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177章 稍有眉目

“或许我知道的这些东西对于你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金鸿道,“但我出来想跟你聊一聊,真的是想……”
“喝酒。”徐云现在唯一能安慰金鸿的东西,就只能是这杯子中的干邑。
这么多年他都能忍,就是因为他不想被人指着后背,说他是为了钱,所以才不顾一切,千方百计的想要成为蒋家人。
那样肯定会被认为是神经病,陶艺楠也不可能会相信,傻到拿钱出来买回去尝一尝。
况且,他的家人还没有全部都离开,还有蒋紫雪呢。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妹妹,虽然金鸿对父亲蒋敬只有恨,但那毕竟是血肉相连的人。
“我记得当时蒋家在朋友那边拿到几瓶可遇而不可求的红酒,那种上百万也买不到的。”金鸿道:“她直接开了一个让蒋敬都无法拒绝的价格要买。”
金鸿紧紧皱着眉头:“蒋紫雪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不是为了什么金钱地位和那些身外之物,只是希望自己不要被自己的家人排除在外。
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把这陶艺楠给引出来,总不能拿着红酒满琴岛的嚷嚷这酒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稀有,卖多和_图_书少多少钱吧?
一个女人被安排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上,这陶家的男人也实在是都太废物了吧?徐云心里默默的想着。
有徐云这话,金鸿心里多少都能安心一些。
金鸿有多么的痛恨蒋家对他所做的一切,也代表了他自己有多么希望融入蒋家之中。
“我明白你心里的那种感觉。”徐云道:“那种不舒服是很难用言语能表达出来的。”
“我还在蒋家的时候,陶家就已经定居在俄国,他们掌控着整个西亚和东欧的一些市场,可以说在七星光芒里面是非常活跃的一个家族。”金鸿道。
若是这样,徐云倒反而觉得是个好事儿,至少证明了陶家男人的没用。
这或许是金鸿终于有理由可以站出来告诉所有人他是蒋家人的机会,虽然现在蒋家的一切似乎都已经毁掉了。
“你也不知道他们家具体的位置吧。”徐云道。
“各种奢侈品,没有她不喜欢的,高跟鞋和珠宝几乎是她的标签。”金鸿道:“我第一次见到她,留下的印象就是高跟鞋,那种恨天高的高跟鞋。”
“我了解的其实很少,毕竟十年前我就被送了http://m.hetushu.com出来。”金鸿道:“关于陶家我真的几乎没有太多的了解。”
叶法拉星凯大酒店的红酒库里可是真的有极品货,上百万一瓶的红酒也能拿得出来。
一个能让他十年都还印象深刻的女人,可想而知了。
这特点可就太广泛了,对于徐云来说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意义。
“是啊,如果不是你,或许永远都没有人会在我面前提起关于我过去的那些事情。”金鸿仰头看着炫丽的灯光。
这显然是一个不能忽视的角色,徐云看金鸿的表情就能看得出来。
有一点是非常肯定的,蒋家遭遇清洗之后,获利最大的就是陶家,而且陶家还大有代替蒋家一统六大家族的意思。
刚才金国奕在临走之前跟他说,如果要走的话,就不要再回来,这不是开玩笑的。
“她有什么特点?”徐云追问道。
徐云举起桌灯示意服务生再上一瓶,他知道今天这个男人需要的是不醉不归。
徐云揉了揉太阳穴,脑仁都要炸了,两三万一瓶的红酒现在对于任何一个华夏土豪来说都跟漱口水似的,一顿饭来个七八瓶都是无所谓。
这是和图书一种提醒,金国奕毕竟是有人生经验和人生阅历的人。
如果说陶艺楠就是在琴岛对蒋紫雪穷追不舍的那个人,那或许是真的可以把人给引出来。
都说爱之深,责之深,爱之深,恨之深。
徐云喝了一口酒,认真的看着金鸿。
无论之前蒋家是怎么样对他的,无论蒋家之前是否没有给他名分,也无论蒋家是如何对不起他母亲的,他都没有办法去真正的坐视不理。
他不稀罕蒋家的钱,不稀罕蒋家的家产,他只是想要那种家人之间的亲情。
“她叫陶艺楠,是陶家的二小姐。”金鸿继续道:“当时在对蒋家的事情处理上,陶家都交给了陶艺楠,她很强势,也很有谋略。”
在徐云还没有说这一切之前,他心里就清楚,一旦让金鸿知道现在蒋家的事情,金鸿必然会受到影响。
徐云不想让这个身份极有可能是真正“蒋家长子”的人担心,便安慰道:“她挺好的,有些事情忘记了对她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儿。”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才能帮到你。”金鸿道:“对于陶家我了解的很少,在我还没离开蒋家的时候,在与陶家的接触里,让我印象www.hetushu.com深刻的并没有陶家的男人,反而是一个女人,让我觉得会特别危险。”
“甚至可以说,十年前就是陶艺楠的强势压迫,才导致了蒋家撤出华夏。”金鸿道:“这个女人真的不能小看。”
“陶艺楠的野心非常大,虽然她是女人,但是却对权力和地位有很浓的兴趣。”金鸿道:“而且她当时在其他家族的人眼中就是很厉害的角色。”
现在喜欢穿高跟鞋的女人实在太多了,徐云只能点点头。
徐云眯起了眼睛,这似乎是一个可以操作的机会。
金鸿道:“其实这么多年我早已经忘记了自己过去的身份,师父也是一直不断告诉我,不要去想那些过去的事情。”
毕竟他骨子里流淌的仍然是蒋家的血。
“是的。”金鸿道:“当时她才二十多岁,就已经是陶家人里为数不多的有能力的人了。”
金鸿想了想:“我对她的了解并不多,只是知道她是一个生活以及各个方面都非常奢侈的人,也可以说是品味很高。”
一瓶酒所剩无几,但金鸿却完全没有喝够的意思。
金鸿摇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即便是我知道,我也不可能让你去那种地方的。你若和-图-书是自己去陶家的地盘根本就是送死。”
“哦?”徐云来了精神:“一个女人能在这种大家族里立足,显然是不简单。”
酒吧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嘈杂了,金鸿的心情也越来越是无法平静下来。
“话不能说这么绝对。”徐云道:“况且我也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我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而且他才是“蒋家长子”,这个不只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压抑了这么多年。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不然今天金老先生也不会那么生我的气了。”
但是金鸿仍然是想要把一切都让老天爷知道!
徐云点点头,这点可以理解,出来那么久,早就脱离了七星光芒的体制了。
蒋家若是一直都平安无事也罢了,金鸿最多是会再提起蒋家的时候心中多一些愤怒而已。
现在蒋紫雪孤苦伶仃一个人,即便是有徐云的照顾又能如何?
徐云最多只能算是朋友,朋友永远是友情,跟亲人不一样,跟亲情不一样。
但现如今蒋家落难,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做到袖手旁观呢?
“还有红酒。”金鸿道:“即便是她平时随便自己喝的,都至少是两三万一瓶的红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