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04章 命不该绝!

好在戒伪是福大命大,能把这事儿给平了,换做其他人的,拿大棍子砸下去,看看谁敢动他半根汗毛?
蒋鸿皱起了眉头:“徐云,你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你说吧,我会尊重你的。”
“为什么?”
显然徐云对于他们的答案都很满意,至少 他们都没有欺骗徐云。
蒋鸿说的这些都是随心而论的,他对徐云可以没有任何的隐瞒。
都是武修的高手,这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
蒋紫雪一怔。
而蒋紫雪仍然点点头,她会。
“如果她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你们觉得还有必要对她继续赶尽杀绝吗?”徐云道:“只是说如果。”
“我不知道。”蒋鸿给出了一个他自己也没办法选择的答案。
现在戒伪虽然还是处于危险期,但林歌却已经把他这条命在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所以蒋紫雪有理由不放过这个人。
好在林歌这条命拼的值得了,至少在他几乎耗费掉所有内力的时候,戒伪微弱的睁了一下眼皮。
徐云来到的时候林歌已经真的实在是没有了力气。
将林歌扶到一旁之后,徐云便坐在了林歌之前的位置上,手法迅速的把戒伪背后几处穴道给封上了。
蒋鸿深呼一口气,有些事情还真的是说不清楚呢。
这一和_图_书点是林歌做不到的,所以林歌才感慨自己差点就要了戒伪的命,若没有银针封血脉,直接运功再继续那么三股五股的,戒伪这身体恐怕就彻底扛不住了。
这种想法也是没错的,只不过蒋鸿说完这三个字以后,脑子里又冒出了师父金国奕的教导。
若不是林歌倾尽所有,戒伪这条命今天还真就有可能搭在这里了。
蒋鸿和蒋紫雪都沉默了,沉默是好事儿,说明他们正在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了。
“清霜,去房间帮我拿我的针!”徐云道。
听到蒋紫雪说不会放过陶艺楠,蒋鸿也赞同,毕竟六大家族的人把他们蒋家害的那么惨,她陶艺楠也是其中之一。
林歌虽然一直都再用内力帮戒伪,但他的能力却完全没有将戒伪内伤淤血排出,这伤太严重,所以即便是徐云也不敢硬抗硬的帮戒伪逼淤血。
阮清霜的话有道理,的确如此,陶艺楠看似风光的皮囊下,隐藏的是一颗可怜而颤抖的内心。
“她瞎了那是活该!”白小叶够舌毒:“就她那种女人,早一点变成废物就少祸害一点人,你还担心她呢,她连亲哥都敢设计!”
当徐云接班林歌之后一番折腾,戒伪哇的一口吐出了黑血!
http://www.hetushu.com但蒋鸿就纠结了,陶艺楠作为他蒋家的仇家,那固然该死。
这都是环环相扣,少了谁的一步都不行,谁多走一步也一样危险。
抛开其他日后的麻烦不说,就现在,蒋鸿就没办法任凭陶艺楠张扬下去,她都已经欺负到徐云门上了!
“辛苦了。”徐云没跟鸽子客气,他们两个人之间不需要这种客气。
“如果陶艺楠真的变成了瞎子,你们还打算和她……追究下去吗?”徐云提出的这个问题其实还是很有深意的。
这会让蒋鸿增加对陶艺楠的痛恨和恼怒,况且陶艺楠本身就是追杀着蒋紫雪一路来到华夏的,如果陶艺楠不除,对他和蒋紫雪来说永远都是一个威胁,永远都是一个祸害。
“我知道你们说的都是心里话。”徐云道:“我若是面对一个想要将我赶尽杀绝的人,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他赶尽杀绝,这是人之常情。”
“她是不会放过我们的。”蒋紫雪道:“这一点我能非常的肯定,只要陶艺楠还活着,哪怕是她瞎了,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的除掉我们,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的利用她还能利用的力量保住她在陶家的地位。”
呼,这家人也真够奇葩的了,阮清霜摇了摇头:“算和*图*书了,我还是什么都不要想了,那都是跟我无关的事情了。”
蒋紫雪一怔,她之前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现在看来,这个问题非常有必要考虑一下。
难道说亲手把一个废人一刀一刀给刮了,那就能得到所谓的快感吗?!
