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080章 解毒

所有人都悬着一颗心,等待吴秋子的一句话,殊不知现在吴秋子的压力才是真正的巨大。
林歌被阮清霜的话给敲醒,他的确应该冷静一些。
阮清霜虽然悲痛欲绝,但心智却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一开始我们就都知道会有现在的结果!你若真是替他着想就冷静下来,不要去做无谓的牺牲!”
阮清霜看到徐云这一副样子的时候,当场没忍住就流下了眼泪,徐云痛苦的表情让她心如刀绞,伤心欲绝,她宁愿痛苦的人是她自己,也不希望徐云承受这她想都想象不到的腐蚀之痛。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阮清霜甚至已经数不清她已经等待了多少个下一秒。
“我……我不知道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啊。”小东北也有点后悔了。
吴秋子和虞美人已经把徐云带进房间治疗,除了白小叶在里面帮忙之外,其他人都被拒之门外。
毕竟那些伤心的往事也让齐擎柱的情绪上发生了非常巨大的波动,这对于任何人而言可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控制齐擎柱的情绪,让他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如果老先生也中毒了怎么办,岂不是没有人能帮他了?”阮清霜担http://www.hetushu.com心道。
徐云还能乘电梯下来,那说明上面还没有失控,但是徐云是自己一个人下来的,也说明上面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小东北可以回去,你不可以一同前往。”阮清霜马上制止了林歌的想法。
腐蚀之毒和百步散之毒二者合一,同解的方法还真的是个难题,吴秋子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碰到对手了。
林歌一拳砸在墙面上,怒骂一声:“老王八!”
痛苦反复的发作似乎比一直折磨着更让徐云难以忍受。
齐擎柱虽然对风无垠依然有很大的警惕,但风无垠却很有风度,他说现在不再追究齐擎柱的那些错误就不追究。
“仇妍姐!难道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哥那么痛苦!”林歌无法咽下这口气。
林歌一怔:“我……我为什么不能去啊,我保证不会胡来的还不行吗?”
不断地喝水只能是治标不治本,一口水甚至只能是减缓几秒钟的痛苦而已。
林歌摇摇头:“不可能,就凭借老先生的实力,是绝对不会中毒的。”
林歌虽然对老先生有信心,但其他人就没那么乐观了。
而仇妍则是尽可能的去安抚阮清霜的情绪,阮清霜从未见过徐云如此痛苦过,情绪http://www•hetushu.com早已经在了崩溃的边缘。
小东北满头大汗,慌张的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只能着急的来回徘徊。
“马上准备止痛,无论用任何手段和方式,都要先把这腐蚀之痛控制下来。不然他会崩溃的。”吴秋子干脆利落,没给众人解释太多,马上让虞美人进行准备。
但看不到徐云又让他们揪心,真的是进退两难啊。
医者救人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他们心中都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也都理解吴秋子的所作所为。
“别说的那么肯定。”佐媚烟道:“老先生虽然是实力超群,但是齐擎柱的毒可谓无孔不入,谁都不敢保证什么。”
“你们别说了,我现在心里实在是担心的很。”小东北紧张道。
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吴秋子和虞美人两个人的身上。
不管怎么说齐擎柱都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人物,风无垠有义务控制好齐擎柱的情绪。
“你现在去了只会送死!”佐媚烟出言拦住冲动的林歌。
齐擎柱不愧是五毒行者,毒王之王,比他这个毒手医仙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担心就回去看看!我跟你一起去!”林歌说罢就要和小东北动身。
但时间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吴秋子依然和图书没能带给他们任何关于徐云的消息,他每次走出房间都是去用冷水猛冲脑袋,让自己保持清醒!其他的一句话都没有多说过。
千年百毒虫的毒胆炼制的解药他并没有直接给徐云服用,因为齐擎柱给徐云下的毒并非是什么奇毒剧毒,吴秋子担心徐云服用了百毒虫毒胆炼制的药物之后,体内的毒性没办法和这毒胆之毒相抗衡,这会让徐云受到百毒虫的毒胆之毒的困扰。
可吴秋子还真就是不服!你齐擎柱能做出来的毒,老子就一定能解!不然老子就不配叫医仙!
“我不知道啊,老头子让我远离,不让我插手这件事情,我一直在大厅等待,才看到中毒的云哥下楼来。”小东北道。
他要等赵子虎带着“天地归心”来了之后,把一切都搞清楚,再好好的跟他掰扯掰扯谁是谁非!
白小叶或许是所有人之中最冷静的一个,悲痛归悲痛,恼怒归恼怒,可她心中却非常清楚,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虞美人帮忙,能尽快减少徐云的痛苦就尽快减少徐云的痛苦。
徐云被吴秋子和小东北带回家中已经是气若游丝,腐蚀毒痛的折磨显然让徐云频临崩溃的边缘。
小东北点点头:“恩,云哥他自己坐电梯下来的,老头子当时应该还在www.hetushu.com上面。”
其他人也帮不上什么忙,佐媚烟一脸阴沉的站在原地,这一刻她只想将齐擎柱那老毒物给碎尸万段!
有老先生坐镇,林歌也就放心了一些。
“我哥是自己下来的?”林歌又追问道,他的这些问题恰恰也是其他人所关心的。
小东北使劲儿点点头:“你放心吧清霜姐,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的。”
“小东北自己去就够了。”佐媚烟也道:“他是酒店的厨师长,他去了不会引起齐擎柱的怀疑,而你就不一样了,你甚至在齐擎柱的死亡名单之中!”
所以他才会一直再想要用其他办法,并且不断的想办法给徐云控制毒性带来的疼痛。
“可是你自己一个人我也不放心啊!”林歌还想争取机会。
事情是他引起的,他就要稳定局面,绝对不能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小东北也认同这一点:“对啊,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我能处理好的。”
气急败坏的林歌已经无法忍受,他转身便要离开:“我现在就去宰了那老混蛋!这卑鄙阴险无耻的小人,居然用那么恶毒的毒来对付我哥!我定要抽筋扒皮!让他也尝尝半死不活是什么滋味!”
“媚烟说的没错,如果你现在去,就是送死,给我们大家再添麻烦。m.hetushu.com”仇妍也毫不客气道。
“酒店那边怎么样了?”林歌突然想到这个问题:“齐擎柱那老东西呢?老先生是不是已经把他给解决了?”
而小东北回到酒店之后,酒店里的冲突也已经基本暂告一个阶段。
小东北说完便迅速离开了,而其他人的注意力再次都全神贯注在了徐云的身上。
“我会小心的。”小东北道:“清霜姐和媚烟姐说的没错,我自己一个人的确会更安全一些。”
“你们大家都冷静一些,我相信吴老一定有办法的!”虞美人道:“你们放心,有我和吴老在,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
阮清霜的目光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那门口,她期待着每一个下一秒徐云都会好转起来。
这是风无垠唯一的要求,也是最基本的要求了。
林歌无奈:“他不让你上去你就不上去啊?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实在呢!”
阮清霜看着小东北:“你也千万一定要小心,绝对不要去做逞强的事情!如果老先生平安无事,你一定要打电话回来。”
小东北把这边的情况汇报给阮清霜之后,阮清霜的心里也多少都平静了几分,现在只需要等待徐云安然无恙的走出房间,一切就都风平浪静了。
虞美人一听腐蚀之痛就明白了其中一二,她迅速紧张的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