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09章 轩然大波

如果陶艺楠出点什么事情,那他们在陶家的地位也会降低,不想要忍气吞声那就只能是离开陶家。
而现在,又到了做新选择的时候!
若不然他们的矛头都对准他的话,他可就一丁点办法都没有了。
这一下被陶雾茶给点破,陶明学的面子上还真的是有些挂不住呢!
而且他现在真的是要去找陶艺楠好好的谈一谈,不论他对这个女儿是不是有那么一些的不公平,这个时候作为父亲的都应该出现在她的身边。
陶艺楠微微一笑:“你们若顾及之前的情分,就帮我一个忙,想想黑水回来之后会去什么地方,找到他,替我带话告诉他,只要他想,我就会尽全力保他,让他找个时机回来继续帮我。”
陶艺楠哼了一声:“我到希望是他对我下手,那样我还能有个防备,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那种你会提防的敌人,反而是那种你根本就不在乎的对手……”
陶龙青这用心险恶啊,让他们凭本事,意思岂不是很明显了?让他们自己去争啊!
“是陶少做的吗?”
这可让他陶龙青如何能接受呀,他完全不能承受这份压力啊。
这次陶塑就根本没打算让陶艺楠再回到莫斯科,他离开的时候和图书只带上了自己的六个人,没有让陶艺楠带任何人去,仅凭这一点,陶龙青就知道事情会变得非常的麻烦。
想要让自己下一代在家族里翻身,成为发令者,那就要把话事人先拿到手。
陶如虎和陶添翼听说陶艺楠回来,也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毕竟这可是他们两个人的亲主子!
陶龙青离开之前,这话都是暗藏心机,斗吧,只有他们之间斗的厉害,他陶龙青才能得到一定的喘息的机会。
现在陶艺楠若是还想要在陶家立足,就要抓住所有可以立足的力量,不然她还有什么资本?
年近七十的他已经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了,陶塑若是觉得一定要除掉陶艺楠,他能做的就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陶明学什么都不管不问,看似无欲无求,实际上却是暗藏心机。
“老三,你这样就有些过分了。”陶瓷凤皱了皱眉头。
有了先进的医疗保证,陶艺楠也多多少少可以放心的躺在床上安心的小睡一会儿了。
就因为想明白这一切,陶龙青才迫不及待的把话事人的身份安排在陶塑的身上,让他先建立威信,然后一点一点的给他实际的权利!
“老三,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同意他们的说法,不能和-图-书等下去了!”
的确,已经七十多岁的陶明学真的不合适继续参合家中的事情了。
陶艺楠离开之后,整个陶家的议事厅内一片哗然。
“够了!”陶龙青突然一巴掌就拍在桌面上。
“话事人这么多年以来都是被任命的,这个东西如何争夺?!”老四陶褐武一瞪眼:“这可不行。”
陶艺楠一开始是谁都不想见的,但听说是他们两人来了,也就没有拒之门外。
大家族里面,年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本,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掌握的权利也越来越多,所以陶雾茶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她觉得她都斗不过自己那大外甥,更别说她的孩子了,加上又是外姓人,更难。
他们这一代里最小的陶雾茶才五十多,她笑了笑:“老大当然不会介意了,这样对他家岂不是更有利。”
“是啊!现在你必须给我们一个明确的指示啊,就连陶塑都遭难了,我们还坐视不管吗?龙青你到是说句话啊!”
陶家上次内乱还是他父亲,因为他父亲夺权夺势,他和他的三个亲兄弟以及两个姐妹才能把陶家实权掌握。
“三哥,这事情已经不是简单任凭他们年轻人去处理就可以解决的了!我们恐怕不得不出面了啊!http://www.hetushu.com
他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是什么样的品行,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陶艺楠离开的时候,两人想过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主子了,陶塑想要她命,这事儿傻子都看得出来。
陶艺楠这话听得陶如虎是一头雾水,满脸茫然。
可谁知道这个不争取的东西竟然出事了!陶龙青这么多年的苦心全部都白白浪费掉了。
“你们若是想要争辩,那就继续。”陶龙青缓缓站起身:“但我可没时间跟你们耗,你们想要为你们的孩子考虑,我也一样会去关心我的孩子。”
“……”
可是现在,他们下一代的孩子长大了,他们孩子之间的关系可就不是他们这些亲兄弟亲姐妹的关系了,他们孩子这一代就是堂亲的关系!
而陶艺楠的父亲陶龙青面色铁青,他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当父亲的太了解自己的儿女了,这次他们兄妹两人一起出门共事,陶龙青就意识到会有事情发生。
陶艺楠回到自己房间之前就让家中大管家联系了莫斯科最好的眼科医院和眼科医生,他们将在一小时之内带上他们的仪器来到陶艺楠家中为其治疗。
现在她能回来,那绝对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所以两人对陶艺楠还是非常关心的。
陶明http://m.hetushu.com学的大儿子都已经快五十了,比她这个小姑几乎小不了几岁。
“我说行就行。”陶龙青道:“这个家,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他选择了顺其自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的控制下去。
不等陶龙青说话,老大陶明学就挥手起身了:“他什么时候听过我的劝告……罢了罢了,他想要如何做就如何去安排吧,我老了,没这个参合的心情了。”
陶龙青面不改色:“二姐,这事儿我已经决定了。”
“信!”
“我女儿那个样子了,我儿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没搞清楚,你们想要我做什么决定?!”陶龙青怒威逼人:“难道想让我现在就立一个新的话事人吗!?”
虽然刚才没有人说出这话,但是暗藏的意思都是这个意思,就是为了自己下一代争取一个话事人的身份。
这大家族里面混,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那种。
“今天我也把话放在这里,想要成为话事人,那就看自己的本事!”陶龙青一句话扔给了那些一直没敢说话的年轻小辈,都是他侄儿辈的人,听到这话当时就亮起了眼睛。
话事人的身份非常的重要,这一点绝对是所有人必争的。
他们很清楚他们是如何对待他们堂亲的,所以他们肯定可以想象的出和-图-书来他们下一代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陶龙青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这些兄弟心里想的是什么。
“陶小姐!您这是怎么了?!”陶如虎看到陶艺楠这双眼上的绷带,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没什么。”陶艺楠淡淡道:“被沙子伤了。”
兄弟们七嘴八舌,全部都指向了陶龙青。
“你们若是跟我去,那肯定就回不来了。”陶艺楠淡淡道:“我不让你们去,就是因为我知道这一点,你们相信吗?”
“早知道我们跟你去,你就不会受这样子的伤了。”
他原本是有机会制止的,可是他没有。
众人当场闭嘴,毕竟现在陶龙青还是陶家的当家人,这也是上一代任命的,手里有实权,说话有威严。
但这些小辈的父辈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当他们都还掌权的时候,他们是可以和和睦睦的,共同控制住属于他们的权利,让堂亲不能篡权。
“那你把大哥放在什么位置,是不是也应该跟大哥说一说?”陶浅虎质问道。
毕竟他也了解陶艺楠,知道自己的女儿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现在陶艺楠一直都忍着,让着,那是因为整个家族里面都支持陶塑,而且还有他这个老骨头压着。
如果没有他这个老骨头,陶艺楠会闹出怎么样子的水花还真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