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140章 强子的人生感悟

强子本来真的就是要这样平庸的混完一辈子,但却因为徐云的出现,改变了他的一切。
强子红着眼圈笑出了声:“好!长长久久,云哥永远都是我云哥!”
这些哥们儿爽啊,高中一毕业就挂不到面儿了,直接出国了。
这些东西都是强子想要改变却无力改变的事实,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他的生活,这就是他的命运,他已经很感谢自己的命运了。
强子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就不会离开河东,也不会感受到离开父母之后的那种滋味。
没办法啊,有钱不花怎么办?
“一心敬!哥俩好!三三元!四季财!五魁首!六六顺!巧七个!八仙到!九长久!满堂彩!”
强子就是这类人的代表,没成年之前,从来都不把亲情当回事儿,在他的眼里他比自己父母懂得都多。
强子第一次见徐云的时候,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但是他身上的义气和责任心,徐云看到了,所以徐云才会给他帮助。
那时候强子就知道学习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中学那时候跟他玩儿的好的哥们儿有不少,都是不爱学习http://www.hetushu.com的那种。
现在强子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总是陪在父母的身边。
不是英帝国就是美帝国!要的就是那个价钱!
政治家族的人后代也都走的政治圈,因为家里人已经铺好了路子,踩平了地面。经商人的后代就是要经商,因为即便是不学无术,靠着家里的关系也能养活这一代人。
住在棚户区跟他一样的有,住在高档楼房小区的也有。
这个年代跟任何一个年代都不一样,拼的就是爹,拼的就是家庭势力!
然后也有几个哥们儿家里是做大生意的,有门头,有厂子,老妈当老板娘老爸跑工地,这一类哥们儿混的就比较好了,跟着家里打打杂,毕业就能混上奥迪宝马的开一开,家里也不指望他们赚钱,就希望他们别在外面惹事就好。
这些哥们儿是真有面儿,到了国外之后住的是纯实木的别墅,有些更夸张的买个古堡当寝室,每天开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英伦跑车或者是美式肌肉车,带的是金发棕发各种发色的白妞和黑妞,玩儿的是各种游轮派对。
这就hetushu.com是徐云会把他留在申江而没有带到琴岛的原因,因为强子在申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虽然说平日里他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也不会时时刻刻挂念着家里面,但是每当想起来的时候,却总是会让他撕心裂肺。
这根本不是学习和不学习的关系,完全就是拼爹呢。
有些话真的说不出来,有些时候他也想要开口说一些东西,可话到嘴边,却又总是咽了下去。
高中的时候数学考鸭蛋,上大学直接弄一个哈弗的数学系,高中的时候英语只能靠蒙,得个十级大分,上大学直接去剑桥深造英语去了!
“你若是要敬我,一杯可不够,最少也要来个长长久久!”徐云笑着端起手中的啤酒:“九杯!谁喝的慢谁罚一杯!”
前提,这还是能考上大学,毕业之后有本事找到工作的。
而父母在他眼里就是累赘,就是枷锁,而且他眼中的父母对他而言总是那么自以为是。从小就教育他,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学习,他没有听,高中毕业之后他爸就告诉他,他未来没前途就是因为没好好学习。
至少www•hetushu.com现在他没有辜负徐云的提携,没有辜负叶法拉的重用,把星凯大酒店打理的井然有序。
当然要想办法花啊!
他曾经居住的棚户区已经拆迁了,在徐云的帮助下父母也已经搬入了带电梯的大三居楼房,虽然说每个月有“高达”数百元的物业管理费,但是这一切都是强子现在的收入完全可以轻松应对的了。
这一切都要感激此刻坐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喝着扎啤的徐云。
“云哥,我再敬你一杯!”强子端起酒杯道:“你就是我强子这辈子最大的贵人,若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有几个哥们儿的父母是环卫工人,或者是打散工和小工的,家里几乎就和他一样,家徒四壁。高中毕业之后一无所有,除了瞎混,没任何路子。家里人都吃了上一顿没下一顿,他还能指望家里给他什么?
混不好只能去一般的企业打打工,每个月拿五千八千的那都是和领导有点小关系的能给个主管当当,若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两三千块钱能拿到死。
老百姓培养出来的孩子,必须不是死脑筋的学霸,是和*图*书高级大学硕士毕业,还要有很高的情商混的起来,才能去某个集团公司当当金领,拿个三十万的年薪都是万人敬仰,邻里点赞了。
去什么国家了?必须是欧美啊,什么东亚两个岛国啊,什么俄罗斯乌克兰啊,什么东南亚澳大利亚啊,这些都看不上。
太多太多的年轻人都会抱怨这样的事情,都会抱怨自己的生活,抱怨自己的条件,抱怨自己的父母。却从未抱怨过自己的不努力,似乎自己没有努力都是应该的,一点都不后悔似的。
强子能让父母在年近五十的时候享受上一般普通人家可以享受的生活,对于他来说已经是非常的足够了。
沦落到强子这类呢,连个大学都考不上,家里也一点路子也没有,即便是去个厂子进车间打工都找不到路子。
在徐云眼里只是小小的伸手,却把强子拉上了人生的另外一条路。
他可以很好的胜任他自己的这份工作,并且热爱着。
命运这东西其实是挺喜欢捉弄人的。
若不是因为徐云的出现,强子的命运就不会改变,若不是因为徐云的出现,强子也不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这份遗憾和图书或许会持续自己的一生,可这就是生活,谁又能够拒绝呢?
划拳喝酒的声音让整个酒局都显得很热闹,可这时候强子的心已经飞到了河东,飞到了父母的身边。
这杯酒他应该敬,而徐云也会喝的很痛快,至少徐云没有看走眼。
而平头老百姓们,归根结底还是平头老百姓。
所以他一直以来都挺抱怨这个社会的,也挺埋怨自己父母的。
最让强子羡慕的就是那些家里当大官儿的,老子是某某某书记,老妈是什么什么人大,七大姑八大姨,不是公安局就是政法委,家里最没本事的人也都能混到个正科级的。
有几个哥们儿的父母是摆夜市的,做炸串儿夹饼,做小服装,做套圈或者儿童玩具,辛苦操劳赚点钱。考不上大学,他们也就跟着父母做点小生意,家里多少有点辛苦钱,也不至于让孩子活的特憋屈。
其实在华夏这样一个大环境里,像强子一样的人大有人在,真的是大有人在。
因为一直以来强子跟家里父母都没什么交流,所以也很少会跟家里打电话,因为打了电话也不知道说什么。
强子的话虽然粗糙,但是理却一点都不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