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27章 困难的血狼团

血狼团曾经每一任当家人上位要做的事情当真就是屠城,尤其是那封建社会南征北战的时候,戎马一生的血狼团当家人做一些屠城之类的事情根本不当一回事儿。
但是仗着身后有当年历代帝王打赏下来的东西,拿出去就能换上一年的费用,倒也让他们过得滋润舒服。
“你们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惊动屠城吗?”文修平深呼一口气,他自己都觉得茫然了。
更不可能有屠城这种事情发生了。
邢鹏鲸一瞪眼:“那你说我现在怎么办!!我们需要钱,你明白吗?!”
邢鹏鲸收起怒意,皱起了眉头。
“罢了,问你们什么都没主见。”文修平道,这事儿还是要看自己啊。
想想血狼团这么多年风雨坎坷的经历,一直风光到民国的时候,而如今的现代和平社会,他们早已没落多年。
文修平一言不发。
所以才会有了这拍卖金冠的一件事情。
他对屠城太了解了,就像是邢鹏鲸也一样了解他一般。
可是这事儿他觉得还是应该跟屠城说一说,毕竟这http://m.hetushu•com关系到血狼团的未来。
“屠城好。”文修平大步走进房间,随手关门。
“东城老九!?!”邢鹏鲸怒骂一声,拳头哐的砸在那小叶紫檀的茶几上:“这老王八跟我没有什么冤仇,为什么要坏我的生意?”
如今血狼团已经走到了一个极端,不然的话屠城也不会把金冠拿出来让他去拍卖。
“合作什么?”邢鹏鲸没等文修平把话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房间里檀香味甘甜醇厚,清香且持久,显然是有利于清幽提神。
如今金冠拍卖因为东城九爷一句话就给搅黄了,血狼团就更是到了一个需要钱的时候。
邢鹏鲸脸上腾起了杀气:“好,如果他东城老九想跟我过不去,那我就让他见识见识!”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邢鹏鲸笑了笑。
习惯了那种风光的日子,血狼团庞大的开销让整个组织都举步维艰。
文修平迅速来到屠城的房间,敲门示意。
汽车开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在三环一处精致的别墅http://www.hetushu.com停了下来。
不过这价格也堪比黄金,每天都要燃个三五小时,这开销就可想而知了。
这么多年来,一直不肯委曲求全的血狼团早就很难熬了。
其一是这种高手身边能有一两个就不得了了,其二是这钱也真不是一般人能出得起。
血狼团就永远的消失了,现任的当家人自然不会让血狼团毁在他的手里。
当邢鹏鲸的火气发泄到文修平身上的时候,文修平也仍然是一言不语。
等到邢鹏鲸的怒气稍微消散的时候,文修平才开口:“拍卖结束的时候,我碰到一个人,他叫黑水,实力不俗。”
文修平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对方会给他们什么生意,什么生意能一下子赚到几个亿?这基本就跟扯淡没什么区别。
只要钱除了问题,血狼团就将面临着彻底的瓦解。
邢鹏鲸一脸震怒:“岂有此理,现在的人难道都瞎了狗眼吗!”
“文修平!我命令你马上安排这件事情,三天之内我要见到东城老九的人头!”邢鹏鲸一向都是和图书说一不二的人。
虽然血狼团都到了一个让世人很少记起的地步,可他却仍然自我感觉良好。
所以他即便是卖金冠,他也要拿到钱,把血狼团留住,至少在他还活着的时候留住,那样他死了之后也有脸去见血狼团的那些列祖列宗啊。
血狼团如今虽已落魄到这般田地,可是现任屠城却也依然很是讲究。
这里是血狼团的人所居住的地方,不愧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一个走到穷途末路的组织,还能住得起三环这好几百平的大别墅,可想而知这家底到底有多厚了。
年代不一样了,规矩也就变了。
邢鹏鲸沉默稍作思考,一个有如此巨大利益的事情,究竟会是什么呢?
一旦血狼团里的高手需要自己去混饭吃的话,那就直接崩盘了,只要有一个人出去,那必然导致各奔东西。
“对不起屠城。”文修平道:“可……事实便是如此。”
“进。”血狼团现任屠城——邢鹏鲸,此刻正在房间里细品茶香。
最近邢鹏鲸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一顶金冠只要拍出价值,血狼hetushu•com团就又能支撑个几年的时间。
华夏建国之后他们就一直靠着这种方式生活和存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底总是有吃空的时候。
“这也都是因为东城的九爷一句话,说我们的金冠是太监戴的,又不是皇上戴的,所以不值钱!”文修平道:“然后……就导致了无人问津的地步。”
别墅内碰到的人都会恭敬的叫文修平一声“千斩”以表示对他的尊敬。
文修平的脸色不太好看:“屠城,这事情……恐怕是不成了。”
车上闭目沉思的人叫文修平,是当今血狼团的“千斩”,这称号在血狼团里仅次于当家人的“屠城”称号,按照以往血狼团的规矩,没有杀足一千人都是不可能得到“千斩”这个称号的。
停车之后文修平就命人把金冠护送回原处,而自己则是去找屠城汇报情况,并且商议今天碰到的事情。
两个低辈分的人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只能是摇头。
“屠城,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和东城老九发生矛盾,真的是不合适。”文修平劝道。
虽然这都是二十和-图-书一世纪了,可是血狼团一直流传下来的规矩还是有的。
血狼团里的高手也将会被瓜分,高手去哪都不至于饿死,只是这世界上真没有什么人会吃饱了撑的养下一个血狼团。
通过这件事情,黑水就可以断言血狼团现在确实已经是强弩之末,通俗的讲,那就是冬天里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文修平调整了一下语速:“他并没有说明白,只是告诉我,如果我们要跟他合作的话,就明天下午三点半,去王府酒店的品茶轩。他会在那个地方等我们。”
“什么意思!”邢鹏鲸一怔:“你是说这金冠都没有人看得上?!这可是御赐的!”
但如今已经跟往日不同,称号封赏也是根据辈分资历和对血狼团的贡献而封赐的,当今的和平社会哪还有什么屠杀千人的事情呢。
“这……”文修平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得不到最强靠山重用的血狼团越来越冷清。
看得出来,邢鹏鲸现在对金钱的欲望是相当巨大和激烈的。
“他说,我们可以跟他合作。我们能得到的利益,是比我们的金冠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