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040章 待客之道

“我相信那就一定会让老先生满意。”徐云道:“杜仲,枸杞,党参,菊花,山药须,花旗参,鹿茸,冬虫夏草,黄芪,三七,天麻,当归,十二味重要,配了虎骨,鹿茸,僵蚕,海狗肾,金钱鞭,五蛇等等十多种滋补之物。”
小东北稍微松了一口气。
徐云道:“那就看喝酒的人身体是否能受得了了,有些人能承受这酒劲儿和药劲,自然没事儿,有些人承受不了,或许就会有麻烦了。所以这酒我不卖,一般人喝不得。”
小东北这时候其实挺不好意思的,这就搞得好像吃饱了要走,还要把酒给打包带走。
小东北指了指天花板:“琴岛影视大酒店,那么多客房,我能让你出去住?你不愿意跟我住,那就住酒店里。”
“老子才不跟你去住呢,你一个小雏,我晚上如果想打电话找点项目,还要顾及你是不是少儿不宜。”老头子摇摇头:“我不跟你住,我自己找地方住去。”
“这都要急眼了。”老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在你朋友面前给你丢脸丢人了?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这个样子?http://m.hetushu.com
“你就别给我扣屎盆子了。”小东北道。
“鸽子,拿上老先生的酒壶,去给装满。”徐云下令。
“随便住,我都免单。”徐云道:“就当这里是自己家。”
“想不到你小子到挺有意思,也挺有能耐的。”老头看了小东北一眼:“白梁能认识你,那也真的是他的福气了呢。”
小东北被老头说的是彻底无语,他是真想哭的心都有了,他真没嫌弃老头的意思,但他的确也觉得老头让徐云为难了。
林歌对这老头也真的是无语了,什么人呐,心里那么阴暗,他是那种卑鄙小人吗?
“翅膀硬了,都会嫌弃我丢人了。”老头哼一声。
老头被徐云说的心都痒痒了,作为一个资深的酒鬼,显然是会对美酒有无限的憧憬和向往。
“我们这里是正经场所,你别整那么乱七八糟的,你若是一定要整那些乱七八糟的,那就跟我出去住。别住这里。”小东北道:“不过你别怪我没提醒你,琴岛现在严打,抓住你没穿裤子的话,我绝对不去保释你。”
hetushu.com“那是必须的。”徐云道:“我给准备好超级VIP房,任何服务都是二十四小时恭候的!”
老头切了一声:“我是那种人吗,我也就是随便说说,最多找个大姑娘给我捏捏肩膀揉揉背,你还真当我宝刀未老啊,我这个岁数的人了,早就不可能横刀立马的征战沙场了,你懂个屁!”
“那我若是叫点上门服务什么的,费用也不用?”老头仔细询问道。
这就让小东北觉得尴尬了,真的是太尴尬了。
老头不相信的哼了一声:“小子,我活了这么多年,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
“算我的。”小东北道。
老头的情绪一直都很淡定,看也没看林歌,问白梁道:“酒给我装好了吗?装满啊,若有剩下的,给我到杯子里,别浪费。”
老头哈哈一笑:“白梁,看见没,人家比你敞亮,人家是老板,能开口给我免单。”
只是这酒壶能装两斤,刚才那打开的一瓶五粮液显然装不满,再打开那瓶新的恐怕也装不满……
“老先生,你这酒壶有年数hetushu•com了吧,用来盛这种酒或许有些浪费了。”徐云突然道:“我们家镇店之宝的酒,那才配得上你的酒壶。”
这老头都这态度了,徐云居然还要给他拿更好的酒?
“好了,别那么较真。”徐云示意林歌坐下,林歌这才算是平息了下来。
林歌多少还是犹豫了一下,才去小东北手里把酒壶给接过来。
“那也成。”老头哈哈一笑:“怎么说你也是这酒店的大厨,也有点权利,跟你这老板也是兄弟,住这里更好。”
这时候林歌已经把酒装好送了上来,他门儿也没敲就走进来,啪一下把酒壶放在桌子上。
这一闻,哟,好酒就是好酒,十里飘香啊!
小东北是哭笑不得的看着徐云,云哥是真给他面子啊,只可惜这老头子是一点面子也不看,搞的他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老头听的一愣一愣的:“这东西不会喝死人吧?”
“那真不是我们酒店里外卖的,的确是镇店的酒。”小东北无奈道:“不是我的东西,又不外卖,我没办法拿来给您喝啊。”
“得了,我也不给你丢这个人了,我拿了酒就和*图*书走,这样没毛病吧?”老头道。
“那你是怎么搞到这种酒的?”老头好奇的问道。
老头心里一阵唏嘘:“那我就能享的下?”
老头怔了一下,很快就乐了:“认识我他算倒霉了,你看他现在这状态,心里指不定多后悔在这里招待我呢。”
老头不爽的瞅了小东北一眼:“我看你就是抠,你看人家多大方,不能卖不代表不能喝。”
老头一怔,有些不解的看了看杯中酒,又是五粮液,又是国窖,这可都是非常好的白酒了,这家伙居然说配不上。
这双方面都考虑,小东北就难受了。
这家伙是越惯就越过分。
徐云笑了笑:“朋友送的。”
因为老头和林歌之间有摩擦,所以老头有点不放心:“小子,别以为咱俩之间的那点事儿就给我往酒壶里面吐唾沫,你可以直接吐我,但别祸害了好酒。”
“不错不错,非常不错。”老头子得意的嘴都笑歪了。
“老先生,白梁认识你才是他的福气呢。”徐云微微一笑。
反正林歌是一直都没给老头什么好脸色看,然而老头子也不在乎,上前就把酒壶给抱到自己手里,m•hetushu•com二话不说就打开了。
小东北那叫一个无语啊,脸都替老头子臊的慌:“你还能不能有点正经的啊,净给我在这里丢人。”
“我没有。”小东北连忙道。
“白梁,你小子不是说要请我喝你们酒店最好的酒吗?”老头儿道:“为什么现在人家说还有更好的?”
小东北仍然摇头表示对老头子的怀疑:“别给你憋出毛病来。”
小东北实在无奈:“你都来琴岛了,我当然不能让你住外边啊,你跟我去住。”
白梁是一丁点招儿都没有啊,他都想跟云哥说说,别那么惯着老头子了。
“兄弟,真敞亮!”老头对徐云的态度已经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那我今天就多叫几个姑娘来陪陪我,一会儿喝点你给的好酒,我肯定能折腾一宿。”
这话不仅化解了小东北的尴尬,还吸引了这老头的注意力,唯一的缺陷就是让林歌心里更不爽了。
“住这里的话,是不是我消费什么都可以啊?”老头道。
“我觉得老先生这身体肯定享的住。”徐云道:“这酒本身就是国窖原浆,不仅仅是市面上买不到,恐怕就是行业内的人也搞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