对于这些该死的事情,蒋鸿也不是说放下就能够放下的。
倘若是想都不想就告诉你一个答案,那这答案也太不靠谱了一些,至少不是心思缜密考虑出来的结果。
“我去看看鸽子和戒伪。”徐云干脆转移了话题,这话题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一百零八根银针,几乎封掉了戒伪身体大部分的穴位和筋脉,他想要剑走偏锋。
面对今天这情况,林歌实在是一丁点办法都没有了,除了拼命之外,他别无他法。
若是这些东西放不下,他自己也会更加的痛苦,有些东西就是这样,说不清楚。
“金老先生希望他能放下仇恨,我也同样希望。”蒋紫雪道:“我也不想看到一个被仇恨控制的哥哥,那不是我想要的……”
“你也别诅咒她了,她是可恨,但也是一个连自己家人都没办法去相信的可怜虫。”阮清霜道。
靠着针灸对穴位经脉封闭之后,保护住戒伪的心脉,徐云才敢运功逼出淤血。
http://www.hetushu.com说白了,就是戒伪这小子命大。
“是啊,换做是谁都不想要看到这样。”徐云道:“尤其是你的亲人。”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存的这些仇恨是不是错误的。
这东西徐云可不是会轻易就动的,现在拿出来那可是大事儿。
当然,她那亲哥哥也不是东西,一样能舍得对她下得去手。
这是蒋鸿不能接受的,不论陶艺楠对蒋家如何,那都是陶家和蒋家之间的事情,没有必要牵扯到徐云身上,更没有必要把阮清霜一个无辜人给牵扯进来。
她为什么会有那么一点的心理变态,还不就是因为自己生活在的这种环境之中造就的吗。
这口黑血一定就是有问题,只要这东西被逼出来,那他就距离解决问题不远了。
“哥,幸好你能及时回来,若不然戒伪这条命还真折在我手里了。”林歌看到这一幕,心有余悸地说道。
“当然会。”蒋鸿几乎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蒋紫雪苦笑一声:“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意思。我也想要换一个想法,但是我做不到。”
“这才对呢。”白小叶道:“谁要管她陶艺楠瞎不瞎呢,瞎了才好,不瞎的话那就是老天爷瞎眼了。”
不,至少蒋鸿他是得不到那种快感,反而会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总之是这种和-图-书滋味会让人觉得恶心。
可以说戒伪这条命折腾的他们可真够呛的。
蒋紫雪想的很认真:“我不希望我哥跟我做一样子的选择……”
徐云的笑容让蒋鸿更是不知所措了。
徐云笑了笑:“我只怕她想尽了也没办法。”
可是师父又让他放下仇恨,如果陶艺楠都变成一个废人了,那还有必要继续跟一个废人计较吗?
徐云笑而不语,有些东西是需要自己做出选择的,只有自己做出的选择,才是追寻自己的内心呢。
至少他能够在这个问题里看出蒋鸿和蒋紫雪内心的仇恨究竟还有多少,究竟是否可以拿得起放得下。
当然,林歌之前所做的一切也没有白费,没有他运功帮戒伪打好基础,现在戒伪也承受不住徐云的功力去强逼淤血向外排除。
蒋紫雪不会放过陶艺楠这是肯定的,毕竟陶艺楠对她也是赶尽杀绝的下手,只不过是没有成事儿罢了,若是有机会,现在她早就已经死在陶艺楠的手中了。
只可惜戒伪现在的身体受不了,所以除了针灸之外,还要配合徐云的功力。
“谁都做不到。”徐云道:“问题是你希不希望蒋鸿跟你做一样子的选择,这个很关键。”
阮清霜想想这一点的确也挺恐怖的,连亲生哥哥都下得去手的人,还能对别人有任何怜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