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05章 戒伪的故事

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其实寡妇不傻,她一定不是别人眼中认为的傻子,恐怕就是那时候被人绑架的时候,药给下多了,所以把脑子给烧坏了,这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可那天寡妇买了一两煤油,因为她把可怜的戒伪带回了自己家中,寡妇虽然脑子不好用,有点傻,但却明白事情。
“你自己定位有问题。”徐云道:“少说几句废话吧,你就给我呆在家里好好养伤,能治的是你的表面情况,真正的内伤还是需要你自己一点一点调理,别调废了。”
他气势汹汹的来到寡妇家里,狠狠的教训了寡妇,他觉得她是在多管闲事!
因为她嫁进来才三年,家里其他一家六口人,有她丈夫和两岁的孩子,拉了地排车想进城去,结果翻进了山沟。
戒伪嘿嘿一笑。
“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徐云笑了笑:“这是黄帝内经里的举痛论,中医讲究的就是这个。”
因为买了他的“父亲”是个二傻子,精神有疾病,非常易怒。
徐云瘪瘪嘴:“看见没,她还不太相信我呢。”
因为她有点傻,又是被买回来的,所以那天家里人不敢带她进城里,所以她才留下一条命。
佐媚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你觉得他hetushu.com通了就好。”
命运这种东西,真的是有天壤之别,有些人出生就是“国民老公”,有些人出生就注定要受尽折磨!
当时男人就不顾一切的扑向了寡妇,当着戒伪的面儿,把寡妇给强行……
戒伪耸了耸肩膀:“但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这一年里“家里人”对他非打即骂,有一口干粮吃和凉水喝的时候,就是戒伪童年最美的时光。
“看到你没事儿就好了。”蒋鸿憋了好久才说出口:“因为我们的事情让你遭了这样的罪,我……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她知道戒伪若是没地方去,就那么一个大冬天,在外面一定会冻死的。
“抱歉。”
“真没事儿了?”佐媚烟有点不相信:“这话有点悖论啊,通了就一定不痛吗?太通了未必就是好事……”
这一刻他多么想用一把杀猪的尖刀直接捅入这个“父亲”的喉咙里,就像屠夫给猪放血的时候一样,把这个将他打的遍体鳞伤的混蛋也放干血!
寡妇家里也点不起煤油灯。
白小叶看的一脸唏嘘:“这要多痛啊?看着我都浑身发抖。”
但是戒伪都熬了下来。
听到戒伪能说话了,众人的心也一下都放了下来。
当徐云把所hetushu•com有的针都拔出来之后,戒伪的后背就都满是血孔。
而戒伪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滚刀肉,所以很多人喜欢找他父亲做一些卑鄙不要脸的勾当。
淤血吐出之后,戒伪整个人都清醒了很多,他昏迷的主要原因就是淤血封住了经脉穴络和身体的一些神经系统。
虽然还不可能直接就下地走路,但这基本的说话能力还是没有什么大碍了。
看到众人的担心和林歌的自责,戒伪的气息微弱道:“兄弟,这不怪你……我这条命能捡回来,多亏了你……我觉得老天爷这就是说我命不该绝……我还有用呢,死不了。”
“对待这种大事,我一向都很认真的。”佐媚烟道:“任何事都有正反两面啊。”
刚刚懂事就经历了如此变故,戒伪小小年纪什么都不能做,被黑心的人直接倒手卖给了人贩子。
戒伪出生在湘湖地区,那地方的民风彪悍,在他出生的那些年,挺乱的。
在戒伪受训之前,他曾经被卖到了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给村子里一个讨不到媳妇也没有生育能力的二傻子做儿子。
戒伪点点头,安静下来。
戒伪当时什么都不懂,但是他却看得出寡妇痛苦的表情。
他堂堂一个高手又怎么肯屈居在一个保安www.hetushu.com室呢。
也是因为傻,她就留在了这里。
徐云忍不住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认真了。”
戒伪基本脱离了生命危险,蒋鸿和蒋紫雪的心理压力也就放松了好多好多,之前戒伪的身体没有脱离危险的状况下,两人的心基本都是悬在半空的。
好在同一个穷乡僻壤的山沟里,有一个寡妇。
寡妇不但帮戒伪处理了伤口,还给他做了热乎的面。
正常的时候到也正常,可一旦犯病,那就把戒伪往死里打。
当这一切都解决了之后,戒伪就舒服多了。
然而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彻底激怒了戒伪那个“父亲”!
就是这样,戒伪的父亲才惹出了大麻烦,直接一逃了之,而他的母亲也被人给害了。
那天戒伪不敢回家,被打的那样子实在可怜……
就这样,戒伪忍受了一年。
据说也是被卖进来的媳妇,脑子也不太好使,但这个女人被村里的人都叫做扫把星。
有一次,戒伪的这个“父亲”又一次犯病了,而戒伪没来得及逃出家,活生生被打断了胳膊,扔到了村子的大街上。
徐云开始拔针,每一根针拔出来都带着乌血,这也属于正常,因为脆性较大的毛细血管会在一些情况下破裂,徐云给戒伪拔出来和_图_书的就是一些他体内的瘀阻,当毛细血管破裂,局部淤积的治痛物质释放,毛细血管也重生了,疼痛感也就消除了。
“不用客气。”戒伪道:“当我说我要跟徐云混的时候,我就准备好了面对今天这种情况。所以不怪你。”
寡妇让戒伪感受到了人世间的温暖,这是戒伪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
“虽然说话还是有些气虚,但就凭他这一副身板,恢复起来也用不了多久时间。”徐云放心的拍了拍戒伪:“别再说话了,运功闭气,我帮你拔针。”
可是想归想,毕竟戒伪当时还不到五岁呢。
一切结束之后,男人拖着一脸茫然的戒伪离开寡妇家,寡妇双眼全部是泪痕,她可怜戒伪这个孩子,也可怜她自己……
“你说的没错,这话字面上理解的确有些让人怀疑,但是却称不上悖论。”徐云道:“其实这话的意思是说,不痛说明有可能通了,而痛就一定是不通的。你又何必跟古人较真。”
就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在当时九十年代的社会背景下,根本走不出去。
原来徐云早就看穿了,戒伪来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打算真的跟他做保安,做保安只是戒伪的一个幌子。
戒伪反而到无所谓:“我看你这样子也真有点过意不去。和-图-书不过我这个人好说话,没那么多事儿。”
别说九十年代那地方没有电话,就是现在这二十一世纪了,穷乡僻壤没见过手机的人也多了去了。
那时候戒伪所在的地方,连电都没有!煤油灯都不是一般家庭能点的起呢,至少他卖进去的那家点不起煤油灯。
戒伪和徐云差不多的年纪,只可惜他童年的运气和徐云相比较就差远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心生恶念,他是没有生育能力,但不代表没有那个欲望,寡妇自己一个人活,还是被卖进来的,他做什么又能怎么样呢?!
那时候戒伪浑身淤青,满脸鲜血,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还不足五岁的戒伪心中冒出了“杀人”的念头!
戒伪的身世比天眼其他人的还要曲折。
戒伪点点头:“放心吧,我若是废了就不会跟你身边混日子了。”
“那怪我咯?”徐云一头黑线:“我可没说让你跟我混就是要出生入死,就是让你刀口舔血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
“这可是你说的。”徐云道:“那可真要仔细一点慢慢调理。你若真废了,那就真给我滚到天娱影视大厦的门口当保安去,那工作我相信你废了也一样能胜任。”
这说明有效果。
戒伪要做的是成为林歌那样的人,能够做徐云的左膀右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