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28章 无事也登三宝殿

斟酌了几杯茶的时间,檀香木也已经基本燃尽,邢鹏鲸才把目光再次转移到文修平的身上。
王逸道:“去拍卖会看上什么了?买了点什么稀罕的物品,也给我们瞧瞧。”
徐云道:“一个宋代黑釉的曜变天目茶碗有点意思,但起价就几千万,我又不是那花两亿买个画小鸡茶杯的土豪,肯定舍不得买。”
万狂啸一怔:“你不会是去参加拍卖会了吧?”
没有足够的金钱甚至说不等现在的人走,血狼团也会在他们这一代的手里彻底自我灭绝。
“罢了。”邢鹏鲸道:“这事儿让你做主也的确是有些难为你,既然对方找到你,还能说得出你的身份,显然是有备而来,也不是一般的人……去会一会也无妨,即便是生意不成,多个朋友也多一条路。”
邢鹏鲸一瞪眼:“你毕竟是千斩!这种时候你不帮我拿主意谁帮我拿主意?”
现在已经有人站出来想要单飞去追求自己想追求的事情了,毕竟是人各有志,如果在这里没什么可图的,也真呆不下去了。
这些年来会和-图-书来血狼团的人都是奔着名声而来,可来到之后却发现根本与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
当年王逸看到徐云的时候就知道,这小子根骨奇特,只要有机遇打破那一个瓶颈之口,之后的修为之路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这小子混的好啊,都开始玩儿古董了。”万狂啸玩笑道:“比咱哥俩强太多了,我家里连个现代的景德镇瓷瓶都没有啊。”
甚至是说这明朝的金冠再多两三个,这钱也不一定够他们用的。
文修平特别理解邢鹏鲸现在的心思,他也知道他们太需要钱了。
徐云摆摆手:“名额是佐媚烟帮我弄得。”
文修平点点头:“现在恐怕也只能如此了。”
徐云品了一口,不比他喝得那八千八一壶的龙井差事儿:“好茶,放那会所里面也能卖到一万块了。”
王逸也跟着道:“别忘了还有我的一份。”
邢鹏鲸现在迫切的需要一大笔钱来壮大血狼团,倘若是没有后台可以给他们去当靠山,他们就必须靠自己解决所有问题,改变m.hetushu.com血狼团这么多年的发展路线,走自己的变革之路。
“你小子行啊,挺有能耐的。”万狂啸道:“一壶龙井敢买八千八的地方,即便是燕京也不多啊,我能猜不到吗?我可是听说今天那拍卖会,没有个百亿的身价都不让去,你可以啊。”
文修平对这个决定没有任何意见,不管怎么样说,当务之急都是给兄弟们一个答案。
“算你小子识货!”万狂啸这才乐了。
要知道上一个做到这件事情的人还是徐宸呢。
“败家子,这茶叶可是七百多块钱一斤呢。”万狂啸道:“我自己平日都不舍得喝,也就是你家王逸老头子来了我才给泡一杯!”
“我若是没事儿还不能回来看看你们二老了?”徐云笑呵呵的走进办公室,再次对两人敬礼道:“首长好!炎龙报道!”
徐云连忙提暖瓶给万狂啸和王逸的茶杯里填满水。
一个已经被逼到了绝境的人,有了求变的机会,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弃呢?
如今除了赴约搞清楚对方究竟想要自己去做什么,还真http://m.hetushu.com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
“这时候正好提神。”徐云咧嘴一笑。
变革之路岂是那么容易?
“行了行了,这也不是训练场,在我办公室就别装了,自己找地方坐。”万狂啸道:“喝水自己倒。”
就按照现在血狼团的开销,如果再不弄到钱的话,很可能就真的散了。
徐云乐了:“成,回头我就雇一卡车,把咱大队所有人的茶叶都包了!绝对都比这茶叶价码高的!”
“那好,明天下午三点,你和我去赴约。”邢鹏鲸迅速做出了决定。
要知道现在徐云的实力已经远超王逸了,这是王逸最想看到的。
“屠城……这事情恐怕还真的是需要你自己拿主意。”文修平不敢妄言:“关系重大。”
“还有呢?”
“什么东西你还买不起啊?”王逸不相信。
虽然说这一切都是未知数,但是万狂啸和王逸两人对徐云还是非常的有信心的。
当他高喊“报告”出现在万狂啸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万狂啸正在和王逸商讨着什么事情。
只要筹码开的足够高,文修平和图书相信屠城是没有做不出来的事情。
徐云摆摆手:“我就是随便去看看,散散心,什么都没买,没钱。”
“另一个就是一顶明朝的金冠,说是明成祖赏给东厂太监头子的。”徐云道:“要价更离谱,直接开五亿,让一个东城九爷说了一句不值,直接无人问津。”
徐宸既然如此,那作为这个传奇的儿子,徐云为什么不会做到呢?
徐云和仇妍来到神龙大队之后,马上就有人带仇妍去招待处休息,而徐云则是自己轻车熟路的去了万狂啸的办公室。
“你小子怎么那么突然就来了?”万狂啸道。
说不定……甚至是有可能在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可突破天玄。
当然,他自己也不客气,找到万狂啸的好茶,抓了一把就给自己也泡了一杯。
文修平真的很为难,这确实不是他能拿得起主意的事情。
“无事不登三宝殿吧?”王逸呵呵的笑了笑,似乎对自己的这个得意门生很是满意。
见到徐云出现,两人还真略微惊诧。
再这样下去,徐云有可能在三十岁之前便可超过万狂啸了。
……
http://www•hetushu•com云一愣:“哟,首长,您也知道?”
“修平,这事情你觉得呢?”邢鹏鲸淡淡道:“我身边除了你之外,也没什么人能帮我拿主意了。”
邢鹏鲸自己都不敢轻易做主的事情,他怎么敢妄下结论呢,到时候若是惹一个麻烦,他就是背黑锅的。
万狂啸看的都心疼:“你泡那么浓也不怕喝了睡不着觉?”
没有大量的金钱来做资本,何谈变革?
“你就吹吧。”万狂啸端起茶杯:“先尝尝我这七百的茶叶怎么样再说。”
“首长您就别那么抠了。”徐云道:“我这可是刚喝完八千八一壶的龙井过来的,让我尝尝你这茶叶值不值七百块。”
“别谦虚了,没有人跟你借钱,也没人让你资助咱部队。”万狂啸道:“你小子都发达了,以后再来就别空手了,别人送礼我不收,但你以后不带上几斤上好的茶叶,我就不让你进我办公室的门儿!”
有句话说的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现在果真如此,而且还因为果果的原因,徐云突飞猛进的程度更是让王逸这早有准备的人也感到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