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12章 危如累卵

“大哥,事到如今我觉得你有必要站出来说句话了。”陶雾茶一边品着上等陈年普洱,一边表示出自己态度的坚决。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这是他们父亲当年教育过他们的一句话,而他们兄弟姐妹之中,就有一个这种人。
现在陶明学他们面临的处境跟那些政府领导差不多,就是一个关于“退休”的话题。
这就是陶龙青的可怕之处。
这一套在市面上见都见不到的紫砂壶,他都敢拿出来直接当招待客人的器皿,可见他的收藏品中肯定是另有极品。
殊不知真正的傀儡是陶塑,而陶龙青则是那个给傀儡拉线的人,真正的幕后仍然是他,只是让人根本想不到也看不到罢了。
“哥,我们或许不能够确定三哥接下来准备做什么,但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陶褐武道:“三哥不会甘心把他手中的天下交给我们的后代。”
“三十一年,我们对三哥付出的也足够多了。”陶雾茶心中多少都有些不爽。父亲过世的时候她还年轻的很,二十多岁,根本什么都不懂和-图-书,就被忽悠要好好的帮三哥,只要三哥能撑住,这个家就能撑住。
这样陶家才能更好更安稳的被控制在他们自己的手中。只有被控制在他们自己的手中,他们才能睡的安慰,才能吃的香甜。
年轻的时候没感觉,但当陶龙青把话事人的权位交给陶塑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意识到了,他们已经不是一家人了。
谁听到自己的儿子死了还能如此这般淡定?!
“我觉得雾茶说的没错。”陶瓷凤也开口道:“这事儿如果你做大哥的还不开口,我们可就只能跟着忍气吞声了。”
全世界恐怕也没有多少人能做到吧,而他陶龙青就做得到,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们应该学会冷静,现在龙青也不好过。”陶明学道:“就像他说的,他刚没有了儿子,女儿还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应该给他一些时间。”
没有任何人想要去结束自己对权力掌控的生涯!
陶明学淡淡道:“父亲过世三十一年。”
“父亲当年离世的时候说了,龙青做事圆滑www.hetushu.com而不失棱角,是最合适接管陶家的,要我们都一起帮助他。”陶明学道:“这话难道你们都不记得了吗?”
所以她真的等不下去了,她可不希望自己才五十多岁就要被踢出陶家的掌权圈子!
整个陶家,陶明学无愧内心的敢说他们家是对陶家贡献最大的,他比陶龙青年长八岁!
陶塑只会一段一段的吞噬他们现在手中所掌握的一些权力,早晚有那么一天,他们将会一无所有。
就像现在,陶艺楠出事儿了,陶塑死了,陶龙青下一步会做什么事情,他们谁都不知道,他下一步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说到这里,几个人又都面面相嘘。
这是他们兄弟姐妹最顾忌陶龙青的原因,永远都猜不到陶龙青想的是什么,也永远都不知道陶龙青下一步会做什么。
这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的天性。
茶壶以玫干为造型设计,配有六杯六碟,壶嘴呈喇叭式,出水点注顺势而出,遒劲有力!
那便是陶龙青。
可最终呢,陶龙青父子才是陶家的掌管人,而他hetushu•com呢?他或许还有些话语权!当他死了之后呢,不论是陶安,还是陶康,更别说陶毅了,他们三个人在陶塑的面前算什么?
“大哥,这事儿还真是要你来说。”陶浅虎道:“你说了就算,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承认你说了算,你说了就算!”
每一个人都在说,为什么一定要把手里的权力抓紧,因为说的人都知道这种安稳的心里感受!
就在这件事情上面,他们是真的太佩服陶龙青了,怪不得当年父亲会选择他,因为他真的是比他们所有人都更“深”。
因为退休后就一丁点权力都没有了……
壶把乘势而起,蜿蜒苍劲,端拿舒适。
陶瓷凤嘴角扬起,漏出一个冷笑:“这可真有意思啊,陶艺楠那个丫头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她做事我们都了解。”
永远都没有人可以在他的表面上看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这一点也是他们几个兄弟姐妹对他顾忌的地方。
他们爷四个,对陶家的贡献要比陶龙青父子对陶家的贡献多出二十六年!
因为他们的一切都会被陶塑给http://www.hetushu•com吞噬的干干净净!
那就等于是他比陶龙青多八年的贡献,他的长子陶安更是比陶塑年长十岁!次子陶康也比陶塑年长六岁!三子陶毅也比陶塑年长两岁!
这些年陶雾茶心里一直都不舒服这件事情,凭什么她就只能是一个附属品。
陶明学喜欢喝茶,也喜欢研究茶,更喜欢收藏茶。所以对这种跟茶不能分家的茶具,更是深有研究和收藏。
房间里茶香四溢,千年树根做几,稀有紫檀做椅,一套制壶大师顾先生制的紫砂九头咏玫茶具就上千万元!
之前所有的事情都不说,就在这件事情上便可以看得出来。
众人一怔。
“如果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你也相信,那你可就真白活那么多年了。”陶瓷凤继续把话说完:“我可不相信那丫头真的出事了。”
陶浅虎也跟着二姐的话点点头:“没错,那丫头若是出事儿,陶塑也不至于客死他乡,连个尸体都捞不回来了。”
壶身点缀朵朵玫花,花瓣块面饱满,纹路清晰,雕塑技艺高超,气韵高雅。
从来都是笑面迎人的人,才和-图-书是最可怕的人。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子的,他能做到这种冷静,冷静的让人不可思议,不敢相信这是正常人应该有的冷静。
这是无法解释的东西,也是没有人不能理解的。
就看那些政府领导吧,为什么在退休的时候如此不甘心?
“这事儿可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陶明学淡淡道,偌大的茶室内,真正精通茶道的人,恐怕只有他自己。
等陶龙青把自己的实权交给下一代的时候,他们其他所有人的地位就将要一天不如一天,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定论跟事实。
这话才是真正的刺激到了陶明学。
堂亲的关系,陶塑怎么可能给他们掌握陶家的实权!
“哥,这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陶褐武有些不以为然的摇摇头:“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吧?”
这些年,陶龙青要多低调就有多低调,甚至都有陶家的下人误以为他变成了自己儿子陶塑的傀儡。
就好像现在他们所做的一样,这三十一年来,他们兄弟姐妹六个人,共同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那些堂亲手中的实权全部都吞噬到自己的手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