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36章 动身

陶塑在飞机上坐立难安,也不知道用了多久才睡着的。
而这次陶艺楠就轻松多了,她连陶如虎和陶添翼都没带在身边,有些时候,她觉得一个人处理事情会更方便。
一想到明天就可以去华夏了,他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激动。
“我都懂。”陶艺楠道。
陶塑的笑容很是尴尬:“就算他们在戒备中也无所谓,我们可以先去暗中查一下情况,不动手便是。”
“不行,这事儿你一个人去我实在是不放心,我不能再让你冒险了。”陶塑道:“我和你一起,这样也能相互有个照应。”
既然你那么没完没了的要抢,要得到一切,那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虽然陶家有专机,但是碍于自己飞过去便会露出消息,所以他们还是决定坐正常航班,跟普通人一样进入华夏。
小时候陶艺楠可没有想到,她这个哥哥竟然一直到她都三十六岁的时候,还在跟她抢。
陶艺楠又道:“哥,我看……实在不行的话,你干脆就不要去华夏了吧,让我去想想其他的办法。”
“我……”陶塑愣是被说得一句话也无法反驳。
为了以后的好日子,为了以后能够舒舒服服的生活,陶塑不和图书得不做出决定,不得不冒这个险。
陶塑欣慰的笑了笑:“哥真没想到你会这样说……之前哥哥做过不少会让你感到受伤的事情,你千万别介意,那都是我爱之深,责之切。”
一切的一切都是以他为中心!
陶艺楠想要把陶塑引到华夏,就偏偏说不让他去了。
“有那么夸张吗?”陶塑显然是信不过陶艺楠。
他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危险程度,但若是不去的话,危险就会一直陪伴在他的左右。
“这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陶塑道:“如果你没什么需要准备了的话,不然我们明天就动身?”
陶塑一怔,他心里当时就开始犯嘀咕了,陶艺楠居然不想让他去华夏?
“艺楠,有些事情我想说明白,我真的不是想要逼迫你做什么你不想做的事情。”陶塑道:“但这次的事情真的不能再等了。”
“哥,我们本身就已经没有了主动权,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陶艺楠道。
“艺楠,真的不能再等了,倘若是再等下去,我们……”陶塑道:“我们仅有的一点主动权恐怕都没有了。”
陶艺楠一脸为难的样子:“那好吧……既然哥已经做了和*图*书决定,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陶塑必然是要争先恐后的去,他可不相信陶艺楠的安排。
一劳永逸啊!
只是他刚离开陶艺楠的房间就打了两个喷嚏,这让他挺不爽的,两个喷嚏是不吉祥的征兆,是有人诅咒自己的征兆。
陶塑悬在心口窝的一块大石头终于算是落了下来:“那好!我马上让人安排,明天我们一早就出发,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
华夏之行让他既兴奋又忐忑,可以说他几乎是整整一夜都没有睡觉。
早上吃过早餐之后,陶塑的专车就把他们送到了莫斯科的机场。
陶塑对陶艺楠的不信任,给了陶艺楠太多的机会和空间。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他们两个。”陶艺楠道:“而且我还被反调查,一天晚上直接被对方闯到酒店了。”
两人带着六个手下,拿了订好的机票直接去登机了,想想还有二十个小时的路程呢,就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
“你说的没错。”陶艺楠道:“但是……我也有我的顾虑。哥,你没去华夏,你不知道那边的情况,那天晚上对方二三十个高手在场,这出事儿才没几天,我担心他们还都在戒备之中呢。”
http://www.hetushu.com对于陶艺楠的异常,陶塑是一点都没看出来。
陶艺楠对陶塑的心思已经摸的太清楚太透彻了,既然陶塑不相信她,怕被她给利用了,那她就把所有的话都反着说。
所以陶艺楠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很不喜欢他了,那个时候她就幻想,自己若是没有这个哥哥的话,那该有多好。
这一切她都懂,所以她也懂得如何利用最后的亲情,利用这种关系把陶塑给废掉……
因为一旦她没有了哥哥,那一切都就不会有人跟她抢了。
这六个人里面,最弱的也是宗师境高阶的高手!其中两人都是地玄境的高手。
所以陶艺楠要了一杯咖啡提神,然后便开始心中计划自己的小算盘,如何算计陶塑,如何算计徐云,如何算计这件事情里面她怎么样才能得到最大的优势。
陶艺楠下定了决心,她心里很清楚,只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这就是陶塑从小到大的一贯作风。
陶艺楠似笑非笑的看着陶塑:“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呢吧?我算什么主动权啊。”
她是都懂,她懂陶塑的心里想的真正的东西是什么!她懂陶塑是想要如何利用她的。
陶艺楠冷笑,这时候想起来和_图_书她是自己妹妹了?之前做什么呢?
为了这次的事情,陶塑也真的是倾其所有了,他把陶家六大高手全部都带在了身边。
因为她已经不记得她曾经当他还是哥哥的日子已经过去多久。
陶艺楠目送这个迫不及待想要去送死的家伙,心中除了冷漠之外,她真的很难找到第二种感情了。
陶塑皱了皱眉头,对方那么厉害吗?都快被陶艺楠说成三头六臂的哪吒了。
陶艺楠甚至是觉得当自己懂事的时候,陶塑就从未让过她,一切都要跟她抢,任何东西都是他玩过之后不要了,陶艺楠才能碰。
“哥,其实你真的不用去,只需要把人借给我就够了。”陶艺楠道:“我带上足够的高手,去了肯定能拼一下。”
“如果我们去了他们对方的人还没走,一不小心被反调查,那……岂不是给蒋鸿机会了?”陶艺楠道:“他若是知道你就这样送上门,指不定会乐成什么样子呢。”
“哥,别怪我。”陶艺楠的眼角流露出一抹寒光:“要怪就怪你不应该生在陶家,要怪就怪你不应该是我亲哥。”
现在若是睡了,一会儿醒来就睡不着了,不利于调整时差。
陶艺楠摇摇头:“我带陶如虎和陶添翼进和图书入琴岛之后对他们进行了多次跟踪调查,都被对方给识破了。”
陶塑揉了揉鼻子,好在他现在的心情好,没有被两个喷嚏搞的心情不爽。
陶艺楠道:“那么着急吗……恩……行,你说了算。”
“艺楠,你若是再不主动出击,等到蒋鸿翻过身的时候就晚了。”陶塑道:“俗话说得好,先下手为强。”
就这个配置也不难看出,陶塑此行是势在必得!
陶艺楠笑而不语,似乎对陶塑的话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似得。
陶塑心中冷笑,表面上却很是关心的样子:“这事情关系重大,艺楠,我知道你是为了哥考虑的,但是哥毕竟是陶家的话事人,这种事情若不能出面解决,那会被人笑话的。”
“这种时候我们兄妹之间一定要携手共进,不然是不会有人帮我们的。”陶塑道。
陶艺楠还真的是睡不着,飞机要二十小时的时间,算上时差,他们到琴岛应该是第二天差不多的这个时间。
那这事儿肯定是有诈!绝对是不对劲儿。
陶塑连忙摆手:“不不不,你就是我们的主动权,知道吗?你就是主动权,你就是我们唯一的主动权。”
“哥,有你这句话,我为你做什么都值得了。”陶艺楠继续麻痹陶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