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160章 最大的胡牌

她甚至不敢再去看向窗外,刚刚那种感觉实在是生不如死。
当蒋紫雪感受到徐云真心实意的帮助时,她也就会敞开心扉更加真诚的对待徐云。
蒋紫雪突然抱头痛苦的跪倒在地,一些她潜意识里的记忆让她痛苦不堪!
蒋紫雪又何尝不是心思重重呢?
只有叶法拉和仇妍在场,叶法拉问仇妍想不想见识一下麻将之中最大的胡牌!
这一夜的时间蒋紫雪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熬过来的。
叶法拉摆摆手:“规矩就是规矩,该接受的惩罚就是要接受。”
看仇妍的表情,显然是在非常认真的学习。
“这个惩罚好,我接受。”叶法拉笑着起身。
即便说徐云是左冷月把她托付的人,说明左冷月认为徐云有能力去做到保护好她。但蒋紫雪仍然会替徐云担心。
叶法拉哭笑不得道:“人家就是开个玩笑。”
白小叶回头看看徐云:“什么情况。”
徐云和蒋紫雪现在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况,他心里清楚这场“暴风雨”绝对不会是小打小闹的,他需要随时做好迎接这一切的准备,接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和图书步。
“她们可都比你还了解你哥呢。”徐云道:“看我眼神都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过来,这里交给他们了,我找你有事情要说。”
这时候几个人才恍然大悟,这是叶法拉做了手脚。
“这……这也行?”白小叶道:“叶子姐,你这双手若不在赌博界发展,那可就太暴殄天物了吧!?”
当叶法拉把牌推开之后,仇妍下巴都差点惊掉了……东东东东,南南南南,西西西西,北北北北,发发!
其他人对于这件事情也没有太大的担心,甚至是会有一些侥幸的心理觉得这件事情上多少有些自己吓唬自己了。
她拒绝了徐云的邀请,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不希望身边一直有人跟着,有人盯着。
面对漫漫长夜,蒋紫雪坐在酒店的窗前,她甚至都不敢去打开房间的任何一盏灯。
当暴风雨出现的时候,那将会是跟之前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任何事情都是如此,暴风雨来临之前,都会是安静的。
“仇妍,你也见识了麻将里面最大的胡牌。”佐媚烟玩笑道:“现在就改见识见识抽老千被抓和_图_书住的下场了,哼哼。”
“哈哈哈,麻将桌上的规矩,绝对不能离开桌子,在看不到的时候让人洗牌。”叶法拉道:“不然真的会输到哭。”
这才刚刚抓起牌啊!身为庄家的叶法拉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面对这三个菜鸟,她若是想要赢,只需要再洗牌的时候做一点手脚就可以了。
徐云凑过头来:“你们玩的多大的底儿?”
阮清霜,佐媚烟,叶法拉还有白小叶,四个人正好一桌麻将,一项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的仇妍都好奇的坐在阮清霜的身后。
“那也不行。”佐媚烟道:“一二三四五六,六个人的夜宵,必须是你准备。”
还有一个原因是蒋紫雪拒绝徐云邀请的主要点,她有些无所适从,甚至可以说,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继续麻烦徐云。
“大叶子姐姐去做吃的了,白小叶,你这个小叶子妹妹快收拾收拾东西吧。”佐媚烟指挥着。
佐媚烟是她们几个人里面唯一看出问题的人:“哎呀,这若是让叶子自己洗牌的话,一圈都不用,一局就赔上后半辈子了。”
“恩,这和-图-书才像我妹妹。”佐媚烟哈哈一笑:“得了吧,这里还是我来收拾吧,你看你哥那眼神儿,明显是有一种看不惯我欺负他妹的感觉。”
她拒绝了徐云,也是不希望自己彻底的把麻烦带到徐云的身上。
……
刚才那局结束之后,阮清霜去卫生间了,佐媚烟去倒咖啡了,白小叶则是去拿零食。
徐云对她无条件的帮助的确让蒋紫雪很感动,她能感觉到徐云是真心实意的在帮助她,徐云若是真心实意的帮助她,她反而越是不想要麻烦徐云。
然而,越是安静,暴风雨就越是大到令人恐怖。
这个麻烦会很大,大到她自己是根本不可能承受的,大到她会把徐云给连累的。
叶法拉洋洋得意道:“算番吧,哈哈!天胡,十八罗汉又称四杠子,四方大发财,大四喜,四暗刻,四暗杠,字一色,全混,八花齐聚,全混,杠上开花,门清自摸,庄家。”
白小叶这才放下手里的东西迅速跟徐云去了他的房间:“什么事儿啊?那么着急。”
而徐云自己却心里清楚,这就好比是大海上的暴风雨,当暴风雨和_图_书来临之前,一切都风平浪静的,天气也绝对是风和日丽。
“还是我来吧。”阮清霜起身道,她觉得叶法拉终归是客人,再某种程度上来说,阮清霜更有把自己当做“主人”身份的意识。
“一百。”阮清霜哭笑不得道,她这可是第一次玩儿带钱的麻将啊。
看着外面灯火通明的街道,蒋紫雪长长的深呼一口气,似乎很久之前,她也有过这种感觉,自己一个人被关在房间之中,只能遥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人和人都是将心比心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这点小手法对于叶法拉来说并不是多大的问题,简单的很。
阮清霜也在震惊中缓过神儿来:“这……这要翻多少番啊?”
仇妍也笑着起身帮白小叶收拾麻将:“去吧,他肯定找你有事。”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而且每当他想要想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面临的都是如此大的痛苦!
“那以2的N次方来计的话……”徐云轻咳一声:“恐怕是全球的财富都要归她自己所有了,你们几个是赔死了。”
和-图-书“那我去帮你。”阮清霜道。
强烈的刺痛感让蒋紫雪无法适应,许久之后她才再一次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除了仇妍之外,其他几个人的脸上也写满了不可思议,白小叶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她从未见过这种胡牌呢。
当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很多事情记不起来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身后肯定不仅仅是一点小小的麻烦。
白小叶吐了吐舌头,迅速的把麻将收起来:“是,佐总,您先坐着,一会儿我就给您端茶倒水来。”
“天胡十八罗汉大四喜八花连杠花!”
徐云回到家中之后心情就愉悦了很多。
到目前为止,盯上蒋紫雪的人都没有真正的出手,而徐云也没有真正的遭到过任何危险,所以那种威胁感和危机感并没有那么严重。
仇妍当然是不会拒绝了,马上就点点头,然后叶法拉稍微做了一下手脚把牌摆好,投点的时候只需要投到三点,她就能直接抓出这天胡的牌面。
在这之前蒋紫雪似乎从未替任何人担心过。
这里没有麻将桌,不能自动洗牌。
说完,她还看了仇妍一眼:“这就是麻将里面最大的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