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76章 蒋鸿崩溃

陶塑的话已经不仅仅是影响到蒋鸿一个人了,在场的其他人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对于徐云来说,拳头就是武器!再无其他!
蒋敬是自私,但却同时也无私!
林歌头上惊出冷汗,压低声音对白小叶到:“你能不能小心一点,别分心,不要去听那个王八蛋嘴里放屁!你若是出点什么事情,我可怎么跟我哥交代!”
黑水还真从未被一个手无寸铁的人逼到现在这个境地呢。
实在是太恐怖了!
当蒋家蒙难,一切都变成了烟消云散的过去之后,蒋鸿突然觉得自己可以放下一切了!
地玄境的高手已经可以算得上是超凡脱俗了,就好像是徐云,一套军体拳也能让人无法近身。
“一个把你们当做贱种去践踏的人,一个只是把你母亲当做发泄工具的男人,你竟然还要承认他是你父亲?!”陶塑哈哈大笑。
凭什么他蒋敬的错误需要他蒋鸿来承受,凭什么他蒋敬的仇要他蒋鸿来报!
蒋鸿没有办法去理解父亲的所作所为!
错误是他蒋敬犯下的,可为什么要让蒋鸿承担!他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他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啊!
自私的是他为了自己想要控制的局面而把自己的儿子给扔出蒋家,无私的是他为了蒋家的大局竟然连自己的和图书儿子都舍得牺牲。
别说是蒋鸿,即便是蒋紫雪,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都会对自己的父亲产生微微的恨意。
他只是一个十年前被蒋敬赶出家门的杂种罢了!
他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不是吗?
这今天一切的后果不都是他蒋敬自己酿成的吗?跟他有什么关系……
她们两人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一件事情上,只要是专注,就能做到最好。
阿毛没有在白小叶身上赚到便宜,后撤一步,警惕的看着对方两人。
陶塑意识到自己的战术有了成效,心中冷笑一声,看样子这蒋鸿根本就没经受过什么打击。
若不是林歌反应足够快,一把上前抓住了阿毛的鹰抓,不然白小叶最好的结果也是被毁容!
三言两语的刺激就已经让他苦不堪言了,倘若是他真的再把话给说难听一些,他岂不是要哭着叫着去跳楼了?
蒋鸿心中冷笑,要他离蒋紫雪远一点,那是因为什么?
蒋鸿甚至还没来得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切就都改变了,所有的人都错了,所有的人都疯了。
这是蒋敬自己的错!如果他承认一切,承认他这个儿子,那一切不就不会是这样子了吗?!
至今为止都没有受到什么外界打扰的佐媚烟和仇妍,面对康宝的强http://m.hetushu•com攻仍然可以游刃有余的抵抗,就是因为她们的专注度!
蒋鸿心中一片阴霾,这不是他的错,他不应该被赶出蒋家!
即便是蒋敬把他带到了他这一辈子最尊敬的师父身边,但他仍然没有办法去不恨他!
蒋鸿浑身颤抖,他一向都沉稳冷静的双手也不自觉的开始微微颤抖,他心里很清楚这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小野种,你究竟有没有想过,你现在做的一切值不值?”陶塑再次逼问:“你有没有想过,你他妈死在我手里之后连蒋家的祖坟都没有资格埋进去?”
“不要听他的胡说八道!”白小叶怒斥一声:“紫雪从未想过利用你!”
人这一辈子总是这样,谁还没碰到过一些糟心的事情呢?碰到了很正常,只要是能欣然接受,只要是能欣然改变。
他清楚的记得蒋敬一把将他给推到了蒋家门外,对他说的那一句话:
但是就在他认为自己可以放下一切的时候,陶塑突然就杀了出来,直接就把他的一切都给毁掉了,把他的一切都给扼杀了!
“你想明白,你究竟算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站在这里以蒋家人的身份来做事!?!”
“到时候蒋敬若是还不承认你这个野种的话,那你的一切牺牲岂不都是笑话了?和_图_书”陶塑突然仰天狂笑:“哈哈哈哈!真是一个笑话,可悲的笑话!!我还真想看看你们蒋家究竟还能翻出什么浪花!”
