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23章 金冠

至于皇帝的翼善金冠,那就差不多等于十六七个鸡蛋的重量。
佐媚烟道:“如果价格合适的话,买来放在影视大厦镇宅也不错啊。”
佐媚烟说完就离开了院子,只留下徐云一个人看着天上的明月发呆,今天又逢十五,月亮很圆,很圆。
“能有什么问题?”佐媚烟也搞不懂徐云究竟再怀疑什么。
佐媚烟翻了一个白眼:“我跟你是真的无话可讲了。”
“谁会有这种东西能拿出来拍卖,这都应该是国家级别文物了吧?”徐云道:“哪里出土的,谁这么大胆就拿出来拍卖,还没有相关部门介入吗?”
“应该不会傻子。”徐云道:“那就让他们去做吧。”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睡了。”佐媚烟把桌子上的烟直接拿起:“你现在呢,最好是把烟给戒掉,就算不为了你自己考虑,也要为了下一代考虑,当一个合格的家长就肯定要有所牺牲。”
真没见过谁戴一个大金冠出来炫富的。
佐媚烟一摊手:“随你便。”
“这的确是真玩意儿,不是赝品?”徐http://m.hetushu.com云还是不信。
再说现在黄金又不值钱,两百多一克,一千克才二十来万。
你想啊,这翼善金冠是属于皇帝常服冠戴,戴头上,八百多克就是一斤六两呢!这就够沉的了,两斤多的话,颈椎病估计会更严重。
“其实你现在没必要为他们担心了。”佐媚烟道:“如果他们不能自己去抗一些事情,不能自己去承担一些压力,不能自己去解决一些困难,那他们以后根本不可能成气候。”
“我当然知道宦官就是阉人!”佐媚烟无奈道。
“我只是觉得这逻辑有问题。”徐云道。
徐云一瞪眼:“家传的?”
“你能不能听重点?重点是这个金冠。”佐媚烟道:“至于这个宦官是怎么有的后代,那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人家可能是领养的呢,你怎么那么多疑问啊。”
佐媚烟一瞪眼:“我告诉你,逻辑有没有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问题是这金冠的确是明朝的,这就足够了。”
“这件事情上可不能自私。”佐媚烟道和-图-书:“我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虽然说黄金一克好几百呢,这金冠比翼善金冠还多二百克,那就多好几万呢。
“对啊,家传的东西。”佐媚烟点点头:“所以这是个人财产,没人能管得着。”
徐云一脸诧异:“那这事儿就有问题了啊。”
“这东西你买回来戴头上,是有病吧?”佐媚烟道,就按照现在两三百一克的价值,这一千多克还多少钱呢?
“你这人是真不知趣,我是看你最近无聊,想要给你弄点事情做。”佐媚烟道:“你若是不爱去那就不去。”
徐云听得一头冷汗,这还真提醒他了,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
“你那加拿大的小情人还有一段时间才能来呢。”佐媚烟道:“你就放心去燕京放松几天,顺便也回你的部队看一看,别让那边挂念你的人太挂念你。”
“有专家鉴定过了,是肯定的明朝金冠。”佐媚烟百分之百的肯定道。
“我知道,你肯定以为我说的是翼善金冠。”佐媚烟道:“并不是那顶历代皇帝的金冠,是另m.hetushu.com外一顶,但其工艺跟翼善金冠也真的是不相上下哦。只是重量上要比翼善金冠更重一些,有一千多克。”
佐媚烟脸一红:“你说宦官是什么!”
徐云一怔,佐媚烟这还真是什么心都帮他操着。
“宦官是啥?”徐云道。
“……”徐云无言以对。
“本来就是啊。”徐云道:“我说的这是实话吧?”
炫富也没有这么炫的吧,出门开奔驰,身上有纹身的黑社会大哥,脖子上那链儿也就两三百克吧?
“你也别什么事儿都替我想着,多累心啊。”徐云道:“平日里的工作就够多的了,还要替我想那么多。”
徐云看了佐媚烟一眼:“你没开玩笑吧?金冠?明朝的?”
这玩意儿一旦和古董挂钩,价值就千倍万倍的翻倍啊。
“你想买?”徐云一怔。
可是这古董就不能这么算了,尤其是戴在头上的!
随后两人就陷入了沉默,无聊之中徐云再次抽出一支烟,可碍于顾忌佐媚烟再给他牵扯出孩子的话题,他还是放下了。
翼善金冠只有八百二十六克。
“古代京hetushu.com城专供皇帝,君主及其家族役使的官员,这叫宦官。”徐云道:“只有先秦和西汉时期并非全是阉人,自东汉开始,则全为被阉割后失去性能力而成为不男不女的人。”
蒋鸿和蒋紫雪早晚都要学会自己去面临问题,解决困难。
徐云咧咧嘴:“那你说我买了这玩意儿干什么?自己留着戴啊……我可没有那心思,整天头上顶那么重的玩意儿,我怕我得颈椎病。”
“一个太监戴过的东西拿来能镇宅辟邪吗?”徐云对这东西还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徐云对这种非慈善的拍卖还真不太感兴趣,卖出去的钱都归那个人所有,没意思。
两斤多黄金戴头上什么概念?鸡蛋见过吧?拿二十来个顶在头上,差不多就是这个重量。
徐云点点头:“道理我明白,只是觉得这做法是不是太冒险了一些。”
这是一个明显的矛盾问题啊!
“看心情吧。”徐云道:“如果真没什么事情做,去看看也成,若是有什么其他好玩的,顺便买几样呗。”
“这不是下面出来的东西。”佐媚烟道:“www•hetushu.com是家传的。”
所以这一千多克的肯定没有八百多克的做工更精良,更牛!
徐云能看到的是如今的安逸,却看不到几千公里之外正在滋生的危机。
“这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佐媚烟道:“你不可能帮他们一辈子。”
徐云也知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鬼知道会不会有人不按照常理出牌呢?
“最近也安逸了很多,相信谁都不会傻到这个时候把麻烦往自己身上揽吧?”佐媚烟道。
“要拍卖这个金冠的人,说这是家传的东西,家传的东西就是祖上留下来的。”徐云道:“这宦官是阉人,阉人怎么可能有后代呢?”
“你刚才说,这金冠是明成祖亲手赏给东缉事厂亲信宦官首领的。”徐云道:“没错吧?”
佐媚烟都被徐云给说的愣住了,她还真没考虑这些。
“我不累。”佐媚烟道:“我只是想,不管是谁都好,能早一点给你们徐家添上一儿半女的,生活是不是会变得跟更多姿多彩了呢?”
“没错啊。”佐媚烟点头道。
徐云花五十万能打造一个比这个金冠更好的,何必要去买这个古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