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060章 原则和底线

“呵呵……可即便是这样子,仍然有风险的。”老头叹了一口气:“如果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这老骨头可真的会过意不去。”
这么多年之中,毒手医仙一直都是地下世界之中最了不得的一个人,也早已经深入人心了。
“你现在出手,就等于是损了你心中的道义,破了你自己的原则。”徐云道:“我凭什么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破坏掉老先生您的原则呢。”
只是吴秋子不服而已,他说自己要两手抓,还要两手都做到最好。
“这都是未知。”老头点点头。
徐云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我只是有那么一两个可以信任的朋友,我觉得有他们在,不论是齐擎柱给我下什么毒,他们都会竭尽全力的帮我去解……”
但老头相信徐云一定做得到,因为他老子就是这种人,也能做得到!
这些事情徐云知否都无所谓,或者说他也没有知道的理由。
“老先生,您就放心吧。”徐云道:“这些道理我都懂,我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心里想法的。”
“我跟吴秋子和图书老爷子已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了。”徐云笑了笑:“因为太熟悉,平日都以哥们儿相称,这件事情我相信让他帮我,他不会拒绝的。”
“有不自量力的胆色,还能有不自量力的本事,那就不能叫做不自量力。”老头子对徐云当真是刮目相看,这小子或许比他老子年轻的时候更有魄力!
那些以前的事情徐云不会多问,他也知道老头不会多说,但他会跟齐擎柱到这里,那就是有他一定要完成和解决这件事情的原因跟理由。
“这还真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老头子微微一笑,“毒手医仙一直都不服齐擎柱这老毒物,不然吴秋子也不会以毒王自居。”
徐云也觉得老先生说的有道理,这种情况会让事情变得更简单,更清楚,更明了。
老先生是个有原则的人,徐云心里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多了。”老头道:“吴秋子若一个人解决不了,有个帮手能再细节上指点一二,或许也是可以改变整个大局的。”
m.hetushu.com是。”徐云点点头。
老头子点点头:“你认识吴秋子。”
老头恍然大悟,他明白了,徐云说的这个人一定不简单,只不过身份特殊,不是那种会曝光的人。
老头苦笑一声:“那好,那我就遵循我的本意,你也遵循你的本意,我们大家都去做自己觉得应该可以做的事情,这就足够了。”
老头怔住了。
“我无论如何也怪不到老先生您。”徐云道:“若不是老先生给我了提醒,我现在还一无所知呢,仅此一点我就已经是感恩戴德了。我哪还有什么其他的资格去要求更多的事情呢。”
老头沉默了一阵子:“徐云,你知道我为什么即便知道齐擎柱对你有威胁,也没有先下手为强吗。”
“这就叫……哈哈哈,不自量力。”徐云看到老头笑了,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声,自嘲着。
徐云好奇道:“那他们两个究竟是谁更毒?”
“一切都是江湖道义,一切都是社会规则。”老头道:“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什么情况下该做,什么情况hetushu.com下不该做,或许在你们这代人眼中已经成了老古板的东西,但是在我的眼里却不一样,在我的眼里,该做的和不该做的那都是不可改变的。”
莫名其妙的就连老头子对徐云都有了十足的信任,这信任完全不是强加的,就是在心底油然而生的。
老头子苦笑了一声:“有些事情虽然听起来既古板又让人觉得可笑,可我这岁数的人却不得不去那么做。”
一点把握都没有的事情却能有一百分的自信,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说出口的,更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我明白老先生的意思。”徐云道:“他若不动,你便没有动他的理由……”
老头听徐云这意思,便知道他一定还有厉害的帮手:“还有谁?”
“是。”
“但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徐云又道。
“只要你不会怪我这老东西就好。”老头道:“毕竟现在还能理解我这老思想的年轻人真的是太少太少了。”
老头无奈的摇摇头:“我是真没想到你会这么说。”
老头子有些不解:“一点名和_图_书气都没有的人……那她能做什么?”
吴秋子虽然是公认的毒王,毒手医仙的名字也响彻地下世界,名声极响。
既然没有知道的理由,那他也没有多问的必要跟理由。
可这地下世界的医圣就只有一个,已经退隐了。而老毒物也只有一个,也金盆洗手了。
“但我现在明明能把事情扼杀在摇篮之中。”老头仰头看天,有些伤感。
但名声毕竟仅仅只是名声而已。
“这么说来,齐擎柱的毒有可能是老颠头解决不了的?”徐云一怔,他还真不敢想象,吴秋子这受到挑衅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老头那怔住的表情突然之间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模一样的话啊,这小子可真的是跟他老子一模一样的性格!
老头端起茶杯示意徐云喝茶:“那你心里有多少把握。”
老头子哦了一声,他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是否真的能有这个本事。
究竟是否做到了,没有人知道,他自己说的毕竟是自己说的。
虽然说五毒行者齐擎柱已经成名多年,但若是想要在他吴秋子面前一分高下,和-图-书吴秋子还真是一点都不会忍让。
“或许她是整个华夏年轻人之中医术最高的一个了吧。”徐云淡淡的笑了笑:“这么多年,我已经不知道欠她多少条命了。”
徐云点点头。
徐云微微一笑,倒也淡定的多:“那看样子我还需要再给他找一个帮手。”
这也或许是一个事实。
“这个人老先生肯定不认识。”徐云道:“不是地下世界里的人,她姓虞,名叫美人,是我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徐云也端起茶杯喝茶:“一丁点把握都没有。”
“老先生,这事情原本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徐云道:“齐擎柱是冲我来的。”
徐云当然理解,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他所需要坚持的东西,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他不能够去触碰的底线。
“我本就应该这么说。”徐云道:“我不这么说,还能怎么说?”
但是他“医”“毒”双修,这一点上,在很多人看来,医,他不及术业有专攻的医圣,而毒,也不及世间最毒老毒物这齐五毒!
“当然是老毒物。”老头子这回答的一点都没有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