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59章 徐云的安排

“我明白了,我会听命的。”蒋鸿道。
高干修养病房,太平间停尸间,出事儿的地方都是平日里安静的地方,老百姓谁也接触不到的地方,当然没人知道……
徐云哪有休息的功夫:“那就交给你了,我先出去了。”
徐云点点头:“一切都要等他醒过来再做打算,如果他不醒过来的话,我不敢妄下结论。”
“我们明白了。”蒋鸿道:“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做傻事的。”
徐云点点头:“陶塑恐怕是不容易搞定,但现在陶艺楠的威胁应该是不存在了。”
“你还真是对他有自信。”白小叶笑了笑。
徐云又把目光挪到了蒋紫雪的身上:“还有你,不要在这种时候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想法,陶家的麻烦我会给你们解决。”
“陶塑身边的人,被戒伪解决了一个,直接坠楼而亡。”徐云道:“在医院里我又解决了两个,他们一个想去偷尸,一个想去灭口,被我一个一个撞见了。”
蒋鸿点了点头,他知道徐云用心良苦。
两人再次点头确定。
“但越是好的机会面前,危险就越大。”徐云道:“你们是局内的人,所以你们看不清楚一些问题,我不希望你们做出任何错误的决定。”
佐媚烟和仇妍自然和_图_书是更没有说什么,都一脸的沉默,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换做是谁都不会有心情。
“鸽子现在需要我们帮忙吗。”佐媚烟这才开口:“他自己一个人能搞定吗。”
蒋鸿看了蒋紫雪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关心那些……戒伪都因为这事情出事了。”
医院的风波一直到凌晨四点才算是平息了下来,知道这事儿的人也并不多。
在其他不知情的人眼中,医院里面仍然是一切都正常,绝对没有任何不对劲儿的地方。
“也就是说你们现在都没有见到陶塑和陶艺楠他们?”蒋紫雪道。
“高空坠落,他在酒店似乎被陶塑的人给察觉了,被逼到了绝境。”徐云道:“鸽子现在已经去追查线索了,陶塑他们案发之后就撤离了酒店。”
这东西毕竟是封建迷信啊,谁也不能拿这事儿当真啊。可是谁也不能对这事儿不予理会,毕竟刚才那人肩膀上的淤青手印可是真真切切的,那绝对不是活人能给他抓出来的印记……谁看到了心里不都胆儿颤啊。
……
“一个人目标小,更不容易被察觉。”徐云道:“如果他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可就真白在我身边叫了这么多年哥了。”
www.hetushu.com“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蒋鸿忍不住追问道:“陶艺楠是怎么死的,她是什么时候死的?”
蒋紫雪倒抽一口寒气,要知道陶塑这时候带在身边的一定是实力最强大的高手啊。
蒋鸿和蒋紫雪都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蒋鸿和蒋紫雪也都抬头看向了徐云,徐云淡淡道:“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相信陶艺楠现在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这也太轻松了?
“我也保证。”蒋紫雪道。
“待不住也要待着。”徐云道:“这不是商量,这是命令。”
“我能明白你们现在心里的想法。”徐云道:“因为我和你们的想法一样,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医院方面对于今天晚上闹出的事情也保持积极配合,至于这看门人说停尸房被惊扰的消息,他们也马上进行了封锁。
徐云这话给众人的震撼还是非常巨大的,陶艺楠死了?!
“根据我们知道的情况,陶塑的身边只带来了六个高手,现在已经去掉了一半。”徐云道:“也就是说,现在除了陶塑本人之外,他就只剩下三个可以相信和保护他的人了。”
看门人这直接就接到指令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停尸间,和-图-书包括他自己。
已经深夜三点,太平间的看门人今天是不敢进去巡查了……刚才闹出的事情也太大了,那么多警察来带走了那个被鬼搭肩的家伙,他惊扰了太平间停尸房里那么多“朋友”,现在谁进去能受得了啊?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谁把戒伪伤成这个样子。”阮清霜甚至不忍心多看一眼,除了微弱的呼吸之外,她觉得戒伪浑身多处的骨折断裂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陶塑似乎也不是那么难解决的麻烦,蒋鸿的心情有些激动,有些按耐不住。
蒋鸿皱了皱眉头:“徐云,你看现在戒伪都这个样子了……而林歌又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做事呢,我……我怎么待得住!”
对于蒋紫雪的关注中心,不仅仅是蒋鸿有些失望,就连白小叶都有点生气了。
这种指令他自然是欣然接受,没有这指令他也不会进去的,至于别人,谁爱进就进,出来之后若吓出毛病可跟他无关。
蒋鸿一怔。
徐云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折:“行了,你们该休息的都回去休息,轮班有人盯着点戒伪的情况就好。”
“她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我都不清楚。”徐云说着,目光落在了戒伪的身上:“但是我想,戒伪肯定知道些什么……这和*图*书些消息都是他留给我的。”
就算是会丢了这份工作,今天他也不会往停尸房里面伸脑袋,要命的事儿呀,谁都不是傻子。
徐云道:“我再说最后一次,我不管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你都不要做出任何不理智的举动,这关系到事情最终的结果,我不希望戒伪做出的牺牲是白白浪费的,明白吗?”
白小叶认真的点点头:“行了哥,我明白了,这里交给我了,你好好休息吧。”
徐云道:“陶塑撤离的很快,我们并没有看到他,但我相信鸽子一定能找到线索的。”
戒伪心脉非常的微弱,真不知道能否撑的下来。
对于戒伪这种级别的高手,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清楚,到时候需要如何处理,他就能自己拿捏了,只要清醒过来,一切都好解决,就怕是不清醒的时候下错了药。
众人看向戒伪,他们还真的是很佩服戒伪,戒伪所做的一切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警方的人把徐云和戒伪低调送回到家中,虽然徐云尽可能的小声,却也仍然惊动了家里的人。
这对其他人来说,并不担心那些骨折和皮外伤,那都要不了命,要命的就是这受损心脉造成的内伤。
“你去干什么?”
“我……我只是……”蒋紫雪想要解释一下和图书,可张开口却不知道如何才好,这似乎是越解释便越黑。
徐云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说,被他干掉了两个?
“这话是什么意思?”白小叶一怔。
“蒋鸿,我不管你现在心里想的什么,你都必须给我压下去。”徐云道:“在我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的时候,你都别想做什么冲动的事情。”
“我知道。”蒋紫雪也点了点头,没敢乱说话。
“鸽子自己一个人能行吗?那兄妹两人都那么鸡贼。”佐媚烟道:“一定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佐媚烟微微一笑:“我看他不只是对鸽子有自信,对陆玄机陆老爷子也有自信,他相信陆老爷子教育出来的关门弟子一定不会差了事儿。”
尤其是等到第二天早上,一切完全恢复平静,就好像一夜都一丁点事儿都没发生似的。
“我有我要做的事情。”徐云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没跟他们做过多的解释。
徐云点点头:“记住你们现在说的话。”
蒋鸿看到戒伪出事儿之后,脸色一下就拉了下来,那种心情跌落到底谷的感觉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曙光似乎一下就在眼前点亮了。
昏迷中的人又没有其他的反应,就连吃饭都不可能,只能靠注射那些营养液度日。
“就这样盯着?什么也不做了?”白小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