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43章 乌鸦嘴

“谁还能把自己要害拿出去乱说啊。”徐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有你说的那么喜欢惹事吗?”徐云道。
这和平年代可不是当年的封建社会,那时候就算是杀人如麻只要你牛逼就没人敢招惹你,可现在不一样了。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麻三儿气呼呼道:“你给我说说究竟什么情况,你打听这些。”
现在这年头连那些往日的朝权大老虎都被打的嗷嗷叫,夹着尾巴被打死的都大有人在。
管你是什么人,犯了事儿,有了罪,那就要必须伏法!
徐云不以为然:“自己不行了跟女人有什么关系,我觉得他们心里有问题都出在嫉妒上。嫉妒别的男人。”
麻三儿竟然无言以对:“咱能不吹牛逼吗?让他们去东瀛干啥,杀右翼啊?”
但谁能想到就是这一招才能击中他们的命门所在处,搞不好就可以一击毙命,管他是什么级别的高手呢。
徐云骂了一句:“你跟我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我又不是想要了解他们这点破事儿!”
血狼团也真是,老老实实的和图书在燕京城里窝着,大家都平安无事儿,谁都别招惹谁。
徐云倒抽一口寒气:“你没事儿吧?看那玩意儿……那你现在还有能力吗?就算是要练,那也要等生了孩子再说吧?”
“我对已经死了的人没兴趣。”徐云道。
徐云听的头皮发麻,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做男人的资本都毁了,还谈什么做高手?
“行了,不跟你扯了,你忙你的吧。”徐云道。
“你这乌鸦嘴能不能不说话?”徐云瞪了一眼:“我若是真惹上血狼团的麻烦了,那也是拜你这张嘴所赐。”
徐云忍不住感慨啊,这就不简单了,他们一群弯男,谁都不会把他们胯下当要害啊,人家本身就废了,肯定没人稀罕再用撩阴腿这样的招数了吧?
“所以说血狼团的变态你可千万别招惹,招惹了就是麻烦。”麻三儿再次警告徐云道:“你可别不听我的。”
“你这话对,但是他们肯定也痛恨女人。”麻三儿道:“不行不代表不想,想了却又不行,这才最煎熬。”
“我告诉你m.hetushu.com,就算是要处理血狼团的事情,你们首长也一定会亲自出面,而你要做的,就是乖乖在琴岛当你的风流总裁。”麻三儿道。
“去去去,谁乌鸦嘴啊,说谁呢。”麻三儿道:“我这是金口玉言。”
麻三儿叹了一口气:“哎,谁知道呢,可有时候你不想惹事儿,可是事却招惹你啊。”
“他们的功夫阴柔,而弱点就藏在失去能力的地方。”麻三儿道:“这事儿可没多少人听说过。”
“我呸。”徐云道:“行了,别吹了好不好,还能不能好好聊天?”
一个血狼团,再怎么厉害也只不过是一个民间小组织而已,在国家的眼里,任何人都很渺小!
“知道了。”徐云点点头。
麻三儿想了下,点点头:“这还真没准儿呢。”
麻三儿道:“大晚上的我有什么好忙的啊我,我就把事儿给你说清楚,你别真惹了麻烦,现在说的够清楚了吧?昂?”
“那你说,现在若是有人肯出钱,他们是不是什么都敢做?”徐云道。
“是你问他们为什么实力都这么m.hetushu.com厉害啊。”麻三儿道:“我说的也是事实,他们就是练辟邪宝典练的。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改良,他们再也不用需要古时候那样挥刀自宫了,可是却仍然受到影响。”
只不过这次徐云还真没有惹事儿的想法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能确定他们肯定讨厌女人。”麻三儿道。
“你等会,我话还没……”麻三儿一怔电话里面已经嘟嘟了:“我……我,擦了啊!为你好啊,挂电话到挺快的。”
“我看过辟邪宝典。”麻三儿道。
就是一个字,懒!
麻三儿一瞪眼:“你对这些活人最好也没有兴趣!什么五疯,七绝,九道麟,这可不是谁都能招惹的。”
只要是惹的燕京不安宁了,说办他们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麻三儿的脑子乱哄哄的,真不知道徐云是不是要惹事儿啊。
徐云笑了笑:“你真以为我闲的蛋疼啊,我没事儿招惹血狼团的人做毛?”
有句话说的好,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管你血狼团有多牛逼,管你什么五疯还是七绝,管你什么九道和-图-书麟还是千斩呢。
麻三儿笑了笑:“这太容易解释了,狗急跳墙,兔子急眼也咬人。没钱了呗。”
“够清楚了。”徐云点点头:“你放心。”
“去去去,我又不是你们这些武痴,看到秘籍就拔不动腿。”麻三儿不屑道:“就算是不自宫,不会留下命门要害,我也不练呐,我闲的吗我,我每天那么多生意那么多事儿要处理呢,谁有那功夫练功。”
“这不挺好的吗。”徐云道:“各取所需。为民除害,为世界的和平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我就呵呵呵仨字送给你。”麻三儿道:“你可别整这些没用的了。”
“没事儿。”徐云道:“我就是琢磨着,给他们多少钱他们会出国呢。”
血狼团对东城九爷下手的事情是出现在燕京城,这事儿他不需要多操心,首长一句话就能把他们给办了。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都是为你好,你别当我吓唬你。”麻三儿道:“你真长点心。”
又想,却还不行,这最难熬了,若是不想也就罢了。但都是男人,怎么可能说不想就不想的呢。
和图书哎,我还琢磨着给他们开个价,让他们去东瀛处理一些事情呢。”徐云摇摇头。
徐云心里竖起大拇指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呢!
对于徐云的性格,麻三儿还真的是非常了解。
不过能抵御这种秘籍的,恐怕也就只有“懒人”了,练都懒的去练的人,一定不会受到这辟邪秘籍的残害。
怔了一下,麻三儿追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按照你的说法,他们血狼团就没有一个是‘完人’,那他们肯定多少都有些心理变态吧。”徐云道。
“你脑子生锈了吧?”麻三儿道:“血狼团的老祖宗不准许他们离开华夏,离开华夏他们就不是血狼团的人了。”
“行,知道不招惹就行。”麻三儿道:“还有什么事儿问的?血狼团的祖宗我就不用给你讲了吧?”
“这个我拿手。”徐云道:“拜拜了您呐!”
若是徐云不打听这些,麻三儿还真不会担心,他一打听,就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就是好奇啊。”徐云道:“难不成你不好奇吗,一个已经安分守己了几十年的组织,突然就冒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