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34章 众星捧月

陶塑这提议让很多人甚至以为自己喝多了,甚至有人捏了捏自己的大腿,以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陶塑强忍着心中的不爽,拿起酒杯道:“来,都陪艺楠好好喝一杯,让她喝的尽兴,让她好好放松一下!”
陶艺楠不可能为了让他陶塑难过就把自己也搭进去。
如果不是李政当场被击杀的话,陶塑是不会有这种恐惧的。
陶塑心道,只要你不说,我就亲自要求去华夏找人,你作为唯一知道蒋鸿长相的人,岂不是也要乖乖跟着?
“你放心,他们不会轻易找上门的。”陶艺楠道:“我们没必要那么沉不住气,现在慌张的不仅仅我们,赵家他们那几家人也都心慌着呢。”
为此陶塑的心一直都悬在半空中呢,这个蒋鸿一天不死,他就一天没有办法心安。
她喜欢被万人拥戴的感觉!
陶塑就不相信陶艺楠能坚持多久,因为他很清楚,陶艺楠自己也知道,她也肯定是有危险的。
在陶塑的带领下,陶艺楠和手下两人回到了莫斯科。
“艺楠,这件事情我觉得我们要先下手为强,不能等到他们主动找上门来,就先去……”陶塑道。
若是能处理的漂漂亮亮的,回头和-图-书再继续算这次任务失败的账。
蒋鸿不可能傻到为了伤他们这些家族里的一个小角色而暴露了自己身份,这可是赔钱的买卖。
但为了消灭自己身后的隐患和危险,他不得不忍着。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说今天的太阳从北边升起的?
不过陶艺楠不说也无所谓,不说那就等于再一次把自己放在一个新的位置上。
陶艺楠说这话的同时,其实也都在说陶塑。
只要陶塑完蛋了,那陶家所有人就都只能是拥戴她!
总之这事儿陶塑是不舒服却又不得不做的。
陶塑现在虽然还没真正的把陶家继承到自己身上,但是已经当了两年话事人的他,早已经权利非常大了。
“就算不指望他们,也要让他们担心一阵子。”陶艺楠道:“谁让他们碰到事情总是往后缩呢,蒋紫雪的事情上,他们没有一个人敢挺身而出……”
陶塑的行为其实跟其他几个家族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陶塑为什么对陶艺楠这么好,那也就显而易见了,谁让陶艺楠是唯一知道蒋鸿长相的人呢,如果当时其他家族有当事人在场看清楚的话,那也不至于出这档子事儿了。
http://m.hetushu.com塑一怔:“他们心慌跟我们可没有关系,这事儿我们可指望不上他们啊。”
李政就是其中之一,而下一个就是陶塑。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都跟谁喝过了,但是任何人跟她喝酒她都没有拒绝,她就是要醉个痛快!
“这次艺楠还身背重要的使命。”陶塑道:“蒋家至今对我们的威胁都还存在,我会义不容辞的站在艺楠身边帮她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艺楠,辛苦了,你为了陶家做的一切,我们都会记得的。”有人已经带头站起身。
不醉不归,陶艺楠说到做到,一杯一杯的喝着酒,一直到自己把自己给灌醉。
“今天的晚饭吃的很开心,很久没跟家里人一起吃饭了,来,大家再喝一杯。”陶艺楠道:“今天我要不醉不归。”
以前都是陶塑享受这种待遇,而今天享受这种待遇的人是她,她喜欢这种待遇,她不想要再像是以前那样,只能围着陶塑转!
去华夏的人可是她陶艺楠,不是他陶塑!
陶艺楠心中一阵冷笑,想不到这家伙比她想象中还那么沉不住气。
陶塑心里憋着,几次都想要开口,但最终都还是忍了下来。
“蒋和图书鸿一天不除,我们和其他几个家族的人就一天不得安宁。”陶塑道:“他或许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就对我们六个家族的任何人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陶艺楠欣然接受,她从未在陶家享受到过这种待遇,就是因为有陶塑,陶塑是绝对不会同意她能有这种待遇的。
“让他们这些胆小鼠辈担心一阵子也好,我最近也累了,状态不太好,还是等状态好一些的时候再做决定把。”陶艺楠道。
他和李政的关系很不错,也很清楚李政的实力,李政能被当场一记飞刀射杀,那他也没把握躲得过这么快这么准的飞刀。
这样才能让自己把一切不痛快忘记,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好好考虑下一步应该如何做才好!
陶家做什么事情,他只要开口还是非常非常有力度的,这一点是陶艺楠所不能比较的,陶艺楠毕竟不是话事人。
换做是平日陶塑早就质问她是什么意思了,但今天陶塑什么也没说,他接受陶艺楠说所的一切。
陶艺楠不想做陶塑的棋子,也不想被徐云所利用,她有她自己的想法,她不想要受任何人的摆布!
这顿饭陶艺楠吃的很开心,被当做中心围绕的感http://www.hetushu.com觉真的很不错。
当他们回到陶家的时候,陶家上上下下但凡是有血缘关系能说上话的人,全部都按照陶塑的吩咐到场了。
只要你不想去,要拒绝,那就要把蒋鸿的长相说出来,让画像的高人把像给画出来。
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陶塑即便是再生气,但却仍然可以选择相信她。
孰轻孰重他太清楚了,陶艺楠也摸的清楚陶塑的这个心态,所以才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说出这种话来。
虽然说敬酒的事情是陶塑自己提出来的,但是当所有人都真的要给陶艺楠敬酒的时候,陶塑的心里还真的是有那么一丝不爽呢。
看到陶艺楠被众星捧月的样子,他心里就有些堵,这种堵确实是有些不是滋味。
就陶艺楠现在这表现,陶塑是别想要在她口中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听到陶塑的宣布,现场再次安静下来,陶塑是真害怕了,所有人心里都明白。
即便是所有人都听出了陶艺楠的意思,陶塑也没有任何的反驳。
不管怎么样,陶艺楠都必须帮助他把这件事情给处理的漂漂亮亮,如果处理不好,那她仍然没有好下场。
陶塑回来的路上就通知了家中管家,准备所有和图书人的晚饭,今天晚上要通知所有人都来一起吃饭,一个都不能少。
看着陶艺楠一杯一杯的喝着众人的敬酒,陶塑心里的憋屈是一点一点的滋长。
就今天这种感觉,陶塑给了陶艺楠一次享受的机会,陶艺楠就不想再扔掉了,她就是要这种感觉,要这种感受!
看到陶艺楠回来,众人还是非常好奇的。
嘴巴上说着放心的陶塑心中一直都在敲鼓,鬼才能放心的下,这换做是谁也没办法放心啊。
“你们也都听到了,这次的事情有多么辛苦,真的是为难艺楠了。”陶塑道:“我建议我们所有人共同举杯,敬她一杯酒。”
就凭这一点陶艺楠也能肯定,陶塑现在真的很怕。
这话陶塑故意说的那么严重,其实所有人都心里清楚,人家那目标很明确,就是你们话事人!
陶塑居然为陶艺楠在开脱?居然在帮助陶艺楠说话?
为了让陶艺楠感觉不会像是批判,陶塑准备了晚宴,就在家中宴请所有人,并且让陶艺楠在晚宴上把华夏的事情大致的陈述了一下。如果若不是他现在不能得罪陶艺楠,他那会考虑的这么周全,显然是绝无可能的。
他要动手处理的第一个人,必然就是他陶塑。
因为她可是陶艺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