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47章 不祥的预感

而徐云的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适合来做这件事情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不安的预感,这种感觉他很久都没有过了。
戒伪很少的会露出笑容:“我既然选择跟了徐云,就没打算过做那些不危险的事情。”
每天自己活得像是一个什么?其他人都不断的为了自己的事情而耗费精力,但自己却仅仅知道坐享其成。
“不,我不是为了你刚才那句话。”蒋紫雪道:“媚烟姐,我知道你们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把我当做是自己人,而我却从未把我当做是你们的自己人……我不应该把自己当做是什么客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因为戒伪不是徐云,所以他没办法想象徐云承受的压力究竟有多大,但是有一点他非常清楚,这种压力换做是任何一个人,或许都是无法承受的。
这段时间以来,蒋紫雪的行为也的确是需要反省一下了。
徐云把自己的安危都抛脑后,一心一意的帮他们蒋家解决麻烦,她凭什么这个态度,这才是佐媚烟最恼火的地方。
蒋鸿咬了咬嘴唇:“兄弟,一定要谨慎!”
吃过饭之后,蒋紫雪主动的要去刷碗。
“大家就不要再闹别扭了,一点点小事儿而已,没有http://www.hetushu.com必要。”阮清霜道:“伤了和气就不好了。”
佐媚烟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发火。
其实心里有些话说出来也就过去了,她也并没有要怎么样的意思,只是被蒋紫雪对徐云的质问给激怒了,其他的她都无所谓。
她就是这种性格的人,火气来的快,但去的也快,性情中人。
那种强烈的不安预感甚至让他感觉有些心慌胸闷,半路上戒伪停车考虑了许久才重新上路。
佐媚烟呼的深呼一口气,真没想到她还真的可以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呢。
“好。”戒伪拍了拍林歌的肩膀,转身离开。
只是当他开车离开的路上,心中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可即便是如此,戒伪仍然是义不容辞的来到了海洋洲际大酒店,他很清楚,这里的事情必须要有人来完成,他不来就是其他人。
而他更清楚的是,任何人的压力都不如徐云自身的压力大,徐云现在是心中压力最大的人,双方面的压力都集中在他自己一个人的身上,这可真的不是什么闹着玩的事情。
佐媚烟一怔。
“你知道我是不喜欢开玩笑的。”戒伪淡淡道:“记住啊,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对方的m.hetushu.com人实力不俗,万一一切都是陷阱,你们绝对不能自投罗网。”
这时候蒋紫雪虽然并不想要吃东西了,可是碍于面子上的原因,担心自己的情绪反应会给别人带去不舒服,她还是选择了坐下。
现在大家心中都有压力,这一点戒伪很清楚,若是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蒋紫雪今天也不会闹出这种负面情绪来。
“伪哥,加油啊。”林歌笑了笑。
这种滋味似乎是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让戒伪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你真能这么想,刚才我那番话就没白说。”佐媚烟道:“只要你肯把自己当做我们的家人,那我们就是一家人。”
说实话,这让他很不舒服,各方面都受到了影响,尤其是情绪和专注度上,都给与了自己太大太大的压力和惊扰。
吵吵闹闹之后,大家的感情反而更紧密了。
“你们就放心吧。”戒伪笑了笑:“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回不来的话,你们就千万不要再轻举妄动的去尖沙滩了。”
一路上戒伪想了很多问题,而他自己也是越想越是觉的担心。
“那你还是叫我戒伪行了。”戒伪道:“鸽子,你是个识大局的人,万一……我是说万一,我真有什么意外,徐云可就交给你和图书了,千万不要让他和蒋鸿做傻事。”
“紫雪,我刚才说的那些你都别介意。”佐媚烟道:“我只是生气你刚才跟徐云说话的态度,其他的我都无所谓。”
戒伪在徐云的笑容里看出了他的认真,徐云没有开玩笑,他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
崔力即便是有万般的不对,万般的利用,可他仍然给了他们养育之恩,这一点戒伪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本来佐媚烟还以为蒋紫雪会直接把她们中间夹上一成隔板呢,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
不管是否真的存在危险,他都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了,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戒伪自己也不知道。
“没什么可是。”戒伪道:“你怎么还不如你妹妹懂事呢。她都知道,不应该把自己当外人了。”
这让佐媚烟都有点诧异了:“你毕竟是客人,我刚才那些话真不是让你做事情的意思。”
“好,那我会回来拦你的。”戒伪答应了徐云。
戒伪一怔:“能不能换一个称呼?这个称呼实在是有些……”
“我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她也没有把我当做是客人的意思。她会那么说,是因为我给你们的感觉。”蒋紫雪道:“刚才媚烟姐对我发火,对我说出那些不满的时候,和图书我就知道她不是把我当做客人,当做外人。如果只是把我当做客人,她不会对我说这些,就因为当我是自己人,所以才会恼火。”
佐媚烟并不在乎她借住在这里,也不在乎她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她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她刚才对徐云的那种态度。
林歌一怔:“怎么又扯到这上面去了,我跟你说,我还真的不识大局,所以,你就算是亿一,也不要出现什么意外。”
这是父爸崔力给戒伪的名字,虽然关于崔力的一切骗局都早已经揭穿,但他们所有人却都仍然保留着这个名字。
徐云笑了笑:“我相信你肯定会全身而退的,至于尖沙滩,我肯定还会去,你若是想要制止我,就自己回来拦住我。”
其实她还是很感谢佐媚烟的,至少佐媚烟刚才一番话将她给骂醒了,让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蒋大小姐了。
“就是因为我总把自己当做是客人,所以你们才会把我当做是客人。”蒋紫雪道。
徐云给了戒伪一拳:“哪有那么多的如果,这个如果还是算了吧。”
阮清霜赶紧招呼所有人:“好了,不要再闹别扭了,快点吃饭吧,一会饭都凉了。”
“可是……”
佐媚烟也不说话,扭过头去,一副她自己是无所http://m•hetushu.com谓的样子。
蒋紫雪只是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没有啊,你本身就是我们自己人。”阮清霜道:“媚烟刚才说你是客人,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
但事已至此,他也不得不把事情给解决搞定。
“你自己一个人一定要小心。”徐云再次嘱咐道:“安全第一。”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蒋紫雪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知道自己确实不应该这个态度。
“行了,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刚才我的情绪也不太好。”佐媚烟听到蒋紫雪道歉,也就平静了下来。
“我代她再跟大家说一声对不起,谢谢诸位的理解。”蒋鸿道:“蒋鸿无以为报。”
“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我去,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啊。”蒋鸿的心里是真的过意不去,这危险不应该别人承受。
夜色稍晚之后,戒伪准备行动了。
佐媚烟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是有些重了。
戒伪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徐云去分担这份压力,可是他却无能为力把所有属于徐云的压力给拉回到自己身上,这是不可能的,也是根本无法完成的。
“戒哥?”林歌一怔:“这听起来也不太舒服啊……你这名字也太难受了,谁那么没文化啊,给你起了这么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