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045章 流逝的时光

既然本身就不是平庸之人,那又何必过平庸的生活呢,寻求自己想要追求的当然最好。
不过,好在自以为是可以给自己打一百分的吕大春导用自己极深的城府和心机,给了这些没机会看春晚的人一个大大的安慰。
只可惜这只能是一个想象,那种高深莫测的老先生是永远不可能轻易出手去调教一个人的。
小东北这份幸运那可是比中两亿的彩票还高。
徐云从未想到过叶法拉会带着步飞梵站在他面前,这绝对是一个意外,一个他最大的惊喜。
虽然他现在的实力也仍算不上超级高手,仍然是窥入门径的阶段之中,但这短短的时间能有这般已是不可思议了。
腊月二十六,大雪纷飞,几乎各行各业的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准备过一个安详的新年。
结实的身体,已经基本成型的身体,这都是一个武修者应该拥有的最基本的东西。
果果这一口一个粑粑麻麻的叫那么亲热,让谁都会误会。
除了果果原本的天真天性m.hetushu.com之外,她本身就已于同龄人的成熟也显露无遗。
即便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即便已经没有人还记得过去的事情,但存在过的就是存在过的,不会被时间抹去。
更重要的还有一点,步飞梵这天生就奇异的根骨,这才是事情的关键。
果果能够回来这件事情其实完全是在徐云的预计之中,步飞梵的到来那可就真的是完全出乎徐云的预料了。
对此徐云只能是深感欣慰啊。
徐云对此还是很有感触的,他曾经所在的地方就从不会有这种节假日的休息。
但是每年却都有一些特殊职业无法休息,涉及民生,社会安全,国家安全的部门,公共服务的部门,供水供电的部门,还有过年期间去处理那些永远扫不净鞭炮纸的保洁工作者。
每年的春节他们都要加强戒备,这是华夏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日子了。
时光流转雁飞边。
步飞梵离开的这些时间里,已经是精进了很多。
况且古鹊界www.hetushu.com的实力虽然厉害也最多跟万狂啸能掰一掰高下,跟调教小东北的老先生仍是没办法相提并论的。
这既然是华夏人一年之中最清闲的时候,也是华夏人一年之中最繁忙的时候。
不知何处火,来就客心然。
所谓忙年,就是说这年关和年初的时候人们会非常忙,而现在也的确是这样子。
毕竟他是一个毫无根底的孩子。
而他们除了饺子和年糕之外,就再也接触不到任何跟春节有关系的东西了。
想想若是这调教小东北的老先生能够调教步飞梵两年的话,恐怕步飞梵的实力都能敢跟林歌叫板了呢。
就现在看来,果果成长了很多,有时候也会说出一个头头是道的道理来,甚至能分析出一些大人都看不透的事情。
不得不说古鹊界不愧是个有手段有能力之人,都说猎人学校出来的没有弱者,这一点便能看得出来。
那些生死之间的威胁,那些步步惊心的计划,那一桩桩让他度日如年的事情,都过去了hetushu.com
果果身份比较特殊,跟神龙大队其他人不一样,果果的身份特殊,况且用万狂啸的话来说,这丫头还小,过年放假显然无妨。
世事悠悠天不管,春风花柳争妍。
显然,因为徐云并没有出席沙龙会,所以佐媚烟就加快了沙龙会的推行速度。
酒过三巡的时候,白小叶就派过来一个人传消息,说这影视沙龙马上就要结束了。
相信猎人学校这段时间里没少有人照顾了步飞梵,不然这小子的筋骨不会成长的那么迅速。
有诗曰:
这一年时光匆匆,徐云还真不记得自己究竟还记得住些什么事情。
这还让阮家里里外外的亲戚跟邻居都误以为阮清霜真跟徐云有了那么大一个孩子呢。
春节将至,这也是天娱集团在年前的最后一次大事安排了。
虽然任何一件事情徐云都并不觉得解决的有多么完美,只是好在都解决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
若是不能有一个好的底子,最终的成就便一定会受到限制。
步飞梵能有今http://m.hetushu.com天的成就完全是他自己的选择,徐云不会过多插手他的事情,他支持步飞梵。
大年初一那天琴岛便开始飘雪,虽然今年整个华夏在春节的气温都有所回暖,可却也不妨碍雪花飘落。
安排好了各种的事情之后,佐媚烟就有意的加快了今天需要谈论的事情。
而步飞梵不一样,他天生就有好底子,这是步飞梵能够进步如此恐怖的关键。
只不过果果这假期可跟一般孩子不一样,能够得到首长批准回到徐云他们身边待几日已经是非常特殊的事情了。
没有赵家班的各种人才,没有开心麻花的沈马,没有德云社的胖胖,甚至连猴儿爷都不请过去站站场儿,巧妙的避开了所有老百姓们想看的节目,虽然很多人说南方兄弟不看春晚,但这次吕大春导干得漂亮,让北方的弟兄们也把这节目给戒了!
况且他身体流的是步家的血,那就应该去做和普通人不一样的事情,那才算是不辱没步家的威名。
身边的人都能平平安安,每一个人都迈着自己想http://www.hetushu.com要去寻求的道路而坚定的向前走,这就足够了。
阮清霜和仇妍这几天几乎就没让果果离开过自己身边,不论是在家还是回娘家,阮清霜都把果果带在身边。
忙忙绿绿之中,时间过的要多快便有多快。
千里故乡千里梦,高城泪眼遥天。
过年春节的这些天休息时间里,徐云觉得自己一天都没闲着呢。
人家寒食尽藏烟。
成长的代价往往是牺牲天真和率性,而如今果果讲话也不像是从前那样了,懂事多了。
显然是有高人给与调教,这才使得步飞梵有了如今的样子。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甚至是春晚都不可能有机会去看,这时候他们都在全面戒备之中呢。
说到这个春节最让徐云诧异的事情,恐怕就要属果果的到来。
这才多久时间,步飞梵就能有如今的成就,显然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至少徐云觉得这样的生活便是幸福的。
若是普通人,比如说小东北这种根骨,哪怕是高深莫测的老先生也没办法给他培养成武修高手。
这就是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