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55章 暴风雨来临前夕

剩下的那个摆摆手:“你们去吧,好好清醒清醒,再坚持坚持,这事儿忙完之后我们就能休息了。”
年轻一点的警员笑了笑:“我没什么,做这一行就是想着要为人民服务,压力大点就大点。”
徐云也不希望这些压力和威胁落到几个女孩子的身上,不然他身为一个男人就太没用了。
夜深人静,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逸,可徐云眉宇之间却一点开心都呈现不出来。
也就是陈巍来到这里之后,石磊也主动的金盆洗手不干这一套了,琴岛的治安才算是逐渐的恢复了一些。
“哎呀,我到是都能看得上,就是人家根本看不上我们啊。”年轻警员苦笑一声:“现在的女孩要求都高。”
此刻的戒伪仍然是心脉薄弱,醒来仍然是要继续等待。徐云还没有把事情的情况告诉家里其他人,与其多几个人担心,倒不如自己把这些都承担了。
所以这段时间琴岛警方真的是够忙也够累的,就看看这门口三个人的精神状态就能看得出来。
虽然说戒伪留在他身边,是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事,也是心甘情愿的跟他做事,这一切会存在的危险他们都应该清楚。
因为这些靠着坑蒙拐骗抢的人也想要过一个好年啊,有http://www•hetushu•com些人是流动作案,跟家里说在外面做生意呢还。
“嘿嘿,老哥,你做梦呢吧?这事儿忙完了休息?到过年还有一阵子呢。我们是别想轻松自在的闲着咯。”
谁说警察不辛苦呢,当那种混日子吃吃喝喝的警察的确不辛苦。
“再说了,我又没有房子,咱琴岛这房价什么时候能落一点啊。”年轻警员唉声叹气道:“什么时候我这一个月工资能买的起半平方,我也敢去银行申请贷款啊,老哥,不瞒你说,我做刑警这都三年了,卡里的存款还没破五万呢。”
这个感受石磊是最清楚的,石磊在琴岛这么多年,琴岛是什么治安他最清楚了,当年他刚出道的时候,那是何等的乱?
多少人都是抱着在琴岛扎根的念头来打拼的,人一多了那就杂。
除此之外,徐云心里还没办法放下的就是如何跟长陌他们几个人交代。
“是啊,那个时候不抽。”
都说琴岛小哥不好惹,惹了就卯你眼,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真打。
虽然琴岛不是北上广这些超级大都市,但是流动人口也多啊,这也是个让人向往的城市。
年轻警员不好意思道:“我可没有那个资本啊,和*图*书公务员又怎么样啊,还有比我们做刑警这行的公务员更累的吗?每天都不靠点儿,家里的事儿顾不上,而且随时都有危险,说难听一点,能找到对象的姑娘都不会考虑我。”
“现在也变成老烟枪了啊,哈哈哈,看开一点就好了,做我们这一行的就是压力大一点。”
现在市里对治安的管理又在严打,毕竟到年底了,治安这一块是他们警方的重中之重。
在原本就忙了的“旺季”里,海洋洲际酒店这种高档的场所出这种事情,谁若是说心理压力不大,那就是吹牛呢。
而且这不仅仅是他们,也是所有琴岛警方人员现在的一个状态。
现在徐云身边,能真正的帮他分担到压力和威胁的人,恐怕只有林歌自己了。
随便找一个都是乌七八糟的地方,什么包厢公主乱七八糟的也都变了味道,从一开始只是帮着点点歌,倒倒酒,到后来的搂搂抱抱,现在都发展成什么样子了?脱光了给你来个群魔乱舞都没问题。
小偷小摸的也多,骗子混子也多,坑蒙拐骗抢的事情自然而然就多了。
但若是这将是个认真积极的人,手底下的兵也都会受到感染。
当然,乱七八糟的事情仍然有,尤其是到了年底这和*图*书种时候。
“哟,咱这条件还差事儿啊?怎么说也是公务员吧,现在还有什么比咱这身份更吃香的啊。”年长者安慰道:“咱还看不上她们呢。”
琴岛的治安能好的了吗?
不然怎么能拉住客户呢?尤其是那些在船上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的船员,他们一上岸,想玩儿的不就是这些。
所以琴岛的治安一直以来都可以说一般般,挺乱的,尤其是港口所在地,娱乐场所又比较多。
他们谁都没有意识到,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一双眼睛正在黑暗之中死死的盯着他们。
“我出去吹吹风,顺道抽根烟。”一人起身道,在不出去让凉风给他提提神,他是真怕自己睡着了。
那过年不得带点钱回去啊?过年不得要点面子啊,回家也要风风光光啊。
“我跟你一起,我也有点熬不住了。”另一人也道。
两个警员一前一后的走向了楼下,虽然医院里面禁止抽烟的贴牌下面都经常会看到不自觉的人,但作为警方的人,他们还是很自觉的。
有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就会涉黑,不然谁也罩不住。
所有人都一个个心理压力巨大,心理压力越大,精神状态就越是受到损伤。
两人走出病房大楼。
但是想要当一个对和_图_书人民负责任的公安,那可就真的是太辛苦了,谁做谁知道。
戒伪现在即便是能醒过来,也帮不上任何忙了,能在徐云的帮助下调理好身体,不会因为心脉受损的事情而废了武修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任何地方的警界都会有败类,这个很正常。
“对了,我听说最近老张他们都给你介绍对象呢,相亲有没有看上眼的?”年长者道。
没精神,真的是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
而陈巍就是这种人,他能带动一个地方整个的氛围。
所以他们现在的精力是真的不够用啊,有时候一星期他们平均每天能睡觉的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而已。
“行了,快去吧,一会儿你们回来之后我也要去凉快凉快。”
所谓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
尤其是一到了年底的时候,那更是一个犯罪的高峰期。这也不单单是琴岛,全国上上下下任何一个城市,到了年根年末的时候,犯罪率都是直线上升。
为什么?
琴岛的老百姓是被西方列强欺负过,也被东瀛鬼子羞辱过。
但徐云也不能因此就不对戒伪出的事情负责,毕竟人是在他身边出的事情。
所以这个地方的民风也可不是好惹的,刁民也不少,脾气更不小。
就说这现在去hetushu.comKTV唱个歌吧,还有几个地方是干干净净可以唱歌喝酒聊聊天的?
现在已经是凌晨了,有一个警员带了很多速溶咖啡,冲泡的浓浓的,三个人喝完之后仍然是觉得不够提神。
于情于理,徐云都应该把人给照顾好,而不是让他陷入这种生命危险之中。
即便是骗子小偷,也都想着衣锦还乡呢,谁不想要在老家的亲戚朋友面前装装面子啊。
至今为止蒋紫雪都没能在悲伤沉溺之中找回自己,蒋鸿复仇的欲望又那么浓郁,他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两个帮手又伤了一个。
年长者一怔,说的他们做刑警的也太悲惨了一些吧?
头疼啊,徐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戒伪,陷入了沉默。
想想现在这娱乐场所,有几个不涉及到乱七八糟的事情。现在有闲钱和闲工夫去娱乐场所娱乐的人,图的是个什么?
毕竟是一个渔村发展起来的,放到一百年前,这里被德国人占领过,被东瀛人抢走过,东瀛和德国在这里打过仗。
病房外面的三个警员也都有些困意了,前阵子出的事情他们才都刚忙完。
年长的掏出一盒利群递给旁边的年轻人一根:“我记得你刚进局里的时候不抽烟啊?”
不是咖啡不给力,是他们的精神状态实在已经到了一个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