万一被发现了,那可就没有意义了。”徐云道:“你要想办法复制钥匙,而不能让他发现钥匙不见了,所以……我告诉你一个办法。”
墨尘皱了皱眉头:“昨天我还以为你是装的呢,看样子你是真有问题了,我帮你叫医生看看。”
银石这一肚子苦水可怎么才能吐露啊:“可是长陌她……”
“还是女儿好,考虑的多周全。”崔力笑了笑,大步走向房间。
长陌一怔,把耳朵贴了过去,把徐云说的一切都默默的记在了心里,这或许是她唯一的办法了。
“我现在要想办法拿到钥匙。”长陌道:“不然我是没办法把他们三个人救出来的。”
当徐云听到这一切之后,给出的表情同样是惊讶的和*图*书,一切都跟他猜测的没有太大的出入。
“不用了,我真没什么,休息一下就好了。”银石深呼一口气:“可能是这两天压力比较大的原因吧。”
“那我就放心了。”墨尘拍了拍银石的肩膀:“我们回去吧,一会儿我安排其他人盯着,总是让你寸步不离,长陌恐怕也会不耐烦了。”
……
以父爸现在的身体状况来说,若不是真的愤怒到一定地步,是不会出手的。
银石摆摆手:“没事儿。”
银石没说话,他心里仍然在挣扎,他有种内疚,所以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墨尘。
“你有什么都可以说出来,我可以帮你分担,不至于这样压抑。”墨尘道:“我们是兄弟,我会分担你的一切。”
最终还是因为自己的胆怯而没能开口,银石是恼怒,烦闷,无助,惊慌……各种情绪都集中在了一起,一时间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样的情绪。
“我知道了,我不会对任何人动情的。”银石道:“我只是说说而已,觉得心里不舒服。”
墨尘悬起的一颗心也算是落了下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就因为这点事儿?你不会真以为我让你去跟长陌谈恋爱吧?”
徐云现在要面对的就是如何帮长陌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赶在崔力察觉到这一切之前,把他们三m•hetushu.com个人放出来。
“她是说她对你有好感,但她也不可能表现的那么花痴吧?”墨尘道:“你只是利用她对你的好感而更方便监视,而不是用这一点和她谈恋爱!”
崔力处理完事情回来,脸色非常的难看,似乎是很久都没有遭到过这种挑衅了。
这三个人的信仰破碎对于徐云来说恐怕不仅仅是有利,简直就是天助!没有天时地利,但可以占据人和!这也是绝对的优势!
“爸,你回来了。”长陌道:“累了吧,我刚才已经帮你准备了热水,你去洗个澡,我去准备茶水。”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要想开一些。”墨尘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女人了,等找个机会,跟父爸请假,我带你去乌克兰,去维多利亚,那些国家满大街都是美女,而且女的又那么多,你想要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但有一个前提,千万不要动感情,我们是不能动感情的。”
银石的笑容背后可不这样认为,这是没有人会愿意跟他分担的秘密,没有人愿意跟他分担的压力。
“没有就没有啊,发那么大脾气至于吗。”墨尘无奈道:“走吧,回去。这会儿长陌在父爸那边呢,不用担心那么多。”
银石咕咚咽下一口唾沫,他知道长陌一定是有预谋的,他想要揭穿,可是话到嘴边了多少次,都没办法张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