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季 龙撼万里

第0168章 走到尽头

现如今呢?谁还知道什么是观音土,谁还敢吃树皮。
邢鹏鲸皱了皱眉头,在这个连檀香木都不能燃的地方,他真的感觉自己很累。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我真的想说……如果你能把他们当兄弟,那就安慰一下他们也好。”灰白失落道。
一下就能安排出那么多高手的人将会是什么样子的组织,邢鹏鲸太清楚了。
物以稀为贵吧。
邢鹏鲸闭上眼睛:“谁若是敢反我,那我就让他知道什么叫背叛的后果。”
邢鹏鲸一字一句的告诉灰白:“他们是属下,不是兄弟。在血狼团,就没有‘兄弟’这一种关系!属下,就是要对我的话唯命是从,属下,就是要忠心于我,对我忠心耿耿,至死不渝!”
不会再有人因为对方比自己高一级或者半级而低三下四的了。
虽然他的做法让灰白以及九道麟都心有余悸,可是现在他们除了跟着邢鹏鲸之外,再无其他的办法。
别看这时候他们还算安全,但邢鹏鲸心里清楚,他早晚都会藏不下去。
除了官场的那些人还会把等级当做一回事儿和图书,下面的企业,尤其是私企,这种等级化已经非常淡化了。
邢鹏鲸说这些的时候,从未考虑过一个事情。
到了那个时候,若是没有人能为他拼命,这一切就都麻烦了。
所以说这一切对于邢鹏鲸来说,都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
九道麟之中,最让邢鹏鲸放心的,只有三个人,次匀,水岩,伴星。
面对这种情况,他是真的有些心痛,可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他能控制的。
那个年代血狼团的等级还是森严的,所以往之前再推算,封建社会的体制下,等级制度将会更加森严。
“我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邢鹏鲸道:“血狼团从老祖宗开始留下来的规矩是什么?谁敢乱来,那就只有一个结果。死!”
为了自保,邢鹏鲸更是舍弃了遮天,权凶,闯孤,天负,阎玉这五个人的性命。
可如今不一样了,如今的社会,有些东西的确淡化了。
“屠城,有些事情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灰白站在邢鹏鲸身后,这已经是他们离开燕京城那栋奢侈的别墅好多天了。
毕竟他们每个人都是和*图*书独立的个体,进入血狼团那都是因为个人的利益,有些人是外面仇家太多混不下去,有些人是贪图一个安逸的状态。
而刀笑,万吞,云塞,迪桀,滔尊,锐克他们六个人,对于邢鹏鲸来说,还真的是并不足够的忠诚。
想到这里邢鹏鲸心中就升起一阵阵的无名怒火。
这些事情都非常的正常,太正常了。
就目前来说,邢鹏鲸是占据主动的,虽然一开始万狂啸的猛扑让邢鹏鲸感觉到非常的不适应。
“这种方式治标不治本。”灰白道:“况且现在的情况……”
所以即便是血狼团,等级森严也成为了过去,大家还尊敬他,那是因为实力。
灰白沉默了,邢鹏鲸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以说服。
除了邢鹏鲸。
倘若说一定要找另外一条路离开的话,那也就只能是分行李散伙。
好在文修平和灰白这两个千斩对邢鹏鲸还是很忠诚的,只可惜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文修平却……
这一点不仅仅是邢鹏鲸感觉得到,灰白也感觉得到。
邢鹏鲸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和_图_书吧,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的话,就不要随便打扰我。我现在心里很烦,不想再被这些琐事而烦心!”
毕竟地下世界讲究的是弱肉强食。
邢鹏鲸自己也应该很清楚,他出生的那个年代,吃野菜,吃树皮,吃观音土,人相食!
那就是年代变了,这些年的变化太大太大了。
“是。”灰白转身离开。
可惜的是,他为了暂时的自保而把五疯的命给扔了出去,就像是丢掉五条命贱的流浪狗。
“屠城,现在他们真的很重要,真的!”灰白道。
“不,当然不是。”灰白道:“屠城,我只是想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跟我是一个想法啊!”
可让他们忠心耿耿到那种地步,恐怕真的是一个遥远的过去了。
这一切都看在了其他人的眼中,别说刀笑,万吞,云塞,迪桀,滔尊,锐克这六个人会产生很大的心理想法,即便是次匀,水岩,伴星他们三个人,也都会心中有所担忧。
只不过这种话没有人敢说,现在血狼团的大权还在邢鹏鲸的手中掌握着,而且他又有能够制裁他们的实力,除非他们十个http://m.hetushu.com人能够齐心合力,不然根本不可能逃得出邢鹏鲸的制裁。
当然,野菜到成了一种稀罕的东西,星级大酒店里经常会有一群脑满肠肥的资本剥削者,花高价去吃那些稀罕的野菜。
各样各色的人都有,每一任的屠城之争也都是凶残至极。
甚至是说很多有个性的年轻人直接敢跟老板瞪眼翻脸!大不了就把老板给炒了!
很可惜的一点是,血狼团就从没有过真正心合的时候,面和心不合似乎是他们的传统。
“屠城,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灰白道。
“那是他们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邢鹏鲸道:“我若是这个时候去解释,你知道将面临什么吗?他们会认为我不得不有求于他们!这只会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的认为自己有多么重要。”
邢鹏鲸盯着灰白,一言不发,许久之后,灰白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邢鹏鲸道:“我心中都明白。”
虽然表面上大家都做的很足,但邢鹏鲸毕竟也不傻,他们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点点的表里不一,这些邢鹏鲸都看在和-图-书眼里。
他知道邢鹏鲸心意已决,他是不会承认任何关于自己不对的事情了。
一旦真正的危险来临,邢鹏鲸需要这些人能够以命相搏,不然他拿什么去跟对方的人对抗?
他心里有一种直觉,直觉告诉他,血狼团或许真的已经走到了尽头。
越是这样便越是有心中不服的,若不是实力不济,恐怕早就有人要反邢鹏鲸了。
殊不知这些野菜当今成了稀罕的东西,就是因为那些年差点被吃到灭种,外加现在的环境恶劣,野菜都难以生存了。
现在邢鹏鲸最担心的就是九道麟的心里想法,这九个人对于他来说是非常重要而关键的九个人。
“屠城,有些事情比我们想象中的更棘手。”灰白道。
“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邢鹏鲸道:“你想要让我安抚他们,想要让我跟他们解释关于五疯的事情,但我不会那么做。”
他是一个特例的存在,是血狼团培养长大的,跟其他人不一样,所以他坐上屠城这个位置并没有经历太多的困难。
“为什么?”灰白道。
邢鹏鲸回头看了灰白一眼:“难道连你也想要让我解释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