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114章 银石冷漠的选择

“墨尘,你若是不想承认你动过父爸衣服,干脆就不要承认你到过父爸的房间。”长陌道:“因为没有人能证明你去过。”
所以银石不敢乱说话,他现在唯一仅存的要求就是不要惹火烧身,只要这把火不会烧到自己的身上,发生任何事情都无所谓。
墨尘是真慌了:“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
“我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这钥匙能做什么啊!”墨尘道:“父爸,我求求你给我机会,给我机会证明我是被陷害的。”
墨尘现在已经不能理智了,碰谁都想埋怨,这实在是让他没有办法接受。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墨尘真的是彻底崩溃了:“银石,你个王八蛋,你到底再胡说八道些什么呢!长陌明明就去过我们房间啊!你亲眼所见!她还要你先出去的!你现在居然说你不知道!?”
说到激动的地方,墨尘愤怒的指着长陌,似乎是想要把长陌直接给活剥了一样!
“是你仿制了钥匙!都是你!我根本就没动过父爸的衣服,也没有动过父爸的钥匙!”墨尘道:“一切都是你做的局,是你刚刚到我房间偷偷做的手脚!”
墨尘就好像傻了一样,只能无助的点点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因http://www.hetushu.com为一切都失控了。
现金就放在金库之中,经过防腐和防虫的处理,保存的非常好。
“我明白了,你喜欢看花花公子,那说明你喜欢欧美风。”崔力道:“听说奥多姆去的那个地方,只是房间费一晚就一万美金,你若找上十几个舞娘,一晚十几万美金也可以轻松花光,你不拿到我金库的钥匙,如何才能去风流潇洒?”
天眼没有银行,他们所有的钱都是现金,各国的钱币,只要是通过非法手段得来的,全部都是现金。
然而他却不得不考虑到另外一件事情,如果告诉崔力,钥匙就是长陌仿制的,那意味着什么?
这显然会是这样的,因为这时候银石把长陌拱出来,长陌势必要对银石进行报复的。
钥匙只有崔力一个人有,需要钱都是他去解决,美元,欧元,英镑,金库里面都是这类现金,那些不值钱的货币他不会留的,也根本存放不了。
这样子的人更不容易去背叛,所以这样子的人是崔力更喜欢的性格,懂得默默替自己亲近的人承受一切。
长陌就是利用当时的机会,把这个仿制的钥匙偷偷放进他被褥下面的!
那意味着父爸会对长陌进行更严厉的调查,和_图_书一旦调查出来长陌是为何要搞钥匙的,长陌会毫不犹豫的把一切都说明白,会把银石给供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墨尘怒了:“你说话啊!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吗!你是不是跟长陌有一腿?!你们是串通好的!?”
“杂志的事情你都不敢承认,你还敢承认什么?”崔力对这件事情视乎是非常的不满意。
若是把他金库里的英镑全部都换成日元现金,恐怕能把岛给压沉。
“你要这把钥匙做什么?”崔力看着钥匙上的纹理,很快就辨识出这是金库的钥匙。
“但你没有钱的话,出去如何才能潇洒?”崔力道:“我知道,现在这个世界娱乐消费是很恐怖的,就算在华夏这类发展中国家,找几个像模像样的外围模特,一晚上也要十几万甚至是几十万。”
崔力把目光落在了银石的身上,刚才银石因为杂志的事情完全没有多做解释,这是他欣赏的。
“银石,你说话啊!是不是长陌到过我们房间!还故意和我发生争吵,然后还坐过我的床!”墨尘吼道。
崔力冷冷的看着墨尘,训斥道:“闭嘴!除非我有问题问你的时候,你最好都不要再说任何推卸责任的话。”
银石点点头:“父爸,我讲的一切都是事实和图书。”
可他越是这样不理智的去埋怨别人,崔力对他就越是愤怒,他没办法接受这个混蛋这样胡说八道。
只要这把火不烧到自己的身上,银石就一切都无所谓。
因为现金数额非常巨大,在金库里面也是根本没有办法去统计的,所以没有人知道金库的总额是多少。
“是长陌陷害我!”墨尘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父爸,钥匙是她复制的!自始至终都是她的谎言,都是她编制的陷阱!”
这话彻底把银石给推开了,银石有些无奈的闭上了眼睛,一直到前一秒,他都还再替墨尘着想,但是现在看来,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
现在只要银石一句话,就能决定问题的关键。因为刚才银石在杂志的事情上的表现已经得到了崔力非常大的信任。
“你只需要告诉我,你讲的一切都是事实,这就足够了。”崔力道。
“不……不……不要这样对我,你是我的兄弟,你是我兄弟!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墨尘无法理解:“我明白了……因为你觉得有我在,你就不会得到父爸的重用!其实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局!也跟长陌没有关系是吗?”
长陌看着银石,悬在心口窝的那块大石头也终于算是落了下来,对于现在发生的一切www.hetushu.com她都可以理解。她清楚银石是不希望自己被拉下水,只要她不去让银石遭到父爸的怀疑,银石就绝对会为她守口如瓶的。
长陌的目光一直都在银石的身上,她没有考虑那么多事情,所以现在突然之间决定权到了银石身上,让她也有些措手不及。
银石深呼一口气,有些犹豫,他看着墨尘,余光又看了看长陌。
银石茫然的看着崔力:“父爸,我真不知道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墨尘摇着头:“你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我到底做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墨尘,我不需要你解释任何事情!”崔力道:“如果你还要把事情怪到别人的身上,就不要怪父爸对你管教严格了,明白吗?我现在要你闭嘴,只有我问你话的时候,你才能回答。”
因为墨尘的话带有心理引导的可能,也带有一定的威胁性,所以崔力非常不高兴。
“你没有机会了。”崔力道:“你不知道这钥匙能做什么?那好,我可以告诉你这钥匙能做什么,这钥匙可以打开天眼的金库,里面是数不清的金钱,你可以随便拿去享用。”
墨尘不断的摇着头:“父爸,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这……这是两码事儿!对了!银石能帮我证明!他能证明长陌www•hetushu•com来过我们的房间!就是她陷害我!”
墨尘也知道,唯一能帮他解脱的人是银石,他和银石一样,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人就是长陌,因为长陌到过他们的房间!
“我没有!父爸,我真的没有推卸责任,如果是我做的我一定会承认的。”墨尘道:“我根本就不敢欺骗您啊,绝对不敢!”
银石这时候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帮墨尘解脱,简单的不得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方式。
银石要的就是父爸这句话,他现在有机会彻底脱离了:“父爸,我不知道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却是没有见到长陌到过我们的房间。”
银石咕咚咽下一口唾沫,现在他还有一个解决方式,承认长陌来过,但也同时告诉父爸,当时他们让他出去了。这件事情的责任还是推卸到他们两个人的身上。让他们两个人想办法去说服父爸。
“银石,你只管说出事实。”崔力道:“有我在这里给你做主,不敢有人把你怎么样的。”
这句话简直就等于是判了墨尘的死刑,墨尘的脑子一下就嗡鸣了,他真的不明白银石到底是要做什么!
墨尘一下就慌张了:“不,不!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我也不敢这样想!父爸,金库的所有都是您的,我一分一厘都不敢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