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054章 狗眼不识兽医

“我当然介意!”郭昱若不是碍于不能在酒店找麻烦,他早就动手打人了。
老头子摆摆手:“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你,这话可是你说的。”
“年轻人,华夏可是法治国度,你以为你能吓住我?”老头道:“原本我是好心好意,你不信就罢了,现在说这些废话做什么!我倒要看看我非走不可,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是双子座的啊?变脸变那么快,刚才还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现在就这样了?”老头瞪眼道。
郭昱的脑子嗡的一声。
“别,我可不是什么泰山。”老头道:“你啊,是狗眼不识兽医!”
他岂不是被齐擎柱给忽悠了?等事情结束,他回去以后不到一个月就奇痒难忍把自己给挠死,到时候谁会在乎他?
郭昱心中越想越是觉得不可思议,便一把抓起老头:“你究竟是什么人!”
毕竟他们在这里是有目的性质的,所以不会做任何会引起关注的事情。
老头仍然没有理会郭昱的意思,继续说自己的:“葫蔓藤是马钱科胡蔓藤属植物胡蔓藤,也就是俗话常说的断肠草。主要的毒性物质是葫蔓藤m.hetushu.com碱,吃下后肠子会变黑粘连,人会腹痛不止而死。”
“我自己有。”郭昱不耐烦的转过身,自己掏出口袋里的香烟点燃一支,一边闷闷不乐的抽烟,一边厌恶的吐了一口痰。
“因为老先生您器宇不凡,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郭昱心中一喜,知道自己有救了。
郭昱一怔。
“我跟你说这些都是好心好意,你爱听不听。”老头说完转身要走。
老头不慌不忙的掏出口袋里的烟,慢悠悠的点燃一支,狠狠的抽了一口:“要不要来一支啊,有时候这烟可是好东西,能止痛。不信你试试,抽一口就知道了。”
郭昱这才意识到他是打趣他:“少给我胡说八道!”
“箭毒木是雨林中的乔木,桑科植物,更多人叫它作见血封喉。”老头继续道:“这可是国家三级保护植物, 是一种剧毒植物和药用植物,箭毒木的乳白色汁液含有剧毒,一经接触伤口,即可使中毒者心率失常导致心脏麻痹,血管封闭,血液凝固,直到窒息死亡。”
“那母猪也是奇痒难忍啊,差点用猪蹄把自己的脖子给挠烂。”老头道。
郭昱http://www.hetushu.com迫不得已,只能忍气吞声:“刚才小子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
郭昱心中不爽,狠狠的瞪了老头一眼:“少多管闲事。”
郭昱转身瞪着老头:“我他妈认识你是谁?你他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再说最后一次,别跟我废话了,行不行?”
老头点点头:“你还真是有眼劲儿,今天算你走运,碰到我了,若不然,哼哼……”
然而老头没有理会他的话,直接发问:“你听说过葫蔓藤吗?”
老头子嘿嘿笑了笑:“这可算不上是一个常识哦,只是碰巧,我有过临床经验,曾经碰到一头母猪,也是中了这种毒。”
“你真的没完了?”郭昱的眼睛都红了。
然而老头却直接上前拦在他面前:“你听说过箭毒木吗?”
老头吃准了,刚才郭昱三番五次动怒都没敢真的怎么样,他心里清楚他不敢真做过分了。
“老先生说的对。”郭昱道。
“我没说一半啊,我都说完了。”老头道:“你还想听什么?”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头道:“我可是个医生。”
“罢了,看你这么虔诚的份儿上,我也不怪你了。”老头hetushu•com道:“行了,别道歉了,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想让老先生帮我根除。”郭昱道。
五毒行者齐擎柱那就是西北人。
这时候郭昱已经听傻了。
这小子还真是懂得什么叫委曲求全啊,这识时务的劲头那可绝对是一等一的呢。
“年轻人,能不能客气点?”老头道:“你以为这毒你现在不痒了就没事儿了?我告诉你,这毒没有永远的解药,即便是你现在服用了解药,那也只是暂缓,等一个月之后,你还会复发,到时候没解药,你就会活活把自己给挠死!”
“当葫蔓藤和箭毒木放在一起,就能形成一种可以让人奇痒无比的剧毒,而这种毒可以做成粉末,只需要指甲盖里面藏一点点,轻弹之下,粉末飞扬,被人吸入呼吸道之中,就会让人感觉整个咽喉处奇痒难忍,即便是把自己喉咙给抓破,也停不下想去抓……一直抓,抓到自己喉咙烂掉而亡。”
现在想一想,那也后怕的很,如果碰不到这个老头呢?
“你有病吧?”郭昱骂了一声。
“我看你这老东西是活腻歪了!”郭昱当时就怒了,这都是他自己给抓的,这老头说是狗挠的,岂不是和*图*书骂他是狗呢:“这是我自己弄得!你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
郭昱这时候哪肯让老头离开:“等一下!你不能把话说一半吧!”
老头倒也不介意对方这态度:“是不是不疼了啊?究竟是什么东西给你抓的?”
郭昱显然已经不想理会老头,再次转身准备离开。
“你说了那么多,一定是有目的……老东西,你别以为你现在走我就会放你离开!不可能。”郭昱恶狠狠道。
难不成这老头是精神病吗。
当老头说到这里的时候,郭昱倒抽一口寒气!
眼看老头就真走了,郭昱不得不放下自己的架子,低声下气的来到老头面前:“老先生,刚才是我鲁莽无理了。”
“别那么激动好不好。”老头一摆手,轻松打掉郭昱的手:“我说过,我是一个医生,兽医。”
郭昱不屑的切了一声:“医生?什么狗屁意思?那你说说看我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呸!”
“我该怎么办!”郭昱怒不可遏道。
郭昱一怔,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老师小时候没教育你什么叫做尊老爱幼吗?”老头不太高兴了。
老头嘿嘿一笑:“你怎么知道这毒只有我能根除呢?”
随便老头说什么和_图_书,郭昱都不会反对,他现在有求于人,还能怎么样呢。
赵子虎肯定不在乎他郭昱一条贱命,这点他还是非常肯定的。
“那你怎么会知道我这是中毒!”郭昱的双眼都瞪出了血丝。
老头依然没动怒:“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这眼神有点花也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看错了你也别介意。”
老头就这么说了,郭昱也真不敢怎么样,他只能是气的干瞪眼。
“谢谢老先生!”郭昱心口的一块大石头哐当就落了下去,他刚才真的是怕了。
虽然郭昱在赵子虎面前是个奴才,在齐擎柱面前也是一条哈巴狗,但在其他人面前却仍然是可以挺直腰板作恶的。
这老头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呢!?
郭昱哑口无言,可这时候他不会放老头离开的,这老头太神奇了,只是看一眼就知道他是什么情况。
老头继续道:“这毒可不常见啊……别说这里是东南沿海了,即便是西北那边,也很少会出现呢……”
“我是兽医。”老头道:“我一眼就看得出来你这都是狗给挠的!”
“我自己抓的可以吗?我自己乐意可以吗?”郭昱脸上写满了恼怒:“老东西,你能不能别再烦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