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季 龙血玄黄

第0215章 礼尚往来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那就说。有什么条件,你就提。”徐云道。
“呵呵……”阮清霜干笑两声。
“徐云可以帮你?”阮清霜道:“当然,如果你需要的话,徐云肯定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
徐云不得不按照陶艺楠的意思坐在了沙发上,慢慢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
“如果我有什么冒犯到你的地方,希望你可以理解。”陶艺楠道:“如果不是我现在的处境,我真的希望可以和你成为朋友,而且我相信……我们之间的确是可以成为朋友的。”
想想这些事情,阮清霜就想要感谢上帝,感谢徐云的出现。
阮清霜点点头:“当然可以。”
“我是多么羡慕自己也能够像你这样。”陶艺楠道:“而不是自己面对一堆自己没有办法解决,无力抗衡的事情。”
“徐云会这样子对你,一定是很在乎你吧?”陶艺楠笑了笑。
“你不要误会。”陶艺楠看出了阮清霜的惊讶:“我只是说我们相互之间的生活现状。”
“是的,如果不是徐云,我真的会不知道我今天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样子的事情。”阮清霜道:“只是想想都觉得很可怕和图书呢,呵呵……”
“看样子你在他心里的地位还是蛮高的。”陶艺楠道:“我想……你们之间的关系恐怕也不仅仅是红颜知己这么简单吧?或许……是恋人……是爱人。”
不论任何时候,孩子都是无辜的。
“我现在所遭遇的困难就是很难承受的。”陶艺楠叹了一口气:“如果我能选择,我真的希望可以像你这样……”
阮清霜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助到你的吗?”
“我的确是真的很紧张这件事情。”徐云道:“你都看出来了,我也承认了,那你就应该知道如果你做了这件事情之后的后果有多么严重。”
而陶艺楠的手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匕首,直接贴在了阮清霜的咽喉上。
阮清霜一怔,有些不明白陶艺楠这句话的意思。
阮清霜将要面临的麻烦将会是她自己永远都没有办法解决和处理的。
一个落魄的女人,还带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
“坐下吧。”陶艺楠道:“先冷静下来,你不冷静下来的话,我们就没有任何好谈的。”
“呵呵,我刚来的时候,阮小姐也说你们是同和_图_书事关系。”陶艺楠道:“但是后来我发现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你很爱她,很关心她。所以,她不仅仅是同事,不然你现在也不会这么紧张。”
“我没有伤害任何人的意思。”陶艺楠继续道。
若是没有徐云,果果将会沦落为一个要多可怜边有多么可怜的孩子,她没办法给与她任何东西。
“是徐云给予了你今天的这一切?”陶艺楠淡淡道,她也很好奇这个女人究竟经历过什么。
陶艺楠笑了笑:“看样子我手里的筹码还真的是挺重要的,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紧张了。”
“大家闺秀?呵呵呵……”陶艺楠笑了:“这可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说,大家闺秀……或许吧?可大家闺秀真的有那么幸运吗?其实不然……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苦恼。”
如果没有徐云,她还有什么安身之处吗?药膳店必然会被地痞流氓给毁掉,即便是毁不掉也会被房东给强行收回……
陶艺楠摇摇头:“你帮不了我什么,但是……徐云可以帮我。”
“陶艺楠,我们之间的事情跟她可没有关系。”徐云道:“她只是我的同事,你最好不和_图_书要把事情搞大,我们的事情我们之间解决。”
两人突然聊起这些东西,关系似乎很快的就拉近了。
徐云当即就停下了脚步,伸出双手示意:“陶艺楠,你最好冷静些!如果你敢伤害她一点,我都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苦恼的地方。生活不会一帆风顺的。”阮清霜道:“我虽然体会不到你的人生有过什么困难,但我能理解。”
这时候阮清霜似乎也明白了,这个陶小姐或许就是要对蒋紫雪不利的那个人!没错,一定是这样子的!
阮清霜这下就更不明白陶艺楠的意思了。
陶艺楠微微一笑:“等徐云来到,你就明白我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
阮清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没有办法去否认。
阮清霜不是没想到过那种画面,她知道自己无论有多么困难都不会放弃果果的。
陶艺楠点点头:“的确如此,只是想想都会令人感觉可怕……”
“我敢到这个地方来见你,就说明我一切都放开了。”陶艺楠道:“所以你最好不要威胁我,威胁我毫无意义。”
“我刚才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如果有什么冒犯到和-图-书你的地方,希望你可以理解。”陶艺楠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安静一些,不要做什么冲动的傻事,不然我真的会伤到你。”
“陶小姐,你……你这是为什么?”阮清霜道。
刚才她甚至对公司里的秘书都那样的和善与客气,她的言行举止就说明了一切。
阮清霜整个人都凌乱了,不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刚才还聊的很投机的人,现在却突然用手中的尖刀胁迫着自己。
阮清霜一怔,她不知道陶艺楠为什么会这样说,但面对现在的情况,阮清霜无法否认。
陶艺楠道:“我希望我们之间可以有所信任,我能告诉你的是,我来这里只是单纯的想要寻求一些徐云的帮助,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徐云,如果我放下手中的筹码,还拿什么跟你谈?”陶艺楠道:“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吗?你随随便便就能骗的团团转。”
“现在我更羡慕你了。”陶艺楠道:“如果能让我和你换一换身份,我愿意付出任何一切的代价。”
“陶小姐,我不太明白你想要表达什么。”阮清霜道。
终于,在这时候徐云火急火燎的推门而入,而就在这同一时和-图-书刻,陶艺楠突然一个转身向前,一把将阮清霜控制在自己手中。
阮清霜微微一笑:“我的人生有什么好羡慕的,应该是我羡慕你的人生才对,陶小姐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她自己有一个什么样子的人生她都无所谓,她接受一切命运的安排,但她会可怜果果的人生。
“是吗?”阮清霜微微一笑:“那是你不知道我的遭遇……我曾经因为父母的逼婚而和家人决裂,为了逃避命运的安排而一个人在社会上艰难的打拼……如果不是我运气足够好,碰到了徐云,现在自己是什么样子,我都不敢去想。”
徐云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先把武器放下,我们之间慢慢聊。”
阮清霜很惊讶的看着陶艺楠,难道说她也喜欢徐云?
阮清霜的谦逊让陶艺楠感觉得到,这个女人必然经历过一些什么,不然以她如今这般的地位,是不可能有这种谦逊的态度。
“是啊。”阮清霜仰头道:“但如今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应该往前看。”
徐云承认自己这一刻是真的认栽了,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好,一切都按照你说的做,你究竟想要让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