“以后,不准许你再迈进蒋家大门一步!如果你敢违背我的话,我就会打断你的双腿!永远的离蒋紫雪远一点!”
“你给我记清楚!你只是蒋敬和一个下贱的佣人生出来的野种!一个连蒋敬都不敢承认的杂种!!”
“我不会再犯这样子的错误了。”白小叶道。
不愧是已达地玄境的高手啊。
可不管他是出于自私还是出于无私,牺牲的都是蒋鸿!
“野种,现在蒋敬都死了,竟然还能让他的女儿给你洗脑,利用你为他们送死,哈哈哈……你说你这一辈子是不是很可悲啊?”陶塑越说越过分。
陶塑的话没有错,不是吗?
“你真的姓蒋吗?你真的以为你叫蒋鸿就应该为了蒋家去死吗?!”
这一身轻功和手里的硬功夫完全就不搭边际,但即便如此,他却能把这种功夫给揉捏在一起,完美展现。
“我告诉你,蒋鸿,你不仅仅是一个野种,而且还是一个傻到家的野种!”陶塑道:“蒋家人这样对你,蒋敬这样不把你和你母亲的命当一回事儿,把你们当做贱种去践踏,你竟然还要帮他报仇?”
蒋鸿虽然经过这么多年和图书的修炼,在金国奕身边也得到了心中最大的释放,可是今天被陶塑的这番话一激,他的情绪上仍然是会激动,仍然是会无法接受。
白小叶这一分心,阿毛抓住机会就要取其首级!
蒋紫雪不知道如何解释才能让蒋鸿把这个心给放下去!
“野种,你也不想想,当年蒋敬为了保住他自己的名誉,就把你那个身份下贱的母亲给一脚踹开!”陶塑继续用言语去刺激蒋鸿:“而后来又为了保住他自己的地位而把你这个野种一脚踹出蒋家!”
白小叶也是吓得浑身冷汗,想想刚才那后果她就从脚底心里往外冒冷汗。
蒋鸿浑身一阵颤抖。
其实这种恨意的产生就是因为爱,如果不是因为爱,就不会有这种恨意让自己心中痛苦了。
这个已经过去了十年的事实,至今让蒋鸿想起来还会恨的咬牙切齿。
蒋鸿不想听,可陶塑的每一个字都清晰的钻入他的耳中!
还不是因为蒋敬自己犯下的错误,还不是因为蒋敬心中知道这一切!如果他不知道他蒋鸿就是他自己的种,又怎么可能让他离蒋紫雪远一点呢?
这家伙的功夫也真够诡异的,一手鹰抓功出神入化,那手指简直就是钢筋铁骨,一旦被抓伤,定然就是碎骨粉身!
但可惜的是,蒋鸿的凌乱让陶塑暂时没有了远和-图-书程的威胁,只是对付蒋紫雪的话,他根本就是绰绰有余!不费吹灰之力。
他真的无心恋战,他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蒋敬当年把他赶出家门的画面!
蒋敬当年的所作所为也的确是自私的行为,他为了自己的名誉,为了自己的地位,为了自己和妻子之间的关系……也是为了家族在社会上的地位和影响!
蒋紫雪为了不让陶塑再胡说八道,满口胡言,不由的加快了手里的攻势。
十年的时间,蒋鸿就是为了彻底把这件事情给放下。
白小叶心中大吃一惊,起脚就踹向阿毛,阿毛身轻如燕的就后撤数米!
即便对手是黑水也很是惊讶,徐云这种能将最简单的拳脚功夫使用到极致的人,这是黑水碰到过的唯一一个。
“小野种啊小野种,你若是还想不明白,想要为蒋敬送死,那好,我成全你,我不但会成全你,还会实心实意的成全你!”陶塑道:“等你到了地下的时候,你见到蒋敬的时候问问他,问问他是不是承认你这个儿子呢?”
虽然是鹰抓功的功夫,但其却又是身轻如燕。
凭什么?!
就这样的一个怂货,他陶塑有什么好担心的,根本不需要把他放在眼里!
“哈哈哈,你这个野种,杂种,下贱的佣人所生的孩子……”
蒋鸿真的已经快被陶塑的话给逼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