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142章 老邻居

王老汉一直都以此为荣,因为儿子在燕京立住脚后跟了。
一阵寒颤之后,王老汉的儿子又分了一圈烟,就在他准备跟老爸回楼上的时候,一辆骚红色的法拉利就开了过来。
徐云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一切,他这也不算是接济什么贫苦老百姓,只是看在强子的面子上给的一些照顾。
现在他的心里更是不舒服啊,因为王老汉的儿子今天回来看他。
毕竟大家都把这些东西当做是笑话来看待,没有人会认真的。
“燕京烤鸭,还是我儿子懂我喜欢这一口啊。”王老汉非常的满意。
所以王老汉一直以为现在国家的领导人都还在紫禁城上班呢。
说完,王老汉的儿子就打开了汽车后备箱,里面什么都有,烟酒茶,样样俱全!七八样东西呢。
如今他们也没有改变这种习惯,都是老邻居了,吃饭之后都忍不住下来扎个堆,相互吹吹牛,扯扯皮。
但现在老陈不再逃避别人谈论儿子了,因为这些小辈里面,混的最好的王老汉的儿子,也绝对比不上他儿子强子。
两个年轻人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刚说强子还开奥http://www.hetushu.com迪四个圈呢!
王老汉说这话的时候,腰板子都快挺到天上去了:“是首都!那可是咱们主席大大们住的地方,我儿子,现在就在那个地方呢!紫禁城里当差呢,你们想想吧,就他现在这程度,放在过去,那就是皇帝身边的四品御前带刀侍卫!”
就连王老汉和他儿子,也都在焦点里跳了出来,想知道这车里面是什么人,怎么会来他们这种地方。
“爸。”强子笑了笑,对周围人道:“叔们也都在呢,呵,聊天呢?”
这的确有些逗,有几个年轻一些的一听就知道王老汉吹牛的,不过他们也不会揭穿他,只会想象一下主席大大在紫禁城上朝的样子。
毕竟河东市是三线小城市,房子均价才四五千。
本来王老汉的儿子是焦点呢,但这么一辆超跑出现之后,王老汉的儿子立马就被忽视了。
老陈也在楼下,以前每当别人谈起儿子的时候,老陈总是会避开,尤其是王老汉。
“油才多少钱啊。”王老汉的儿子大气道:“我回来要拿那么多东西孝敬您,我怎么和*图*书拿呀。”
紧跟着徐云也在车里走了出来,看到徐云之后,众人再次一片哗然,虽然大家心里都会认为这车是徐云的。
但是强子能跟徐云这样的人一起一辆车,还把徐云带回到自己家里来,这说明了什么?什么层次的人和什么层次的人一起玩儿,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事情。
现在都直接混上法拉利了啊!哎呀天啊,这简直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东西,这根本就不是人应该达到的境界啊。
“我告诉你们,你们还真别不相信,这就是本事!”王老汉牛气道:“知道我儿子现在开什么汽车吗?”
一直以来他儿子都是棚户区这些老邻居眼里小辈儿的佼佼者,但强子的崛起,又为了棚户区的邻居们做了这么多事情,直接让他的地位赶超了自己的儿子。
这时候王老汉正在高声阔论呢:“我儿子现在混的可好了,在燕京!你们知道燕京不?”
这一点王老汉的儿子深有体会,他的朋友大部分开的都是十几万的车,开宝马奥迪的看不起他们,开奥拓和比亚迪的他们看不起。
众人纷纷摇头。
这些棚户区的www.hetushu.com老邻居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法拉利,也不知道那黄色标志上面的越马代表着什么,但看这汽车的造型,就知道这玩意肯定价值不菲,至少他们这地方的几套房子都买不下来。
王老汉这么要面子,尤其是在老陈面前要面子,就是因为强子的原因。
“大众!德国大众!”王老汉的鼻子眼都顶到天上去了。
这小区住的不少都是强子曾经在棚户区拆迁的居民,因为当时徐云帮他们争取了很好的补偿利益,所以棚户区的人们也都过上了不错的生活。
若是说他们还有什么对人生不满意的地方,那或许就只剩下一个收入问题了。
就在王老汉还得意洋洋的时候,一辆大众朗逸开过来,直接停在了众多人旁边的车位上。
老陈一时之间都激动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因为那些棚户区曾经的居民都知道,徐云会伸手援助完全是因为强子,所以强子在他们所有人眼中那绝对是了不得啊。
车门一打开,强子在驾驶座里一出来,整个街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还真是这样,王老汉的儿子心里清楚啊,就这车能和_图_书值一个单元,左右对门加起来十套河东市的房子,差不多能让这么一辆超跑上路!
“又开车回来,我不是说让你坐火车吗,省钱。”王老汉虽然是责怪,但脸上仍然是掩盖不住自豪。
即便是这些问题,徐云也都暗中帮忙了,一部分中年妇女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徐云就想办法让人来招聘到河东药膳大酒店做一下保洁,还有药膳馆那么多的分店都需要勤杂工。
王老汉激动的眼泪都要流了,但他仍然强忍着。
儿子的行为让他在他这些老街坊面前非常的有面子。
但仅凭借徐云一个人的能力肯定是不可能有多大力量,他只能是能尽力就尽力。
毕竟整个华夏贫瘠的老百姓多了去了,比他们还难过的人更是数不胜数,真正需要接济的是那些大山深处的穷乡僻壤。
他们很多人都是一天两顿饭,上午十点吃过之后,下午四点就吃,所以这傍晚时分已经都拿马扎在下面坐着了。
大家都知道,王老汉的儿子在燕京有事业,是做二手房生意的,其实就是一个二手房中介里面的业务员。
王老汉的儿子在车里出来,西装领带,皮鞋和图书比镜子都亮:“爸!各位叔叔大爷,你们这又在下面海阔天空呢啊?哈哈哈,来来来,抽烟,抽烟!”
大家都知道,这才是王老汉最大的资本,这已经是王老汉的儿子今年第二次回来看他了。
毕竟就算是整个华夏的财政都用到这上面,恐怕也没有办法把所有贫苦的人们解救出来,还是那句话,很多东西都是命运安排。
王老汉也算不上是嫉妒,就只是想在一些时候给自己扳回一些脸面,毕竟一辈子都要面子的人。
“人家老陈家的强子,还不到二十五呢都混上奥迪四个圈了!”有人起哄道。
当年这些住在棚户区的人们都有一个习惯,茶余饭后喜欢到外面坐一坐,抽抽烟聊聊天,每人抱着一个大茶缸子,泡着浓浓的茶叶。
王老汉的儿子说着就掏出口袋里的玉溪香烟给大家分。
只是现在每次说起儿子老陈都心里有点哽咽,他已经不记得上次见强子都是什么时候了。
说真的,棚户区很多上岁数的人,文化程度并不高,他们一辈子都没出过什么远门,也没有什么见识。
他们很多东西都是想象中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中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