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33章 心机婊

“说什么?!”陶塑一怔,紧张道。
陶塑一怔:“不至于吧?这有什么好难以形容的,是一字眉还是八字眉,是三角眼还是细长眼,是鹰钩鼻还是朝天鼻,是厚唇还是方脸,是长发还是光头,什么体型,高矮胖瘦……这些东西都很容易形容的啊!”
陶塑和陶艺楠在房间里相安无事的走出来,等在外面没敢下车的陶如虎和陶添翼才急忙的开门下车跑上前来。
有些东西真的是不好说啊,陶塑是真不清楚自己现在该不该相信陶艺楠了。
有了画像联合几大家族的人一起把这事儿就给解决了,根本不需要她陶艺楠在中间做什么主导。
陶艺楠微微一笑:“哥,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陶塑上车之后,示意司机马上开车。
就算他们现在抓紧时间给她添一个弟弟,一个小屁孩能懂什么?从小就会沦为她陶艺楠的傀儡!
陶塑可不会读心术,看不透陶艺楠心中想的那些小九九。
“总之我不会形容。”陶艺楠道:“我怕我说了之后,你们画像出错,找错了人……那样说不定更容易激怒蒋鸿呢。”
“不知道,就是不好形容,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陶艺楠m.hetushu.com道:“我只有见到他的时候才能认出来。不然我根本说不出来他的样子。”
就凭陶艺楠现在的心态,恐怕真的是没有多少人能摸的清楚。
若不然,搞不好自己没有死在蒋鸿的手里,反而会死在她陶艺楠的手里也说不定呢。
“为什么不好说?”陶塑一怔。
但是这种感动也仅仅是转瞬即逝的感觉,很快他就恢复了自己的平静。
陶塑想了想,人会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的,换做是谁都会希望自己能够有这样的一个机会。
若不是两人亲眼所见,任何人说这事情,他们都绝对不可能相信的。
两人面面相嘘,没搞明白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
“好吧,如果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形容,那就不形容了。”陶塑道:“艺楠,你可千万要记得清楚啊……这可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利益。”
女人怎么了?她陶艺楠到是要看看,女人凭什么不能掌管一个家族!
“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们所有人不都是为了陶家吗。”陶艺楠道:“现在你的处境那么危险,我更是会义无反顾的站在你身边,帮你排忧解难,帮你处理一切。”和_图_书
陶塑知道,陶艺楠现在有绝对的利用价值,但同时他也知道,陶艺楠是不可完全信任的。
陶塑摆摆手,没有理会两个人,而是上前亲自为陶艺楠打开了自己的车门:“走吧艺楠,坐我的车。我们一起回去。”
况且这次去华夏的事情就是他安排的,就是他给陶艺楠设计的一个圈套,目的就是要把陶艺楠推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处境之中。他的这种做法整个陶家的人都看在眼里了。
“好!”陶塑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陶塑竟然对陶艺楠那么客气?这也实在是太不符合常理了吧……平日里他们谁都没见过陶塑会这样对陶艺楠吧。
陶塑很少对陶艺楠露出这种笑脸来,而这次,他毫不吝啬自己的笑脸。
“当然不是啊!你可别听他们胡说八道的!”陶塑道:“我平日对你是有些严格,但那也都是为了你好,有些事情让你去做,那也是为了给你锻炼的机会,要知道以后我们陶家的未开,就靠着你帮我了!你可是我亲妹妹!”
更何况陶艺楠可不是那种可以逆来顺受的人,她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安排,她一定会让这http://m.hetushu.com一切改变的,变成她的主场,变成她可以控制的事情。
还给她亲自开了车门,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这次你们出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陶塑道:“艺楠,你对陶家的贡献我们都会记住的。”
陶艺楠现在心意已决,绝对要利用这次的机会把陶塑给解决掉。
陶塑对她有什么样子的心思,相信所有人都看得清楚,甚至是他们父母也都清楚。但就是因为他陶塑是男人,就可以得到这种默默的支持!
“哥,我还真不好说。”陶艺楠道。
这样一来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在家族中威胁到她了!
而她心中此刻是如此的不屑,如果陶塑没有异心,反应又怎么会这样激烈呢。
这样陶艺楠再继续下一步的计划就太简单了……
陶艺楠道:“我当然知道这一点,哥,我就说他们挑拨离间,他们在琴岛的时候,跟我说什么你知道吗?”
但是大家族里的事情就是这样,人们很难去绝对控制一件事情,每个人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做出改变,这太正常不过了。
他也开门见山道:“艺楠,关于蒋鸿的特点,你肯定也记住一二了,等我们回去,我请一个画像大师和图书,你把蒋鸿的特点说一说,我相信他可以很轻松的做出画像。”
“陶少好!”两人鞠躬道。
“这群该死的家伙,他们不会真的以为这样就能消弱我们陶家了吧!”陶塑有些恼怒:“艺楠,我对你可没有异心,你是我妹。”
陶艺楠点点头:“我当然心里清楚,哥,你就放心吧,只要让我有机会再看到他,我一定能认出来的。”
想要踩着我陶艺楠上位,想要踩着我陶艺楠成就你的地位,那可就真的是要踩的稳一点,若不然的话,小心掉下来会把自己给跌死。
“艺楠,跟我回去吧,我会说明一切情况的。”陶塑道:“然后我们就一起商讨一下如何解决蒋鸿的事情。”
陶艺楠微微一笑,想要画像?呵呵,画像如果有了,那陶塑还需要她做什么?
陶塑在那么一瞬间,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感动呢。
陶艺楠不是不会形容,她只是不想形容,这是她手中剩下的唯一王牌,她必须要握住。
显然不可能,陶艺楠很清楚,非常非常的清楚。
若是陶塑死了,她还真不相信父母还能把家族继承权给她的堂兄堂弟?还不是一样要交给她吗!
“好啊。”陶艺楠点点头:“解决蒋鸿是现在的首和-图-书要问题,我们的确需要好好商量一下。”
陶艺楠点点头,然后对陶如虎和陶添翼道:“你们两个跟上,我们回莫斯科。”
陶艺楠看着陶塑,心道,哥,你真的不应该太心急了,真的不应该把我当做是你的垫脚石。
“他们说,一山不容二虎,说我们陶家里,你根本容不下我,早晚要除掉我的。”陶艺楠道:“哥,是这样吗?”
陶家第一聪明的人,又岂能是那么轻易的就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呢?陶塑心里很清楚,他要小心,要谨慎,才能和陶艺楠一起合作。
当陶塑没有了可信任的人,陶艺楠自然而然就变成了他身边唯一的可信点。
陶艺楠会不清楚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即便是他的亲妹妹,他又如何能确定她不会在现在这么复杂的情况下搞出什么鬼花样呢?
可一旦有了这种东西,即便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也会一下子变成另外一个人。
野心这种东西就是这样,没有的时候,可以非常安静。
陶塑心中一阵无语,他有些想要发火,可是想到自己现在有求于人,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陶艺楠只是稍微一点点的小挑拨,陶塑现在对其他几个家族的话事人就充满了怀疑,这一点是陶艺楠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