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117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徐云挑衅的看着崔力:“包括你,难道你就不需要金钱吗?如果你没有金钱,你怎么可能得到这个岛屿,怎么可能聚敛这么多人心?”
罪恶的产生是人们对物质需求的渴望,却选择了错误的获取方式从而影响内心思想!
徐云也淡淡的笑了笑:“如果一个就能说服我的话,我也不介意。但若是没办法说服我,恐怕就需要更多的理由了。”
对于徐云所说的这一切,都是事实,永远都不可能不会发生的事实。
“十个理由?呵呵呵……但我觉得,我给你一个就足够了。”崔力道。
说道身边能做事的人,龙怒那帮兄弟和林歌那些男人抛开不说,即便是佐媚烟,仇妍和叶法拉等等女强人也不一定比天眼的这些人实力弱,人也够多。
崔力点点头:“没错,如果我不救你,你就废了。所以,你的命也会是我给的。”
“不,当然有关系。而且关系还很大。”徐云毫不客气的否定了崔力的话:“这个世界存在许许多多各色各样的犯罪行为及罪恶行径,这些罪恶行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论哪起罪行或犯罪都会与利益二字密不可分。所以金钱就是这个世上最邪恶的东西。除非没有了金钱,才http://www.hetushu.com不会存在罪恶。”
变得虚伪、虚荣、拜金、麻木、薄情,正因此才促使犯罪率不断升高。
崔力摇摇头:“当然是真正的忠诚,所有人的命都是我给的,还有什么忠诚比这个更忠诚。”
“徐云,你知道天眼主张的是什么吗?”崔力意识到,现在似乎要用煽情的牌了。
因为不见起色,老颠头到后来已经是不计后果的给徐云用毒。
“这跟金钱没有关系。”崔力道。
“如果有一天天眼可以控制这个世界,就可以改变货币时代!”崔力有些激动的反驳道:“如果没有人改变,这种现状就会一直存在!”
徐云笑而不语,禁功散这玩意儿是老颠头吴秋子研究出来的东西,徐云早在几年前就尝试过了。
说到这里,崔力更是拿出三字经来说事儿:“人之初,性本善!”
“为什么是白日做梦,如果对所有罪恶都采取灭亡的手段,这个乌托邦就是可以实现的。”崔力的答案很坚决:“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能实现的!”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活在货币时代里的每个人都被熏成铜臭味,更多人都在罪恶的边缘。
当国家不断以经济m.hetushu.com增长刺激人民,人民追崇金钱的欲望被极大的调动,全民如此人性急剧堕落!
崔力对徐云这句话里的褒贬之意无法揣测,他开门见山的移开话题:“你想要我给你什么样子的理由?”
徐云道:“天眼主张一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没有罪恶的世界,如果让我说,这完全就是白日做梦。”
“人的本性所滋生的罪恶往往象癌细胞那样,趋向于恶性的繁殖和泛滥。人心越是被罪恶包绕,人类的整体社会就越是罪欲横流,散发着霉烂的腐气。”
“因为你是我见过最合适的继承者。我需要你这样有能力的年轻人,继承天眼的一切。”
每个人都为“财”而活,为“财”可以不惜生命,因为有了不惜一切代价为“为财而死”才形成了世界上存在的罪恶。
“我可以不要。”徐云道:“就算废了,也是我自己的选择,这一点你不能强求吧?”
“当然是加入天眼的理由。”徐云道:“你把我留在这里,无非就是想要让我加入天眼,我当然要一个加入的理由,不然呢?”
徐云耸了耸肩膀:“可惜的是,我的命不是你给的。”
所以崔力给他的金钱,势力,地位,都不是徐云想要和图书的,都对徐云没有任何的诱惑。
许多人为求快速暴富宁可铤而走险,也不愿为少得可怜的酬劳安分守己。
最终一个不小心把徐云搞成了百毒不侵的身体,至少是吴秋子的那些毒,对徐云是毫无意义了。
犯罪率在这种恶性循环的刺激下不断攀升,犯罪手段层出不穷,罪恶面也越来越广!
只可惜这个诱惑对徐云来说并没有特别大的意义,说有钱,徐云也有,天娱集团那么大,钱肯定比崔力多,买一个海岛很轻松。
这句话恐怕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诱惑,继承一个海岛,有钱,有势,还有那么多能做事的人,何乐而不为?
“有谁知晓,罪恶的沉渣在人心的底层浮起呢?”徐云反问道:“有个答案说上帝知道,人心乃是藏污纳垢之地。由于人心充满着罪恶,他们尔虞我诈,相互倾轧,他们挑起战争的事端,犯下耸人听闻的罪行,滋长非正义和种族主义,给世界带来了种种悲哀和伤痛。”
“你是华夏培养出来的尖端人才,你应该很清楚禁功散的厉害。”崔力道:“如果我不给你解毒,你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吗?”
“天眼的一切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徐云回答的也很清楚:“如hetushu.com果说让我为了这点东西就抛弃我所拥有的,恐怕不可能。”
崔力笑而不语,看着徐云,仔仔细细的看着,一直看到徐云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了才开口。
崔力一怔,他还真没见过骨头这么硬的家伙,给与他一切,他不稀罕,给与他重生机会,他也不在乎。
崔力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无言以对,徐云给他要十个理由,原本他以为诱惑和恩惠就能解决问题,却都化为泡影。
“这个我还真有所耳闻。”徐云道:“禁功散会让人功力散尽,时间久了更会因此而全身肌肉萎缩,怎么说呢……就是说,残了。我这样说应该很准确吧?”
“如果我没搞错的话,这已经是你给我的第二个理由了吧?”徐云道:“还有八个。”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由此看出罪恶的产生是由利益驱使的,而促成罪恶的环境正是我们所生存的货币时代。
当时徐云中毒严重,极可能命不久也,吴秋子当时完全是一个疯狂的神经病,当他觉得徐云没什么救的时候,在徐云身上用过上百种毒,要的就是以毒攻毒的功效。
所以这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的一个问题,因为货币时代是不会改变的。
比势力,徐云在燕京、申江这些地方都混得开,和_图_书只要知道他身份的人就没有不给面子的,势力显然也比崔力强。
“这个现状当然会一直存在。”徐云笑了:“货币时代不可能被取代的,它可以作为一种度量衡,把生产生活中参与到的事或物很好的用货币衡量出它的价值来,逐步的形成一种行业商品或酬劳的标准。在我们生活的社会中所有商品的价值都是以货币的数量来表示的,不论是商品价值、服务项目、还是劳务薪酬等等一切与人类有关的活动行为!”
“在这个以货币作为交易买卖的私有制社会里,货币制度的漏洞就会促使更多人为了利益去钻这些漏洞,从而导致犯罪的发生!”徐云这话可以说是盖棺论定的。
“你是说这些忠诚的人吗?”徐云微微一笑:“靠着心理控制得到的忠诚,终究有一天会破灭的,我想说的你一定明白,因为这不是真正的忠诚。”
而这禁功散就是吴秋子的毒,所以徐云根本无所谓。
“我调查过你,你拥有的一切的确比天眼更多。”崔力道:“但是你拥有的一切并非是你一个人的,而天眼将会只属于你自己。”
在货币时代这个特殊的周期里,由于等量的货币就能对等的交易同等的物资与服务,如何获得货币就引诱人们迈向罪恶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