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058章 窃听风云

“老先生,你既然知道一二,那还请指点晚辈。”徐云道。
“被我骗了吞下窃听器的家伙到不足为惧,赵家小子身边的一条走狗而已。”老头道:“但这姓齐的可就不是什么善茬了。”
徐云点点头:“那齐擎柱这次的目标就是我?”
很快,主角便出现了。
这姓齐的难不成就是齐擎柱!?!
两人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
“齐老先生,刚才我发现徐云又来到酒店了。”窃听装备里传来了郭昱的声音:“他和酒店的厨师一起来的。”
这老毒物当然是不好招惹的家伙,虽然徐云并未跟他交过手,也并未亲眼见过他的手段。
西北的五毒行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老头笑而不语。
只不过有一点徐云没有想到,那就是老先生的目标居然跟自己有关系,他们谈论的人居然是自己。
他这老毒物用毒又是如此的出神入化,肯定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赵家何德何能?”徐云实在是想不到原因。
“呵呵呵,你小子可以啊,看样子对自己的处境还是很清楚的。”老头道:“没错,根据我的了解,那姓赵的小子就是和*图*书赵家的人。你和赵家之间的矛盾,我多少都了解了一些,你似乎是不得已才被卷进去的。”
郭昱这是彻底无言以对了,他干脆就什么都不回答了。
即便是齐擎柱实力强大,用毒又那么鬼使神差,巧妙无比,但却也不敢跟整个江湖为敌啊。
徐云摇摇头:“我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人。”
徐云这就想不明白了,像齐擎柱这种人还会在乎钱吗?不可能在乎啊!
徐云的脸色还真是有些不好看了,五毒行者齐擎柱……
老头摇摇头:“这老东西若是动手,那真不是人能防备的。”
他和小东北碰面完全就是一个巧合,而他真正的目标也就住在影视大酒店之中。
徐云一脸茫然:“老先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老头摇摇头:“赵家算个屁,齐擎柱还真不会把赵家看在眼里,所以我才说这其中的原因肯定很玄妙。”
想想当年也的确如此,如果不是齐擎柱及时的搞了一个金盆洗手,退隐江湖,把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给抵了,想让他死的人太多了。
徐云可不希望自己身边这些他在乎的人因www•hetushu•com为他而被齐擎柱给伤害了!
徐云皱起了眉头,他听到这些东西虽然都是无关紧要没有重点的,但却也已经足够让他警惕起来了。
老头看到徐云的表情严肃,微微一笑:“看样子有关于这老毒物的事情你也听说过不少呢。”
因为对方一时半会是不会说什么要紧的话题,老头也把窃听装备的声音调小了。
老头对这些事情都知道,徐云甚至一点都没感觉到惊讶。
“针对你的话,他还用得着跟赵家扯上关系吗。”老头哈哈笑了笑:“当然是赵家人搞的鬼。”
这家伙做事根本就是没有人性,不诛都没天理!
往前五十年,往后五十年恐怕都会被人当做口中的故事来讲述。
齐擎柱又不是没做过那种决绝的事情,悄无声息的用毒一次杀害八十七个地下世界中高手的事情便是他做的!
“那他……”说实话,徐云心里还是有些后怕的,毕竟影视大酒店周边那么多他身边在乎的人。
“不,倒也不只是说说而已。”老头道:“如果他只是说说而已,那他一定早就被人看破,一样不会有人放过他。”和图书
“这……这是齐老先生你说的,不要我打草惊蛇啊。”郭昱一怔道。
“那他难道只是说说而已?!”徐云有些恼怒。
徐云的眉心拧成一股,就连这老先生都说不是什么善茬,那还当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了。
这是完全出乎徐云意外的一件事情,实在是太神奇了一些。
“大西北在整个华夏的地下世界里,没出过多少名声显赫的人,但却出了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老毒物。”老头淡淡道:“这个我就不需要跟你多讲了吧。”
徐云背后还真有点凉呢,没想到自己的酒店里面居然住了盯上自己的人,想想还真是让人不舒服。
“这事儿其实应该是我问你,究竟怎么一回事儿。”老头道:“搞不清楚事情的人是我,不是你。”
齐擎柱见郭昱没说话,又道:“事已至此,你也别再去惊扰了。”
这是徐云最担心和最害怕发生的事情。
徐云自然是明白自己说中了,可是既然这齐擎柱来到琴岛还住在影视酒店那么久,想杀他还不早动手了?
“去了哪里?”齐擎柱的声音也很快在窃听装备里面传了出来。
“那他为和图书什么还不动手。”徐云不明白,他有些疑惑的看着老头:“难道是老先生暗中相助?所以我才逃过劫难?”
没有回话的徐云又冲泡上了一壶茶,他现在只等着老先生来给他指点茫然。
“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郭昱道:“齐老先生,一切我都听你的安排。我绝对不会自作主张了。”
“那你总知道赵少是谁吧。”老头说完,目光落在徐云身上。
要知道这齐擎柱可是整个地下世界百年之中里最恶毒的几个茬子之一!
徐云一怔,这两个声音很陌生,他可一点都不熟悉,看样子他的猜测也没错,老先生来到酒店根本不是因为小东北。
“这其中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老头道:“若不然我相信齐擎柱这老毒物也不是谁想利用就能利用的。”
在他们一壶茶的功夫之后,窃听装备里面传来了脚步和关门声。
老头淡淡道:“这事儿整个地下世界的人都知道,如果他当年不金盆洗手,就凭他做的那些事情,会有多少人想杀他,多少人不会原谅他?”
徐云略微吃惊的微微张开嘴:“是……赵家的赵子虎?”
“我当然是听m•hetushu•com说过很多。”徐云道:“只不过,这……这齐擎柱不是早已经金盆洗手那么多年了吗?!”
现在他就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错,多说多错,少说少错。
“有什么想法没有。”老头微微一笑。
但就是他听说过的那些事情,细想一下这老毒物也绝对是一个没办法招惹的家伙啊。
现在徐云对这两个人很是感兴趣。
郭昱有些无语,可又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这问题,罢了,齐擎柱既然这么说了,那他也只好忍着。
“这事情如果你们赵少怪下来,那可就是你的失责了。”齐擎柱道:“我们来这酒店都十天时间了吧?你还没能真的掌握实情。”
“我让你不要打草惊蛇,但没说让你无动于衷。”齐擎柱道:“按兵不动和无动于衷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怪不得老头会说这不是善茬!
“自作主张和有主见也不是一回事儿,你懂吗?”齐擎柱似乎对郭昱非常不满,什么事情都要找找茬儿。
“这个……我并没有出去观察,我怕碰到,引起对方怀疑。”郭昱道:“我只看到他们进酒店了。”
徐云不解:“那他这次是什么意思?针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