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133章 危险的矿井底

金矿上从来都没有过徐云这种人,所以不论是华裔的员工还是当地的矿工,都彻底被震惊了。
另外,减缓岩石中的应力已经被证明远比使矿井中保持合适的温度困难得多,在非洲因为地下进行的爆破引发的大、小地震不计其数,以致全世界的地震学家经常前往非洲的一些矿山,收集能帮助他们理解地震的数据。
徐云的气势不用多说就让人知道是个说话有权威的,两人再次坐上升降机开始下落。
矿工和他们的装备,以及矿石,都是通过有轨电车在巷道中进行运输,巷道的地面上除了铁轨之外,就是脏乱的虫子,很是让人恶心。
在积聚的应力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岩石会剧烈地爆炸,突然将能量释放出来,这个过程就像是拉紧的弓弦弹回来一样迅猛,那些在采矿面上工作的人们很难幸存下来。
真正的黄金矿石则是藏在那些颜色更黑的石头之中,这些矿石会被矿工们爆破成台球桌大小的石块,通过运输轨道运送到地面上,然后在让地面上的工人去处理粉碎的事情,然后还需要精炼。
徐云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直接按和-图-书下了升降机:“我会找各塔谈我和他之间的问题,但现在是我和你之间的问题。”
矿工们钻探和爆破的深度越深,岩石中产生的应力也越大。此外,由于大量的矿石被取走,也让剩下的岩石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只有一步步的工序解决了,最终才会成为各大银行的地下金库里,或者是成为某些地痞流氓大混子们脖子里的“跑路链”。
徐云两手一摊:“随便啊,不知道这里的大蟑螂是不是蛋白质超高的食物。”
“这是对你的惩罚,以后只要是你们这些佣兵,谁对我不尊敬,我就把谁给送进来!”徐云道:“你最好好好干活,若是我听谁说你偷懒了,你就继续再延续二十四小时,一直到你口碑五星好评的时候,我才会让你上来。”
升降机很快抵达了一个平台,徐云将黑人佣兵推出来。
但是这个过程仍然会消耗大量的电能,所以这种小的金矿井是不会用这办法帮工人降温的。
“什么?!”黑人佣兵当时就愣住了,这算是什么要求啊!
升降机开始嗡嗡下降,徐云也直接松开了黑人佣兵,对方想反抗http://www.hetushu.com,可面对徐云他又无力反抗。
徐云指了指开矿的工人:“跟着他好好学学,赶紧去找个空气钻开始干活!别让我再看见你那么无聊了。”
升降机旁边有人负责,看到两人有些意外。
徐云推着他走了几分钟,走到另一个巷道内的下一部升降机,这部升降机负责将矿工们送到最深的操作地点。
但是越接近活动采矿面,环境就会变得越恶劣。过道变得越来越狭窄,矿工们只有弯着腰才能通过,头灯会不断地刮到过道的顶上。
金矿的升降机下降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在一千米的地下深处有一个平台,只需要一分多钟就能到达。
所以这地方有多危险,那就不言而喻了。
很多人眼里非洲人都耐糟热的很,即便这下面有接近五十度的高温,也一样能干活。
矿工们用手持空气钻在矿层表面钻出直径二、三厘米的小孔,再在孔里填满以硝酸铵为基础的炸药,然后由地面人员确定安全之后才遥控进行爆破。
在发电机和有轨电车以及各种其他机械设备的嘈杂声中,矿工们用当地的语言相hetushu.com互喊叫。一些矿工身上还随身携带着破塑料瓶子,里面装满了当地酿的酒,有些时候在这样的地方工作需要喝一口酒提提神的。
在采矿面上,隧道到了尽头,矿体就出现了,金矿就是在这些地方被开采出来的。矿层厚度从几厘米到一两米都有可能。
黑人佣兵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他是真怕徐云让他死在这里面。
这份客气绝对不是虚伪的,而是对他们的武装具有一定的畏惧,所以才会有这种客气。
越是粗大的黄金项链越是能在这些混子落难的时候还钱,方便跑路的时候以备不时之需,所以才叫“跑路链”。
这种地方的工作环境绝对是全世界最差的工作环境了。
最后所有人都只能趴在地上,用膝盖爬着前行。昏暗的灯光落在连接通向不同巷道的楼梯上,看上去就像是地狱的入口。
位于上千米深地下的空调系统管道每秒钟会循环五百多升水。为了减少降温过程消耗的水量,还有工程师使用了冰块。
很快他们就到了更深处的地方,当徐云带着这黑人佣兵再次在升降机里出来之后,各种粗大的管道被固定在巷道的m.hetushu.com墙壁上,将水和新鲜空气以及电线送到地下。
空气中弥漫着大量灰尘,铁锈色的污水从墙壁的裂缝中不断渗出来……
黑人佣兵腿一软,他打不过徐云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一般的大矿场都会由工程师想办法,每天运送大量的冷水送到矿底,在水温升高后再将其泵送回来。
雇佣兵有一个优点,那就是特别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打不过的人他们绝对不会逞强。
然而在这个地方开采黄金的矿工却拿着极为低廉的工钱,他们有些人每天甚至只需要给是十美元就可以搞定。
黑人佣兵有些茫然,徐云一把将他给推进干活的工人之中:“在这里面给做二十四小时的事情,然后再出来。”
“那我吃什么。”
“我错了,你原谅我,我再也不敢对你不尊敬了。”黑人佣兵道:“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和各塔谈,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他的意思!”
徐云压着黑人佣兵径直走到升降机面前,升降机旁边的人都自觉的闪开一条路来,目送徐云打开升降机,徐云完全没有任何犹豫的意思,直接就走了进去。
墙壁和顶部都是钢筋混凝土混合结构,钢筋与周围的岩m.hetushu.com石牢牢固定在了一起。
对于这井下的结构徐云有一定的了解,所以他很清楚这里面都有什么。但那黑人佣兵就不知道了,看到这昏暗的灯光心里直接发毛了。
升降机里只有徐云和黑人佣兵两个人,进入升降机之后,黑人佣兵就犯怂了。
在这个金矿上就没有任何人敢和雇佣兵对着干,即便是华夏的大老板对这些雇佣兵也都很客气。
在极深的地下进行钻孔和爆炸,人最需要战胜的就是这地方的高热和增加的岩石应力。
黑人佣兵无奈,只能任凭安排,他也像模像样的拿了空气钻头开始向开采处慢慢走去,然后低腰爬过去,一直到开采面。
非洲这片大陆上,这种廉价劳动力或许是最富裕的东西了吧。
矿井内,水平巷道从中央竖井向各个方向延伸,进入到各个深度的采矿面,主巷道的直径有七、八米呢。
“你如果不想做也可以,不接受惩罚的话,我现在就让你死的痛快点。”徐云挑衅道。
“我……”黑人佣兵彻底无语了。
暴露的矿层外表光滑,外面包裹着石英石,还掺杂着黄铁矿的斑点,这东西虽然是很像金,但却是被矿工称之为“愚人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