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095章 最重要的筹码

“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到那时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陶艺楠道:“有些东西,如果我不争取,我就得不到,我只有争取才能得到。如果我随波逐流,我就会被人利用会被人搞,会被人推下去垫背!这就是大家族的悲哀!”
在古代,皇帝的儿子都敢造反,更别说那些兄弟手足了,还不就是因为诱惑太大了?
“不!他跟别人不一样!”阮清霜道。
没有的情况下,任何人都可以一无所有,但是拥有的时候,谁都想要把一切都占为己有。
“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过问。”阮清霜道:“你动手吧。”
“你觉得蒋家人不会报复?哈哈哈,不可能的,如果他们真的不会报复,我也就不用费尽心机的斩草除根了。”陶艺楠道:“就是因为他们一旦翻身,就会让我们陶家的人死无葬身之地,我才不得不斩草除根。”
陶艺楠一怔:“简单的事情?阮小姐,我不知道你指的简单的事情是什么事情,七大家族为了权和利的斗争到您嘴里就成了简单的事情?那什么才是复杂的呢?呵呵呵……这话真的有些可笑了。”
“阮小姐,你值得吗?为了不让徐云为难,你宁愿选择去死?”陶艺楠道:“我真的有些不m.hetushu.com理解你了,如果一个男人为了救你这种事情还会犹豫的话,你还有这么必要为了他去死呢?”
阮清霜摇了摇头,可悲,可怜。
“人没有被逼迫到一定的地步,就不会做背信弃义的事情。我没有被逼到绝境,也不会计划除掉我自己的亲哥哥。”陶艺楠道:“但是人被逼迫到绝境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相信徐云也一样。”
“你知道陶塑有多少次想要杀了我吗?”陶艺楠道:“他可是我亲哥哥,从小我就一次一次忍受他的阴谋诡计,他是长子长孙,他出生就有特权!所以我必须忍他!”
阮清霜一怔。
阮清霜恍然大悟,一脸惊愕。
“可能吗?”陶艺楠冷笑:“阮小姐,你就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
“我才是被逼无奈!”陶艺楠怒斥一声:“他就是害怕我的存在会影响了他在家族的地位!就仅此而已,我不想跟他争夺任何东西,他也仍然会认为我会去争夺!他要我死,只有我死,他才能轻松!”
“你打算怎么办?”阮清霜道:“你以为利用我就能得到你想得到的结果吗?”
“晚了。”陶艺楠道:“他已经死了。”
陶艺楠道:“但是这对于我来说是最简单的m.hetushu.com办法啊,况且,我不觉得徐云会认为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阮清霜一怔,这一刻,她的确是有些心慌。
阮清霜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人呢?
“你……你当真是不可理喻了!”阮清霜道:“你死了这条心吧,徐云不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
“当然没有。”陶艺楠仍然脸上挂着微笑:“就是因为我心里很清楚,很明白,所以我才能做到如此的清楚。”
“你疯了吗?!”阮清霜瞪眼道。
“我还想要蒋鸿和蒋紫雪两个人都死。”陶艺楠的眼神充满了浓浓的杀气:“只有他们都死了,我才能高枕无忧。”
陶艺楠略微吃惊的看了阮清霜一眼,世界上竟然有这般痴情的女子?
阮清霜摇着头:“不可以,你不可以让徐云做这种选择!这实在是太难了!”
“我一次一次的,就这样一直忍着。我用我的方式去回避和躲让,可是他却仍然不能放过我。”陶艺楠道:“他直接让手下人对我动手,若不是我早有准备,现在早已经死在这海底了。”
“阮小姐的话还真是心灵鸡汤啊。”陶艺楠不屑的摇了摇头:“可我的快乐就是建立在对权利的追求上。”
放在如今这些大和*图*书家族也是一个道理,所有人对利益都是眼红的,看到这一切之后,人们都会奋不顾身,不顾一切的想要去得到!
“我相信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受苦去死的。”陶艺楠道:“谢谢你阮小姐,你让我更加确定了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我赌对了!”
陶艺楠点点头:“一定要赶尽杀绝。”
“对还是错,我相信很快就会见分晓了。”陶艺楠冷冷道:“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看到陶艺楠的这一副表情,阮清霜还真有些可怜她呢。
“那你们究竟想要什么结果。”阮清霜道:“你哥哥已经死了,陶家未来的一切都是你的了,你还想要什么?”
“你觉得,徐云更在乎你的命,还是更在乎蒋家兄妹的命呢?”陶艺楠微微一笑,充满了邪气:“在我看来,徐云跟阮小姐的关系更亲密一些,而且对阮小姐的感情也更长久一些。”
“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为什么会到这样。”阮清霜道:“但是我觉得既然是兄妹,仍然可以舍弃一切心中的仇恨。”
只是她不知道,面对巨大的金钱诱惑,亲情是不堪一击的,即便是家人也不重要了!
陶艺楠笑了笑:“事情还不就是因为蒋家而起,如果陶塑不hetushu.com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居功至伟,我也不会对他动杀机了。”
“你还真的是以为我傻。”陶艺楠摇摇头:“你越是这样做,就说明你在徐云心里的地位越重要!你自己也说过,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这仇恨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就一定要赶紧杀绝?”阮清霜道。
只有得到这些东西,人们的心里才会平衡!
“当然。”陶艺楠道:“只要有你在我手里,我想得到任何结果都能得到。”
阮清霜皱了皱眉头:“权和利?难道你们陶家那么大的家族还缺这个东西吗?为什么还要追求?”
阮清霜非常坚信:“他们和陶塑的仇恨解决了,就不会再做其他的事情了。”
可以共患难而不能共享福的,不仅仅是存在于兄弟手足、结发夫妻的身上,甚至是父母子女之间都会有可能存在。
“这是永无止境的东西。”陶艺楠道:“你知道永无止境是什么吗?就是没有尽头,这是大家都拼命去追求的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吗?”
“他或许也是被逼无奈。”阮清霜道。
“你错了!”
阮清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真的是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阮清霜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可这都是刹那之间的事情和图书,很快,阮清霜就恢复了冷静:“那你现在就杀了我吧,没有必要继续等待了。”
对于阮清霜而言,家人之间应该是团结的,友爱的。
“现在蒋家已经不想再追究什么了,他们只想回去从新开始他们的生活。”阮清霜道。
“既然知道是永无止境为什么还要追求?”阮清霜道:“知足者常乐,你们这些拥有一切的人却不懂的知足,反而你们拥有的越多,就越不快乐。”
“我真的不明白你们这些人究竟是怎么想的!”阮清霜道:“明明很简单的事情,却要搞的那么复杂,究竟是为什么?”
阮清霜真的不理解,她不是那种环境长大的人,她没办法理解这一切。
阮清霜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为了自己的争斗而发生这种事情已经很不幸了,为什么还要把蒋家也牵扯上呢?”
陶艺楠哼了一声,她对自己的计划还是有信心的:“我不觉得他跟别人不一样,如果他真的跟别人不一样……那你就只能自认倒霉了,我会杀了你。”
背叛并不是看一个人有多忠诚,而是看这个诱惑有多大。
“虽然徐云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但他和蒋家兄妹认识的时间并不长。”陶艺楠道:“如果只有他们的死才能救他心爱的女人,我相信他会好好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