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139章 意外发现

徐云好奇的把箱子拿过来打开,发现里面全部都是那种特别滑腻的油质的小袋子,看起来非常结实的感觉。
徐云需要做出一些成绩和动静来,只有这样才能引起赖闻的注意。
突然徐云似乎就明白了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在非洲这个地方,认识一个能够压制在武装佣兵身上的人,显然是对自己在这个地方开餐馆是相当有利的。
彭大伟端起酒杯示意徐云喝一杯:“放心吧,这个地方根本没有人会去查酒驾的。”
徐云还真的是正愁没有证据的时候呢,现在居然就找到了这东西,看样子今天回去之后就有意思了,恐怕各塔会主动送上门儿来。
“谢了。”徐云也没跟他客气,对于精明的生意人而言,不会有白白的付出,永远都是有目的。
“行,就算各塔对你是客气吧。”彭大伟道:“但我还是觉得你跟别人不一样。”
徐云收下他的好意,对于彭大伟来说,绝对是心理上的一种安慰。
彭大伟端起酒杯自己闷了一口,说起这些来,或许也真的是有辛和_图_书酸的。
毕竟在华夏很多事情看的不是实力,而是关系。现在到了非洲,华夏人还会有那一套的思想,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以后有什么事儿跟我说,说不定我可以帮你们解决。”彭大伟已经先吹下了牛,他就跟大部分华夏人一样,喝了酒说话就没谱儿,什么都敢吹。
上车后徐云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想法,就是那么不经意的回头看了看。
徐云道:“可是尼日利亚造船业和修船业几乎是未被开垦过的,人才资源资金都极端匮乏,当地政府急切盼望引入有经验的外国造船企业,帮助他们培养本地人才。”
这或许是做生意的人的共性,做生意的人说话都比较夸张。
“兄弟,你就千万别谦虚了,你可是连各塔的车都开了出来。”彭大伟皱了皱眉头:“我可不相信你来到这里之后没做过一些什么。”
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徐云和餐馆老板也算是熟悉了起来,时间差不多了,他也应该回去了,毕竟是来这里工作的。
hetushu.com着彭大伟就端起酒杯:“都是缘分!”
不过这也是一种交际手段,若是不把自己吹的牛一些,谁还会看得起你?
“那为什么要来非洲。”徐云有些不解:“很多其他国家不都更安定一些吗。”
因为各塔的车停在他门口,下来个华夏人能和他称兄道弟。
一面之缘的人就敢说是认识,认识的人就敢说是非常熟悉,只是稍微熟悉一些的人,就敢说是自己的八拜之交。
这种感觉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对于一个出门在外的生意人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一种感觉。
“不不不。”彭大伟即便是有这个意思也不可能承认自己这一点:“不论是谁,只要是华人来我这里吃饭,我都愿意交朋友的。”
这就是一种面子,一种荣耀。
“那就是你请我喝酒的原因吗?”徐云笑着说的很直白。
汽车后排有一个小箱子,这东西或许是各塔他们清理汽车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的。
想到这里徐云居然有了快点回金矿场的冲动。
任何一个地方的华夏人似和-图-书乎都改不掉这种说大(zhuang)话(bi)的毛病,这种病或许永远都改不掉了吧。
至少在其他周围商铺的人看了,都不会去招惹这个餐馆老板了,有些想要惹他麻烦的人也不会去招他了。
至少徐云认识太多太多这种人了。
“我只是开个玩笑。”徐云道:“彭哥,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怎么会想到来非洲开餐馆呢?”
“是个好主意。”
而这时候彭大伟在餐馆走了出来,拿了两瓶孔府家府藏:“兄弟,拿两瓶酒回去喝吧,都说孔府家酒让人想家,若是一个人觉得无聊了,那就喝两口。”
这是多少人做梦也得不到的机会啊。
徐云开车离开,餐馆老板在后面使劲儿挥着手,还喊着:“兄弟,以后没事儿就多来这里吃饭,哥哥陪你喝几杯。”
而彭大伟只需要一顿饭,两瓶酒,这事儿就那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告辞了餐馆老板彭大伟之后,徐云便开车准备返回。
这在这个区域里就形成了一个无形的保护伞,这可是很多人几顿饭送钱都解决www•hetushu.com不了的问题。
“对呀,所以有些经济协作区组织的考察团来到尼日利亚。”彭大伟道:“据我听说,有人签订了一亿多美元的造船合约呢。然后我就想在那里开餐馆。”
等到徐云开车远离之后,彭大伟还会对一些好奇的看向他的人说:“那是我兄弟,以后就在那边金矿工作,是各塔的顶头上司。”
如果这个时候徐云不收下彭大伟的好意,彭大伟心里反而会觉得不安心呢。
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可其实想起来真的是并不简单的一件事情。
徐云也端起酒杯:“是啊,都是缘分,这的确是需要喝一杯。”
徐云点点头,这些话也的确是有道理的:“所以就直接来了?”
“我才是真的在华夏混不下去了。”彭大伟道:“被地痞流氓给逼的,被官官相护的一些单位给逼的,我最后是没办法,才想要出来做生意的。”
有了这话,彭大伟在这个地方的身份地位可以说是瞬间就被拉升了起来。
“可是那地方的竞争更大。”彭大伟道:“我去了之后发现已经没有更好的和-图-书地方适合我的商机了,然后我又听朋友说马里这里有华夏人的金矿,而且还是要持续一些年的开发,所以我就……哈哈,不说了,这都是缘分,我若是不来马里也不会认识你!”
彭大伟点点头:“是啊,非洲的确最不稳定了。但是来这里更荣更简单,而且机会也更多,成本低低,风险更低。”
如果说各塔会一直都那么隐忍低调,徐云还真找不到什么切入点和突破口呢。
“一开始我并没有想要到马里的。”彭大伟道:“我最开始想要去的是尼日利亚。我去考察了,在港口旁边的酒店落地窗前数了一上午,一百多艘货轮进出拉各斯港口,密度如此之高让我太震惊了。”
做生意需要的就是别人看得起,那样事情才能进行的更加顺利。
徐云耸了耸肩膀:“我真没做什么,彭哥你可真误会了。”
“这点我还是很确信的。”徐云笑了笑,也端起酒杯:“我只是担心自己刚到这里工作就喝酒,会让各塔不高兴。”
“那你了解的各塔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徐云放下了筷子,对餐馆老板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