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42章 撕破脸

陶塑咬牙切齿道:“把蒋鸿的车牌号告诉我,把他经常出入的地方告诉我!现在就告诉我!马上!”
陶塑一怔,竟然无言以对。
陶艺楠的胃口真的是太大了,大到让陶塑心中都觉得可怕的程度了。
陶塑冷笑道:“看来我的妹妹真的是对我动了杀机……可是,你真的以为我会跟你赌吗?你连跟我赌的资本都没有,我凭什么要拿着我的地位去和你赌?”
陶塑几乎咬碎了后牙:“你还是承认了。”
“理事会的副会长?这可不仅仅是保障了吧。”陶塑道:“艺楠,如果我把理事会的副会长给你,那你岂不是要盼着我出事。”
陶艺楠盯着陶塑,脸上露着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
陶艺楠端起酒杯,一口酒喝下去,把头扭向了窗外:“哥,你真的想多了。”
“你究竟想要得到什么。”陶塑道。
“陶艺楠,如果我想要杀你,现在就可以杀你,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不敢?”陶塑道。
陶塑这一刻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已经停止了。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蒋鸿究竟长什么样子。”陶艺楠道:“而我知道。”
她口中淡淡的吐出一个字:“不。”
“哥,你现在的记忆力真的是很差了,要来华夏的人不是我,而是m.hetushu.com你。”陶艺楠道:“这一切都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原因都出现在你的身上,你说呢?是你要来,我不来都不行的。”
“所以你才敢跟我赌。”陶塑道:“你输了的话,什么损失都没有……而我如果输了,我的一切就都是你的。”
陶塑的心跳一瞬间就被激了起来,陶艺楠的行为告诉他,她已经承认了自己心中的念头。
陶艺楠心中一凌,眼前这个能对她说出这种恶毒话语的人,真的是她的哥哥吗?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哥哥呢!!
陶塑早已经突破了宗师境三阶,可陶艺楠至今还未突破宗师境的瓶颈呢。
“艺楠,你真的太能算计了,你把我也当做了你的棋子。”陶塑道:“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信任你。”
陶艺楠将酒杯放下,目光中露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坚毅:“哥,如果你一定要这么想我的话,那我没办法,我只能说……”
陶艺楠迎着陶塑质问的目光抬起头:“我本身就已经一无所有了。”
“我只能说一切都是你逼的。”陶艺楠道:“难道不是吗?”
就这样,两人沉默着,半瓶红酒喝了下去,陶艺楠才开口:“哥,既然我已经得不到你的信任了和_图_书,那就随便你处置吧。”
陶塑的突然出手一点征兆都没有,刚才她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
“你逼我和你赌一次。”陶塑道:“赢的人得到一切……输得人一无所有。”
陶塑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是吗?那你已经确定我会出意外了吧?不然为什么又要进入理事会,还又要做这么重要的位置。”
哐——!!
放手就意味着你根本不敢!!!
陶艺楠迎着陶塑的目光,反问道:“究竟是谁一定要来华夏的?是我一定要你来的吗?”
这一刻,陶塑几乎要彻底掐断陶艺楠的咽喉!
而陶艺楠在这一刻能做的仅仅是双手抱住陶塑的手掌,想要将他死死掐住自己喉咙的手指掰开。
“你可以不给。”陶艺楠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我也并非是一定要这个位置。”
陶艺楠要的就是这个陶家理事会的副会长,而陶塑也坚持不能给与她想要的这个位置。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下去,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让步的意思。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你。”陶塑道:“马上,现在,我就要知道我想要知道的。”
“但你都已经开口了。”陶塑道:“如果我不能满足你,你会怎么样?”
http://www.hetushu.com这是你认为的,那你就按照你认为的去想吧。”陶艺楠道:“我的想法已经不重要了,难道不是吗?”
“你会把这件事情看做是赌局,那是因为你希望我这个已经没什么地位的人,彻底在陶家消失。”陶艺楠毫不客气的戳破了这层窗户纸:“是你先想要希望我死,难道不是吗?”
“你想多了。”陶艺楠道:“我想得到的只不过是一个保障而已。”
“怎么可能。”陶艺楠道:“我和你都在华夏,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也难逃其责。”
可最终陶塑还是没有下的去手!他没办法下手,陶艺楠还有用!
陶塑心中阴冷,他当然要来,如果他不来的话,那岂不是等死?
等死和拼一下,他当然要选择后者!
陶艺楠没有回答,她的沉默似乎就等于是默认了。
陶塑突然暴跳如雷,手如灵蛇吐信,上前一把就掐住了陶艺楠的脖子。
陶艺楠已经无法呼吸了,她挣扎着,可无论是拳头还是腿脚,挥出去都是软绵无力的,落在陶塑的身上一点意义都没有。
陶塑整个人都显得格外阴霾:“所以你就想要我死,想要我失去我的一切?”
“我承认,我一直都对你有戒备,我也一直都想要打压你。”陶塑道:“和*图*书可是原因你知道,你太强了,对我来说是怎么样的威胁,你比谁都清楚。艺楠,你不是一个没有野心的好妹妹,你是一个想要得到我一切的野心家啊。”
陶艺楠好不容易缓过气息,她笑了,笑的很疯癫:“你当然敢,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吗?没有!”
理事会副会长等于是预备者,一旦他这个现任的会长出现一丁点的意外,一切就都是陶艺楠的了。
“你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陶塑冷笑一声:“你那么想死,我就成全你。”
陶艺楠脖子一扬,大有一副无所谓的意思。
他的双眼布满血丝,那种愤怒和羞恼是陶艺楠这辈子都没有见到过的!
得以喘息的陶艺楠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就在一秒钟之前的刹那里,她甚至都以为自己已经死掉了。
可惜的是陶塑完全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的意思。
“是你逼我做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我能有什么办法。”陶艺楠道:“你把这件事情看做是一场赌局,好啊,那我陪你赌啊。”
两人的实力差距让陶艺楠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男女之间本身就有区别,虽然他们从小都是师出一门,但陶艺楠的实力却远在陶塑之下。
“因为你没有选择。”陶塑道:“你如果不说,我会把你一点m.hetushu.com一点折磨死。”
陶艺楠的话犹如一剂强心剂,死死的钉入陶塑的心口窝。
陶艺楠心中冷冷道,如果你真的敢杀我,早就动手了,又何必放手呢?
陶艺楠笑而不语,只是摇摇头,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口:“我还能怎么样?现在陶家的一切可都是你的,我能如何?”
“哈哈哈,告诉你那我就能死的安心了是吧?”陶艺楠道:“你都要杀我了,我为什么还要帮你。”
“那你就杀了我吧,动手啊。”陶艺楠依然一脸癫狂的笑容:“现在就杀了我,不要给我任何一丁点喘息的机会,好吗?”
“你已经认定了,没有你的帮助,我就根本不可能找到蒋鸿。”陶塑道:“你是在逼我。”
“你知道就好。”陶塑道。
陶艺楠道:“你若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我做了我该做的一切。”
陶塑的目光不离陶艺楠的双眼:“你把我带到华夏,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艺楠,我已经不敢确定了。”
陶塑只觉得背后一阵冷汗冒过。
她的确就是这样想的,她要的就是他的一切。
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陶塑只要手指稍稍再用力那么半分!陶艺楠马上就可以去见阎罗王了。
陶艺楠被陶塑一掌推到了酒水柜上。
面对这种情况,陶塑又怎么可能会不起疑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