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200章 抱怨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这都听不明白吗?”徐云道:“你的人做过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陶艺楠道:“你什么意思?”
抱怨起床早晚,抱怨早餐咸淡,就是这种微乎及微的事情也要抱怨。
阮清霜虽然不太明白徐云这样做的目的,但是却知道“抱怨”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陶如虎摇摇头:“我看还是不必了,既然对方只是要给你一点颜色看的意思,是不会做什么出格事情的,毕竟陶家的威信还在。”
而这些国家也是越抱怨就越贫穷,越抱怨就越潦草。
阮清霜红着脸不再理会徐云。
徐云微微一笑:“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所以就住到洲际酒店里来了。”
“偶尔来一下酒店还是挺好的。”徐云笑了笑,在酒柜开了一瓶香槟,帮阮清霜也倒了一杯。
……
喝完一杯香槟之后,徐云对阮清霜道:“你知道住在我们隔壁的是什么人吗?”
这是一种能让幸福变的不幸福的负能量,抱怨越多,不开心就越多。
可以说,抱怨是这个社会上最具负能量的一种东西了。
“你真的准备去隔壁吗?”阮清霜道:“这个时间是不是有些太晚hetushu.com了?”
陶添翼倒吸一口寒气,想想也是,陶小姐近期的脾气那么不好,他的违命肯定会让陶小姐发火。
“我建议你就当做这件事情没发生过。”陶如虎道:“况且对方不是第一次来找陶小姐了,我们不在的时候他也来过,也没敢把陶小姐怎么样,所以陶小姐是不可能有什么危险的。”
该死!
“你还真是够坏的。”阮清霜道:“我看你还是现在就去吧。”
心气这种东西就是这样。
但当她开门看到是徐云的时候,脸上不耐烦的表情就显的多了。
有人说过,想要毁掉一个家庭,根本不需要什么其他东西,贫穷,疾病,不幸,这些东西都没办法打败一个家庭。
陶艺楠就是那种典型的“抱怨者”,因为她觉得自己什么都行,觉得自己什么都懂,觉得自己什么都做的比别人好,所以她才会有比别人更多的抱怨。
徐云拿抱怨来对付对方,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若是真的能多运用几次,一定会有很严重的影响的。
“你讨厌不讨厌呢,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又。”阮清霜道:“说的就好http://m.hetushu.com像谁想要跟你来酒店似的……”
徐云换好鞋子直接就去敲响了隔壁的房门,刚刚洗过澡准备休息的陶艺楠显然是受到了影响。
陶艺楠哼了一声:“你有什么好自信的?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徐云和阮清霜终于换上了衣服走出浴室,接近两个小时的激情让阮清霜筋疲力尽,依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这就好比一个家庭的家长,越是位置高的那个人,抱怨就越多。
每天都有抱怨围绕在耳边的人,怎么可能得到幸福呢?
“那现在我们是不是去给陶小姐通知一下,毕竟徐云就住在了她隔壁的房间。”陶添翼道。
徐云笑了笑:“好,听你的。”
“我虽然不知道今天跟踪我们的人是否是她安排的,但是却能肯定那家伙一定是她的人。”徐云道。
“如果去说的话,陶小姐肯定就知道是你招惹徐云去了。”陶如虎道:“她都已经发过话了,说让我们停手,你却没听她的命令。”
全球几乎所有破裂的家庭,不论是有钱人还是穷人,不论是社会名流,还是车间底层,但凡和图书是抱怨充满生活的人,最终得到的结果都是不幸的。
因为抱怨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会让人产生极度不顺的心情,当心情不顺利的时候,做什么事情也就都变得不顺了。
“陶小姐,如果我没有十足的把握,那可就不会这么傻乎乎的站在你面前了。”徐云道:“对于我的判断,我还是很自信的。”
“我就是要晚一点啊。”徐云道:“在她想要睡觉的时候去,那才能达到效果呢,你想啊,该睡觉了,心里却知道了这么一件让人觉得窝火的事情,是不是会觉得特别赌啊?”
“但毕竟这家伙……”陶添翼肯定是有担心的,人是他给“招惹”来的,他也会怕陶小姐怪罪的。
陶艺楠深呼一口气,这家伙简直是神经病,居然开房间开到了她的隔壁来!
陶艺楠道:“徐云,你最好把话给我说清楚一点,我的人做什么了?你最好千万不要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小到一个家庭,每天喋喋不休的抱怨就更是没玩没了,而且越是生活条件普通的家庭,抱怨就越多。
“我可不是因为这个才来这里,只是觉得这地方环境不错。”徐云道:“况且,和图书也方便我去问问她,这到底是她愚蠢的授意,还是她手下愚蠢的自作主张,不管是因为什么,都能让他们相互抱怨。”
少一点抱怨,多一点自我反省,尤其是那种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的人,才能更清楚的认识到自己。
“陶小姐可真的是爱酒之人,那天我暴殄天物,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徐云笑着坐了下来。
可是很多人却根本不懂得克制自己的抱怨,尤其是那种自我中心思想严重的人,甚至因为他人的一点小事情没有按照自己心中所希望的去做就要抱怨。
任何一个愚蠢的人,都会批评人,斥责人,和抱怨人。而也是绝大部份愚蠢的人才这样做的。但若要宽恕,和了解,那就需在于人格、克己上下功夫了。
早知道陶艺楠就应该直接把周围的几个房间都包下来,这样才能让自己更舒服一些!
“什么人啊?”阮清霜一怔。
徐云哈哈笑了笑:“好吧,是我想来。”
越是抱怨就越是不幸。
陶添翼点点头,这话也有道理:“那我们就顺其自然,静观其变了。”
“怎么是你?”陶艺楠不理解的看着徐云。
这种抱怨在华夏太多家庭里和_图_书面都存在,越是抱怨多的人,自己的心就越小,越是抱怨多的人,越是会把孩子影响成一个怨恨生活抱怨生活的人。
不管是有钱的大家族,还是没钱的小家庭,都是这个样子的存在。
阮清霜接过酒杯:“你想的到挺好,怎么不说经常来一下酒店呢?”
这个世界上真的不缺少抱怨的人,大到国际上,一些弹丸小穷国就经常抱怨,抱怨自己国家如何,抱怨自己人民如何,抱怨资源不够,抱怨社会援助太少。
“我到是没有什么问题,可就是担心你吃不消。”徐云坏笑道。
阮清霜恍然大悟:“我就知道你来这里一定是有其他的原因呢,怪不得。”
没等陶艺楠邀请,徐云就再一次主动的走进了陶艺楠的房间中,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吧台又多了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变化了。
面对这样一个情绪反应剧烈的主子,陶添翼能做的就只有让自己尽可能的小心一些了。
“陶小姐不会真的不准备请我进去坐吧。”徐云道:“如果陶小姐不欢迎,那我请你到我房间来坐,就在隔壁。”
而相互抱怨,就可以轻松的将一个家庭彻底的击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