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191章 最后的说服

如果所有人都不这样想,都不做这些事情呢,这里的人岂不是就有属于自己的安宁了!
提风很直接:“不能让你成为我们的人,那就送你上路。这两件事情都必须我亲自来做。”
提风没有正面回答徐云:“我只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会不会加入我们,还是说……你只是来这里执行什么特殊任务的。”
当他看到地面上踩烂的牛排时,脸色稍微有些波澜,但只是一闪而过。
徐云拍了拍肚子:“哥们儿,不是我给你吹,就咱现在这混的,那也不是没进步。”
“饿了吧?”海伍德冷笑一声:“现在说句软话,兴许我一高兴,你就有口福了。”
“海伍德来过?”提风道。
“我知道你很厉害。”提风道:“但是在这里,你或许没办法做你想做的事情。”
“我可以跟你保证,我绝对没有为国家来这里做事。”徐云道:“我会去搅黄你们和东瀛人的交易,完全就是因为那些东瀛人伤害了我们华夏人在非洲的利益。”
“你还挺能耐呢,在这种地方,能搞到这么多华夏菜,还能和_图_书弄到孔府家酒。”徐云笑了笑:“可以啊,我还真是没想到呢。”
他们不做也有别人做!
“不好意思,昨天吃太多,今天到现在也没消化食儿呢,我还是活动活动再说吃饭的事儿吧。”徐云无所谓道,看都没多看一眼面前的美食。
提风来,带了一个多层食盒,还有一瓶白酒。
要说这孙子也真够坏的,不知道跟谁学的歪招儿。
徐云无奈的发出一声不屑,在这片土地上做这些恶事的人,似乎都是一样的说辞!
徐云一咧嘴:“你送我上路?嘿嘿,当年你就打不过我吧?”
“听你这意思,你还挺有自信的。”徐云道:“成,那等我吃饱了咱们就试试。”
徐云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啊,你不喝?我自己喝?搞的就好像是你来给我送行一样,怎么?上路酒啊?”
这些人,真的是会给自己找借口啊。
古其拉这种人徐云很了解,一旦是认为没用的废物,杀起来根本不会眨眼。
而如今,他再看徐云,徐云成长了多少他都不清楚。
提风沉默了几分钟hetushu•com:“即便是我们不做,一样有其他人做。”
大概一小时之后,提风才再次出现在徐云的面前。
海伍德也不多说废话,直接走人。
“你给我?”徐云道:“效力你们的Boss?在非洲贩卖军火?把这片土地弄的乌烟瘴气,烽火连天?你们这就满意了?”
这可是真饿,饿的前胸贴后背啊。
提风虽然嘴上说,但他心里清楚,他还真不是徐云的对手,即便当年没有正经交过手,但他当年就不是徐云的对手。
徐云没在理会这王八蛋,还真是欺人太甚啊,徐云心道,孙子,你最好别给我弄你的机会。
提风直接伸脚把那份匹萨也给踢飞,在口袋掏出牢室的钥匙,直接打开了关押徐云牢室的房门。
提风坐在一旁,看着徐云直接抓起大块羊肉和猪蹄就往嘴里塞。
居然把一份生煎牛排和大份的金枪鱼披萨放在关押徐云的牢室外面,让徐云看得见,闻的到,就是吃不到!
“我若是不加入你们,你还真打算跟我撕破脸啊?”徐云道:“哥们儿,你别忘了你还欠我的人和图书情啊,这可不是你说不还就不还的。”
“你们华夏人……在非洲的利益?”提风道:“这么说,你是为华夏人做事?”
酒也是孔府家府藏十年的高度白酒。
“行,那我不废话了。我吃我的,你说你的。”徐云道:“你们Boss肯定给你说什么了吧。”
海伍德哼了一声,直接用脚把一大块生煎牛排给踢翻在地,一脚就跺了上去,还使劲儿的碾了碾!
提风对徐云说这些话一点都不介意:“你就别那么多毛病了,有一口吃的就不错了。”
食盒里面的菜很丰富,酱猪蹄,虾爆鳝背,盐水鸭,白斩河田鸡,手抓羊肉,相当丰富的华夏菜。
“提风,我不相信你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徐云道:“至少当年的你不会说这种话。我们是在国际维和部队认识的,我相信你的人品。”
“那不就得了。”徐云道:“那你让我自己喝?”
说实话,真饿了,这算起来已经两天一夜都没吃东西了,换谁谁也饿啊。
“骗谁呢?”徐云也不在多让他,自己直接对口就喝。
提风微微一笑:“有和图书我在,就不会让你出事儿。”
“没杯子?”徐云直接将白酒打开。
“看来你还真的是没食欲。”海伍德道:“算我自作多情了。既然你不吃,那就留在这里喂狗吧。”
总之凭他的第六感,他肯定不是徐云的对手。
他将白酒递给徐云,然后打开手中的多层食盒。
徐云就这样被扔在里面整整一天,这一天除了送水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来过。
“你是美帝人,你为美帝人做事,我是华夏人,那你觉得我应该为谁做事。”徐云反问。
这丫真阴险啊。
见提风进来,徐云直接席地而坐,提风也没含糊,直接坐在了地上。
徐云点点头,也没跟他客气:“你若是能早来两个小时,那孙子就没机会在我面前臭显摆了。”
人只有在绝望的时候才会做出妥协的决定。只是现在徐云就妥协的话,似乎是有些过早,他可不想让古其拉觉得他是个软蛋。
“没想到就对了。”提风道:“我为了给你弄这些东西,让人开车出去四个小时才搞到。怕你吃不惯西餐。”
徐云抬头看了提风一眼,这家伙够意思。
http://m.hetushu.com我已经戒酒很多年了。”提风道:“你们华夏的白酒太厉害,我更是喝不了。”
擦你大爷。徐云骂了一句。
就在这么恶劣的情况下,徐云也没哼一声,他知道即便是自己想要吃的也肯定要不来,海伍德早就和手下人打好招呼了,就是要让徐云尝尝这种滋味。
徐云的牢室之外,大份完好无损的金枪鱼披萨还有踩烂的牛排,香味四溢。
就这样,一直到晚上宵夜的点儿,海伍德才再次出现。
就是因为都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才让整个非洲有无数他们这种人,才把非洲这片土地搞的那么乌烟瘴气的!
“你自己喝,我不喝。”提风淡淡道。
“当年你和我也没正经比试过,你怎么知道我就打不过你呢。”提风道:“况且,即便是当年我打不过你,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知道我依然打不过你呢?”
“你明知道出去弄这些吃的需要时间,你还不早一点安排人去。”徐云道:“非要等到饭点啊,我这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我现在就是在还你的人情。”提风道:“给你一个机会,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机会。”