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094章 当局者迷

齐擎柱突然开口反问一句:“你真的忘了吗?”
记忆越深,往往表现的越清淡,痛苦越重,往往就能越去欺骗自己。
“我早已经放下了,若不是因为你,若不是因为徐云,若不是因为赵家,我根本不会再想起这些东西。”风无垠道:“我既然想要忘记,那我又为何还要和你一样坚持呢?”
“你放心,我是不会做那种事情了。”齐擎柱最终还是说了一句软话,说完这话,他又突然回过神:“难道……你不想要跟我同去吗?”
这话深深的刺痛了赵子虎的小心窝。
“当局者迷。”徐云微微一笑:“若是换做我们,或许也根本看不出来。”
齐擎柱沉默了。
徐云摇摇头:“已经晚了。况且,这也根本不是你给他不给他的问题。无论你是否给他,他最终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赵子虎浑身颤抖,烫的满是水泡的双手也不能做什么,脑子里更是乱的想要杀人!
“你说我没有了就没有了吗!不!我会争取!”赵子虎咬牙切齿道。
“不,不可能!他为什么要杀我!?我给他了啊,我不要了,我让给他!”赵子虎现在对于这噩运之石头已经彻底没有了一丁点的兴趣。和-图-书
“齐擎柱,我有话要跟你说。”风无垠突然开口:“我想我们出去一下,到我的房间。”
他还能做什么?除了在徐云和林歌面前像个小丑一样,他还能做什么!
……
林歌无语:“你争取个毛线,你都这个鸟样子了,你还谈什么争取。你现在没死就已经是万幸了。”
“哥,他明明就是异想天开!”林歌不爽道。
“怎么没有意义。”风无垠道:“至少我只需要这样提一下,你在想要变成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时,就会考虑一下自己这个样子究竟是否是正确的了。”
不论他齐擎柱心里想的是什么,风无垠都知道。
他只能用“早已忘记了一切”来安抚自己的心灵,这是他唯一可以让自己感觉安慰的时候了。
“这一天不会有了。”徐云淡淡道,他也不想打击赵子虎,但就目前为止,这一切都没有转机了。
徐云点点头:“你能这么想最好。”
徐云瞪了林歌一眼,这家伙的嘴巴也太不靠谱了,什么都说。
“你觉得你都这样子了,我们还有必要跟你争什么啊?”林歌不屑道:“现在大门给你打开,你都不敢逃,你知道你逃出去就一和-图-书定会腐烂死,你只能任凭齐擎柱的宰割。”
那件事情就像是毁灭性的灾难,让风无垠的一生都充满着痛苦的回忆。
“其实……你说你不会跟我一起去,我应该感觉到庆幸才对。”齐擎柱道:“可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觉得自己有了一丝失落感。”
风无垠没有说话。
赵子虎不相信,他绝对不相信自己的命运会就在这个时候完结!
齐擎柱微微一笑,他的笑容可真的是不常见啊:“你越是这样做,我反而越是会顾忌。”
风无垠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不是要去。”
“那也挺好的。”风无垠道:“世界上原本就不存在什么完美的事情,所以所有的一切都会有遗憾。”
所以他一直都说自己忘记了,不停的说,不断的提醒自己是忘记的……
风无垠闭上双眼的那一刹那,竟然是老泪众横。
齐擎柱无奈的摇摇头:“我会顾忌如果我做的太过分,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没有办法交待,所以你才是真正聪明的老家伙。”
他的父母很早就离开了他们,兄妹两人相依为命,风无垠更是长兄如父,把一切的爱都无私的给了自己的妹妹,这个唯一的亲人。
和_图_书“你这样说可就没意思了。”风无垠摇摇头:“好了,我们也应该回去了。”
然而他自己本身的这种行为,就不是一种忘记,就是一种深刻的记忆。
“我……”风无垠竟然直接语塞。
齐擎柱深呼一口气,风无垠总是能够用最简单的办法,戳中他内心的痛处。
“你们究竟什么意思!你们以为你们这么随便说一说我就会害怕吗!我告诉你们,不可能!”
风无垠和齐擎柱两个人来到风无垠的房间之后,齐擎柱便直接开口:“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第一点,体现在了风无垠的身上。第二点,体现在了齐擎柱的身上。这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心态,他们都不可能忘记那发生的一切。
“只要他没让我死,就说明我还有机会!”赵子虎坚信不疑!只要他还有被利用的价值,就不会死:“我还有用,只要我还有用,他就会给我机会!最后死的人就会是你们!”
风无垠微微一笑:“那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难道说这噩运之石带给他的就是这种结果吗?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风无垠并没有忘记,他说的忘记只是忘记了那些表层的东西,而在他的内心深处,这些和_图_书东西仍然都还没有忘记。
“不,我只会尊重我自己的内心。”齐擎柱道:“我会按照我当时的想法去做,不管事后我是否会后悔,我都相信我做的时候一定是正确的。”
风无垠摇摇头:“你还真是没有办法让我和你好好的沟通。”
齐擎柱怔了一下,但最后还是答应了风无垠的要求,他站起身,直接走向门口,风无垠也没说话,对徐云点点头,意识这里的一切交给他了,便离开了。
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回忆着过去,两个人是如此的不同。
“人活着总是需要有梦想的,如果连这最后的梦想都没有了,那你觉得赵少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吗?”徐云说完这话,伸了一个懒腰:“赵少,在这酒店里面你随便,当自己家就好。”
林歌不敢再乱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点着头。
在两人离开之后,赵子虎对徐云的恶意仍然没有消散:“是你,是你把我害成了这个样子,我早晚有一点都会还给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所以……我劝你就不要对我说那么多了。”齐擎柱道:“没有意义的。”
“哥,这货是真傻了,什么都看不出来。”林歌耸了耸肩膀。
“你不可能忘记。”齐擎柱摇摇和_图_书头:“她可是你亲妹妹,你最疼爱的亲妹妹。”
林歌哼了一声:“随便说说?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他是要有‘天地归心’的人死,不是要我们死!你可真是够白痴的。”
赵子虎脑子嗡了一声,他似乎很快也明白过来,齐擎柱针对的一直都是“天地归心”这个钻石,根本没针对过任何人!
赵子虎对徐云是一点好心都没有,所以他也觉得徐云对他是绝对不会有善意的:“哼,你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让我逃出去,我才没那么傻,我还需要用‘天地归心’来救我的命,来要你的命!”
“别把话说的那么死。”徐云微微一笑:“或许赵少福大命大呢,逃出去也不一定会死。”
是啊,他真的忘记了吗?如果他真的忘记了,那又为什么齐擎柱的一点行动都会牵动他呢!
“你们少在我面前危言耸听,我不会相信你们的话!”赵子虎道。
“我没想过要控制你。”风无垠道:“我只想说,我们之间应该更好的交流。”
然而这一切换回来的却是最终如此无法磨灭的痛苦。
“我不知道你说的有没有道理,因为我根本不想去想。”齐擎柱道:“没有人能控制我。也包括你在内,永远都没有人能够控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