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175章 不一样的七星光芒刺青图

“金老先生,就金鸿的反应看来,我觉得我还是会介意您坐到这里的。”徐云道:“所以……”
看到金鸿喝了几杯酒也差不多了,徐云就没有继续再让酒。
徐云不知道金鸿这话说出来有多么的辛酸。
“再来一杯。”徐云也不着急多问话,等到酒喝的差不多了,该说的自然也就说了。
“因为我不是七大家族的族人,我只是七大家族之中,蒋家的下人。”金鸿道:“确切的说,我母亲就是蒋家的下人,但我的父亲却不知道是谁……我母亲进入蒋家做事之后,就从未出过蒋家,可是她怀孕了,却没有一个蒋家的男人站出来承认……”
徐云惊愕,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那你怎么知道你母亲的事情的?”
“我知道,这事儿你肯定也不愿意发生。”徐云道:“你既然是要邀我一起出来,就一定是有你想说的话,来,先喝一杯再说。”
“我只是说那个地方适合您,并没有说适合我们。”徐云道:“您去喝茶,等下我过去结账。但是这里……还希望金老爷子能给我们一点私人的空间,谢谢。”
徐云m.hetushu.com认真道:“金老先生,我知道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考虑的,但是我真的希望我能按照我自己所思考的去做,而不是总是为了别人的想法而做事。”
金鸿说了一声谢谢,再次把酒一口灌到口中,辛辣穿喉而过,但他却很是享受这种感觉。
相信任何人想到这些不愿意回忆起来的过去,心里都会有一些不舒服的。
金国奕起身道:“好了,你们聊吧,这里的确是不适合我,音乐那么乱糟糟的,我的头都快要爆炸了。”
徐云这次看的是非常清楚的,金鸿后颈上的刺青的确是七星光芒的图案,但是有一点却让他意想不到,他这七颗星没有那种不一样的颜色,全部都是一个颜色。
“那你的母亲……”
“蒋家那么大,发生过的事情我早晚都会听说的。”金鸿道:“但是我不在乎,我知道我的命贱,蒋家会给我一口饭吃,我就非常感激了,更何况蒋家对我也不薄。”
“徐云不敢那么不敬。”徐云道。
“我没有想到我出来的时候,师父就在门口等着我呢。”金鸿道:“所以hetushu.com……我真的是……”
毕竟不知道金鸿是什么酒量,万一过一会醉了,那徐云可就真的是自己给自己作死呢。
“我说的不仅仅是人,还有你的心。”金国奕道:“如果心都飞走了,人留在这里又有何用?所以你自己考虑好,走就连人带心一起走,留的话也把心一起留下来。”
徐云说着就给金鸿倒上了酒,也给自己倒好,端起来之后先干为敬。
徐云又给金鸿倒了一杯酒,他不知道金鸿还有这么多过去。
“那我们就换个地方。”金国奕道。
金国奕面无表情道:“这样说的话,你已经给我下了逐客令啊?”
“但你做的就是这样子的事情。”金国奕道:“只是换一个方式,换一个说法罢了。你小子可以啊,翅膀硬了。”
金鸿笑了:“因为我母亲为了蒋家做了很多年的事情,所以我生下来之后蒋家也没亏待我,就把我养大了,也让我继续留在蒋家做下人。”
哪怕只是喝一瓶啤酒,他也觉得这种地方的喧嚣和吵闹让他有一种存在感。
金鸿似乎是要借着酒劲儿来给自己放松放松紧张和图书的神经,也二话不说把酒喝掉了。
徐云知道一杯酒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只是希望这杯酒能让金鸿的心里可以舒服一些,至少不会压抑着一团火焰。
话是这样说,可金鸿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他若是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他就不是金鸿了。
“很多人都会羡慕蒋家人的生活,但我却不羡慕。”金鸿道:“因为我懂事的那一天开始,就知道蒋家有麻烦了。”
金鸿低下头,沉默不语。
“然后呢?”徐云愣住了。
这不可能啊,徐云见过蒋紫雪的,蒋紫雪的中间那颗星是特殊颜色,代表了她是蒋家人。
“你懂得。”徐云笑了笑:“还有一个事情,您又不喝酒,也不喜欢喝酒,这里是酒吧,真的不适合你。”
“那你觉得哪里适合我,我们就去哪里。”金国奕道。
金鸿突然把后衣领拽开,伸过去给徐云看:“你只看到我身上有七星光芒的刺青图案,却没有看清楚过我这图案跟其他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谢谢金老先生给我这个机会。”徐云起身感谢道。
金国奕沉默了些许时间,最终选择了妥协,他http://m.hetushu.com点点头:“好,那你们聊。”
“聊可以,但是聊完之后,我希望你还是会乖乖回到燕门。”金国奕道:“如果今天你选择跟他走了,那以后就再也不要回到济州了。”
“你的为什么……”徐云不解的看着金鸿道。
因为金鸿都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说不定他父亲就是蒋家的男人,而他就是蒋家的族人,根本不是下人。
“生我的时候,难产。”金鸿道:“死了。”
那种感觉有多么的不爽,徐云很清楚,他有过那种感受,所以他知道。
金国奕还真是不敢相信,徐云这小子真的是什么都敢说啊,竟然还敢介意他坐在这里,简直就是令他大跌眼镜。
“我不会离开济州的师父!”金鸿急忙道。
徐云一怔:“你为什么会这样说。”
金鸿连续喝了几口酒之后,整个人才开始放松下来。他的紧张感完全是因为金国奕跟着他一起来到这个地方造成的,不然他不会这么拘束的。
“你的后颈上有七星光芒的刺青图案,这么说你也是七大家族的人。”徐云微微一笑道:“我现在只是知道七大家族里的蒋家,其他我都不清楚hetushu.com。”
他每年都会有几天来到这个酒吧,当心情特别沉闷的时候,觉得生活特别乏味枯燥的时候,金鸿都会来这里。
这城市那么空,这胸口那么痛,这人海风起云涌,能不能再相逢,这快乐都雷同,这悲伤千万种……这个我谁能懂……
顿了一下,金国奕又道:“我说这话是认真的,所以我希望你认真考虑清楚。”
每当他听到这首歌,心里都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七大家族里面最大的就是蒋家了。”金鸿长舒一口气:“而现在,最惨的恐怕也是蒋家了吧?”
金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金国奕:“师父……您……您真的……”
在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来,他不是那种经常喝酒的人,但是却也绝对不是讨厌喝酒的人。
徐云也起身,目送金国奕离开了酒吧,这才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徐云指了指门外:“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这酒吧的斜对过有一个茶楼,我觉得那个地方应该挺不错的,您应该去那个地方。”
或许他不喝酒完全都是因为金国奕给定下的规矩,所以他也没有办法罢了。
金鸿特别喜欢一首歌,尤其是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