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076章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我虽然无法代表她,可是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却更能站在她的角度上去看待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徐云强忍着剧痛道。
现在恐怕除了齐擎柱之外,也就只有吴秋子一个人有可能控制徐云现在体内的剧痛之毒了。
他也不愧是能用毒药将整个海风阁上百号人都送入阴曹地府的老毒物!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说话!”齐擎柱毫不客气的对徐云道:“我们说话还轮不到你一个后生插嘴!”
“他说的有道理。”风无垠突然如获重释。
紧跟着,徐云甚至已经开始感觉到了那种穿孔之痛!
但是在风无垠和徐云这个外人的面前,他还是强行的将自己涌出的泪水压制回去,他不需要任何人看到他软弱的一面。
“风无垠,你就任凭一个黄口小儿在你面前指手画脚?”齐擎柱冷笑一声:“你还真的是老了……虽然容颜没有流露,可你的行为却暴露了一切……你老了,连一个黄口小儿都能站在你的面前对你说教,哈哈哈,我齐擎柱有生之年有幸看到这一幕,也不枉此生。”
这疼痛很快就超出了徐云的承受范围,某一刻徐云甚至都产生了眩晕的幻觉。
这老毒物不愧是被人称之为天下hetushu•com使毒第一人!
虽然徐云心中清楚这只是毒药带给自己的感觉,自己的胃部并没有真的被那男人的炙热烧穿,可是这么真实的感觉却依然让人难以忍受。
“我知道这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可却是你早晚都要去放手的。”徐云道:“早一天放手,早一天解脱,您又何乐而不为?”
“或许我当真不应该再向你追责。”风无垠看了齐擎柱一眼:“故人已离世,我又何必再找你讨要什么说法呢?”
风无垠沉默了。
齐擎柱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有种。
“就像是徐云所言,你我心中都自以为所故之人会如何去看待我们。其实不然,或许她有她自己的看法呢?”风无垠道:“或许她根本就不希望看到你我之争。”
对这样的齐擎柱,徐云也毫无丁点办法。
或者很直接的说,这种疼痛正常普通人已经无法忍受了,就算是高手,也都马上应该崩溃了!
齐擎柱怔住了。
徐云微微一笑:“我当然知道我的身份的确不适合在这种场合下开口乱讲话,但是有些我听到的东西,我却不得不说。”
没等两人做任何反应,徐云又继续开口。
和图书徐云,你应该离开这里了。”风无垠也意识到了徐云现在所承受的痛苦。
“徐云,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情了。”风无垠也道:“你身上已中毒,这个时候应该是去让能帮助到你的人帮一帮你了。”
这时候毒药的剧痛已经彻底侵蚀了徐云,疼痛已经让他几乎无法保持站立!可他却依然还在坚持着。
齐擎柱沉默着,呼吸越来越急促,他从未有过现在这种感受,这一刻他只想痛哭流泪。
“我已经中了你的毒,能不能活几年还是个问题,还会在意是否变成哑巴吗?”徐云不以为然道:“你们两个都应该放下过去,把一切都放在过去显然是不明智的一种做法。”
齐擎柱哼了一声:“事实?事实就是你今天所言全部都是鬼话连篇!我们绝对不会因为你的鬼话而去做出什么改变!”
风无垠一言不发,徐云所言不无道理,可是真正的做起来,这又是何等困难呢?
“一派胡言!”齐擎柱最终还是挤出了这样子的四个字。
风无垠一怔,他真的没有想到徐云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番话来。
“若无道理,我作为一个小辈也不感觉有什么丢人的地方。”徐云道:“若有道理,岂不是更好不过m.hetushu.com?”
齐擎柱完全没有理会徐云的意思:“如果你不想一辈子都当哑巴的话,最好现在这一刻开始就闭紧你的嘴巴!”
齐擎柱不以为然的摇头道:“既有自知之明,又何必说出来丢人现眼!”
风无垠听到徐云这么说,风轻云淡道:“徐云,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有些事情你没有经历,所以你并不知情。”
“这不是说教,只是我做晚辈的向前辈陈述一个蒙蔽了他双眼的事实罢了。”徐云义正言辞道。
齐擎柱心道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
风无垠看着齐擎柱,一言不发。
“你一个毛头小儿懂什么!”齐擎柱却没有那耐心继续听徐云讲下去。
风无垠没有任何言语,徐云知道他听进去了自己的话。
在他的表情上,齐擎柱显然看出了那毒性发作的程度。
风无垠就这样被一个后辈说服,齐擎柱一时之间还真有些接受不了呢。
虽然这个时候徐云已经感觉到了胃部的异样,似乎随着自己说两句话的功夫,体内水分稍有流逝,那毒性便会发作。
徐云这时候已经开始感觉到胃部的炙热,那种炙热显然不是正常的胃热。
“风老前辈,有些话你也应该听一听。”徐云道:“事http://www•hetushu•com到如今你还会提起,相信你也是一个执着的人,我也希望借这个机会向你说,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永远都放在心中。”
“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也在两位前辈口中听出了一些端倪。”徐云道:“既然有另外一个前辈因此事而牺牲,你们又都牵扯在此事之中,那你们真的是应该把这件事情放下了。”
那股炙热似乎已经燃烧了徐云的胃部,燃烧点不断的升温,不断的扩大,最终烧穿了胃部!
齐擎柱像所有强者一样,只喜欢把自己强硬的一面展现在外人面前,而内心柔弱的那一块,永远都深藏在心底最深的地方。
“谢谢风老前辈对我那番话的认可。”徐云道:“我相信放下一切,才是所有故人所希望看到的吧。”
这感觉根本是常人无法忍受的!
“是,你说的没错,我在你们面前的确就是一个毛头黄口的小辈。”徐云道:“但即便如此,我说的话若有道理,你们又为何不听一下呢?”
只因为这炙热带给他的疼痛实在是难以忍受,若是常人恐怕这时候早已经疼到昏死过去,甚至是根本承受不了这种非人的折磨,生生剖腹都不一定。
可现在徐云居然还能保持一个正常的头脑思http://www•hetushu.com绪跟他们对话。
齐擎柱沉默了,他许久都没有再次开口出声。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根本就代表不了她!”齐擎柱一口便否决了徐云。
“如果我是那个你们口中的前辈,我也不希望在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之后,你们还会因此而争吵。”徐云道。
就是这种感觉!
似乎那已经离开许久的亡人再次站在了他的面前。
如果他猜的不错的话,现在徐云应该忍受的疼痛,绝对是一种非常人所能忍受的极限痛苦!
风无垠已经认同的事情,他即便觉得有理也不会再去认同了,这就是齐擎柱的怪脾气!
“风老前辈,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是您……这个世界上倘若还有人能有这等实力,恐怕也就只有你一个人了。”徐云道:“只是,我虽然尊敬您,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我却不得不说,有句古语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我一个没有亲身经历的局外人,看到的东西反而比你们更清楚。”
而且还是那般的真实,这一切都让齐擎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徐云摇头道:“既然已经中毒,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
“让那些痛苦的记忆随风而去,也未免不是一种解脱。”徐云继续道:“不仅仅是对你自己的解脱,也是对已故之人的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