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029章 初次见面就翻脸

徐云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被葛光叫醒的时候,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熟悉!
葛光也真的上火了,有些要和林歌掰一下的意思。
但只要老板一句话,葛光绝对第一个上去就灭了林歌!
“刚才我兄弟说什么池总也听到了。”徐云道:“你可真的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让我省心了。”
“徐总,既然你不想好好说话,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池灸隆一瞪眼。
一切事情发生的时间似乎一点都不显得那么顺其自然,让人觉得别扭。
“徐总,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池灸隆道:“我相信你应该认识我的。”
因为就是在这个地方办完了事情徐云才离开的燕京,亖会所虽然被烧的一干二净,但是却也仍然在残露的落魄中感觉得到这里之前有过的辉煌。
“哥,我们还跟他们废什么话啊,你先上车,我收拾了他们咱们就走……”林歌道。
这徐云还真的是让他狠的透骨透心!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林歌挑衅的竖起了中指:“我只会去尊重值得我尊重的人,至于面对垃圾和败类的时候,我还真的是一点尊重都拿不出来和图书,因为那样我会觉得恶心。”
“徐总这话可是一语双关啊。”葛光皱了下眉头。
池灸隆已经对徐云有些忍无可忍了。
这个时候徐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碰上了什么事情,他不是没想过会有这个麻烦,只是没想到这麻烦来的既没有他最开始想象的那么快,也没有他后来以为的那么慢。
“这里就是?”林歌两眼一瞪,那也真的是相当惊讶。
林歌最不怕的就是这个,只要对方敢动手,或者是徐云一声令下,他绝对毫不犹豫。
一下车徐云就看到了废弃的亖会所前面站了几十个人,在这微弱的月光下显得格外让人感觉压抑。
“林先生,我希望你能把自己的嘴巴放的尊重一些!”葛光上前道。
徐云微微一笑:“是啊,经济新闻偶尔也会有一些池总的新闻,地产方面的事情上也总是会有池总的消息。”
林歌这声音绝对是够响亮的,可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葛光虽然是恨的咬牙切齿的,可是却也不得不忍气吞声,老板没发怒之前他不会做任何行动。
“恩。”徐云点点头:“没错。”
这时和-图-书候林歌也停下了车,迅速的来到徐云的身旁,他一看这地方够偏的就觉得肯定没什么好事儿。
“误会了,这可真的是误会了。”徐云依然轻松自然:“我可没有讽刺池总的意思,我这是变相的赞美池总的实力大呢。”
“乌龟脑袋都自己冒出来了,我当然不需要查了,那还查什么查。”林歌也不甘示弱的回骂了一声。
“相比徐总对这地方一点也不陌生吧,既然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那就不需要我多给你讲什么了吧。”葛光微微一笑:“徐总,请下车吧,我们池总已经到了。”
“我还真不明白。”徐云道:“不过池总让我来这里见面,到的确是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
池灸隆的声音明显不耐烦了:“你这还叫委婉?那若是你想直接一点的话,你还打算怎么做?”
池灸隆似乎很有风度的样子,并没有把林歌的话当做一回事儿,其实他这时候心里是否难受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徐云笑了笑,这还用说吗,显然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还想要抽出时间来查我?哈哈哈……我现在就在你们面前,你们想怎么hetushu.com查?”池灸隆走到人群的最前端,不以为然的瞪了林歌一眼。
这些事情似乎说到了池灸隆的痛处,池灸隆脸上的笑容当时就僵住了。
池灸隆一怔。
不过林歌嘴巴依然不饶人:“你们还真是有其老板必有其员工啊,都一个德行,真会装逼。”
就在这时候,那几十个人之中,一个身影挪动,闲庭信步的走了出来。
徐云怔了一下:“不是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吗,你的狗腿……不,你看我这张嘴,你的秘书已经告诉我了,池总是想要跟我交朋友。很好啊,所以我就来了。”
“哥!这孙子还挺有意思的呢,居然自己冒出头来!”林歌当时就哈的笑出声来:“还真省的我们抽时间查他了呢!!”
这一翻脸,池灸隆就犹如优雅女神变成了无理泼妇,翻天覆地的啊。
“这里就是亖会所。”徐云道:“烧毁了还真的是挺可惜的,那么好的一个地方,就这样没有了。”
“徐总,听你这意思真的是想要我翻脸啊。”池灸隆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尽可能的冷静下来自己的情绪。
葛光的面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hetushu.com能够说出这种话来。
池灸隆当时就愣住了,听徐云这意思,似乎今天是他来教训他的,直接反过来了!
池灸隆不想跟徐云再绕弯子了,他知道他说不过他。
林歌摇了摇头:“哥,我有点懵了,这里是亖会所……那就是说,把我们带这里的家伙,就是这个会所的幕后老板?!”
“葛光!远道而来即是客人,千万不要那么鲁莽,不要那么不懂规矩。”池灸隆淡淡道。
就在池灸隆刚要得意的时候,徐云却又接着道:“不过最近听到池总的消息,是因为股票上的一些事情,另外就是池总的儿子在英国留学,却酒驾被捕,这些消息对信大集团可是没什么好影响啊。”
葛光马上就闭嘴,低头退了回去。
“这个地方你不会不记得了吧?”池灸隆道:“我让人到这个地方来,你不会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的吧!?”
徐云笑而不语,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他的确是一语双关,他真的不介意活动一下手脚,不管是激烈的还是不激烈的,都无所谓。
徐云无所谓的伸了个懒腰:“是该下车活动活动了,这几天坐车坐的还真是浑身不舒服。”
徐云和*图*书跟林歌说起过关于他在燕京这次发生的事情,但林歌并不知道这个地方就是那事故地。
池灸隆的脸都被徐云给气绿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撕破脸了:“姓徐的!你他妈究竟是什么意思!跟我玩儿什么花花肠子呢!我的场子被你烧了,究竟怎么办,你今天就给我一个话!告诉我怎么处理!”
池灸隆听到这里,连原本那点僵硬的笑容也没有了。
林歌一怔:“市郊。”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徐云没有继续林歌的话茬。
徐云一直都没有说话,黑暗中他观察着每一个人,每一个细节。
“这地方的幕后老板便是池总了。”徐云道:“池总既然让我来,就不会不承认吧?”
但徐云现在还装疯卖傻,他也没发飙的导火索。
“别,别,别,池总,我可真没有这个意思。”徐云道:“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可能表达不够直接,有些委婉,见谅。”
“池总,没关系的,年轻人总是会犯错。”徐云笑了笑:“犬子……哦不,你看我这嘴巴,是贵公子现在还年轻,有的是改过自新的机会,再说了池总也不缺钱,这点小事儿,九牛之一毛便能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