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086章 比试

吴秋子也忍无可忍,不想再忍:“好啊!既然你都那么说了,我当然接受你的挑战!”
“你喜欢怎么样说就怎么样说。”徐云打诨道:“我知道,你的毒被人医治好了,让你感觉自己很没面子,可是面子这种东西有些时候无所谓的。何必那么在意。”
吴秋子拳头紧攥,他这时候真忍不住想和齐擎柱比试比试了,搞的就像是他会怕了他似的!
现在就在风无垠的引导下,两人之间就变成了解毒比赛。
齐擎柱一怔,有些怨念。
“医术准备用来治我的毒,毒术是准备用来对付我的吗?”齐擎柱说话已经非常的直白。
“不好意思,我还真的是一点谱都没有。我又不是搞音乐的,我是一个毒师,同时也是一个医生,我只懂得毒药和医术,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谱。”吴秋子真的圆滑起来也没那么好对付。
听到吴秋子接话,齐擎柱冷笑一声:“这还需要我给你指点吗,难道你自己心里就没谱吗?!”
风无垠却站在吴秋子这边道:“我觉得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现在就是你挑战他。”
“我就是要这样!”齐擎柱一点没有脸红的意思。
徐云试图缓解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http://m.hetushu.com但见风无垠没有开口,他也就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你这人说话真有意思,蒙的?那怎么别人没蒙巧啊!”林歌也怒了:“别搞得我家吴老会怕你似的。”
齐擎柱这老毒物可不是被人白叫的,真的是要针锋相对的话,吴秋子其实并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
风无垠当然也知道吴秋子的用心良苦,他自然是接受这份好意的。
齐擎柱听到这里才知道,风无垠是把他给绕进去了!
齐擎柱心里清楚徐云这番话的用意:“是与不是当然很重要。”
“既然你喜欢竞争,那就让我们两个人比一比,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齐擎柱凶相毕露。
“你觉得我们是准备好的,所以我哥才不会怕你的毒,没错,我们就是准备好的!”林歌继续刺激齐擎柱:“因为我们知道,只要有吴老在,你的毒就一点都不可怕,我们就是不怕你!”
毕竟吴秋子觉得风无垠并不希望自己的房间变成一个争吵混乱针锋相对的战场。所以他说的这些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全部都顾及了风无垠的感受。
“我挑战?哈哈哈哈,我齐擎柱这一生里,都是别人挑战我,还m.hetushu.com从未有人说我挑战他!你未免也太自负了吧。”齐擎柱不屑道。
他五毒行者厉害的一点是用毒,而不是解毒!他手中致命之毒不下千种,而他能做出解药的甚至都没有十分之一!
不管怎么说,齐擎柱都不会答应让吴秋子下毒,然后自己去解毒,那样儿他就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然而没等吴秋子爆发,风无垠就笑了:“听你这意思,是想要跟吴先生比一比谁的道行更高呀。”
但这次他却端起茶壶,给吴秋子道了杯茶,一切都做的如此自然,甚至是林歌都没有察觉到风无垠的行为。
“好好想想,想清楚之后再告诉我你究竟敢不敢挑战。”风无垠道:“若是不敢,那我给你个台阶下,别再多说话了。”
这话一边刺激着齐擎柱的神经,但却又无伤大雅,也顾及到了风无垠这边的感受。
但吴秋子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齐擎柱,你在我的话里既然挑不出毛病,就不要扯远话题。”风无垠道:“你若是没有那个自信,就不要说这种挑战的话,这样很容易被人看不起。”
“敢还是不敢,你到给个话啊。”风无垠继续追问道。
林歌心中大呼过瘾,对付齐擎www.hetushu.com柱这种人,就是应该这样,就是应该有风无垠老前辈这种人来压制住他,不然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呢。
但是吴秋子的每一种致命毒药,他都有它的解药,所以他对于解毒,远比齐擎柱高一个档次。
齐擎柱被风无垠堵的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齐擎柱被说的彻底一言不发,因为他心中对风无垠有敬畏,所以他也不敢在风无垠面前怎么样,只能是耍赖啊。
虽然口中未说话,但是行为上却做了出来,风无垠从一开始就没有给任何一个人倒过茶,这活都是林歌做的。
而吴秋子不一样啊,吴秋子不仅仅是一个玩儿毒的高手,还是一个医术上的高手,所以他对于解药方面的研究和造诣就远高于齐擎柱了。
风无垠突然声音变冷,重重的哼了一声:“你说你都什么岁数的人了,还能做的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情来?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这就等于是什么呢,两个人打牌,只能是你出牌,问人家能不能管得住。即便是人家管得住,接下来还是你出牌!就没有让人家出牌的机会,你觉得这样子打牌公平吗?”
所以他根本不善于解毒,他善于的事情就是制作无药可解的毒药。
齐擎柱碍于和-图-书风无垠在场,并没有对林歌用阴的。
大家都是使毒出身的,大不了就在这里较量一番,你让我不得好死,我也能让你生不如死,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觉得谁比谁高一头!
吴秋子见风无垠都已经挺身而出为他做主,也就没有再多说话。
吴秋子有些招架不住,这家伙恐怕是真的要和自己比试一番才会死心的啊。若是真的要比,吴秋子到并不是说没有信心,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最终结果一定是两败俱伤。
“既然是你挑战他,那就应该是吴先生出毒,你来解毒。”风无垠又道:“这是不是也没问题啊?”
齐擎柱一咬牙,这话的确是没毛病。
或许吴秋子手中能致命的毒药仅有几百种,远远不如齐擎柱的上千种。
这样一来,无疑是让齐擎柱拿着他的弱点去和吴秋子的强点去比较,吴秋子自然是稳超胜券!
齐擎柱哼了一声,他也懒得计较这些,咬文嚼字的功夫他可玩儿不好。
齐擎柱咬牙切齿:“我说了,这种不公平的比赛没有什么意思,我不这样玩儿!”
不论他是否能让齐擎柱跪了,但他却敢说自己基本上是会跪的。
“若是这样可就没有意思了。”齐擎柱哼了一声:“你既然想帮他说和_图_书话,又何必拐弯抹角。”
风无垠道:“我这个人是很公正的,你们听我说一句。齐擎柱,你的毒使在了徐云的身上,是吴先生给解开了,所以我说吴先生挑战你而赢了你,没毛病吧?”
“说得好。”风无垠拍了拍手,把林歌在风头浪尖上拉下来:“哈哈哈,我就喜欢这种竞争。”
一旦吴秋子的忍耐到了极限,他可不管你齐擎柱的名衔有多响。
“你不这样玩儿?是你先下毒了,人家破解了。现在轮到你玩儿了,你却说你不这样玩儿。”风无垠道:“你想怎么样?难道你还是想要你下毒让人家去解毒?”
“那现在换做你挑战吴先生了,这又有什么不对劲的吗?我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风无垠道:“的确是应该你挑战他了。”
“有什么区别,还希望指点一二。”吴秋子在风无垠面前是可以恭敬尊从的,在齐擎柱面前也是可以低调容忍的,可若齐擎柱一而再三的对他如此逼迫,他可没办法一直容忍下去!
齐擎柱一瞪眼:“我没面子?哼,那你问他敢不敢在这里再一次让我没面子!”
“我就是这个意思!”齐擎柱一点都没有遮掩的意思:“我就是想看看他究竟如何解了我的毒,还是说他只是懵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